仙魔佛传

仙魔佛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魔佛齐出

两场大战,凌晋整整杀了四十三名匪徒!经历了第一次内心的惶恐不安之后,此时的少年的神色如常,连眼中也尽是一片平静之色。

为了防止逃跑的匪徒余孽再杀个回马枪,凌晋赶紧从储物袋内取出一块下品灵石。

心念一动,手中的灵石在闪出一阵浓浓的蓝色光芒后,其内磅礴的灵气瞬间开始涌入凌晋的体内。

不多时,随着灵石上蓝色的光芒越来越淡,进入凌晋体内的灵气也随之越来越少。最终,在最后一丝灵气流出后,凌晋手中的灵石颜色一暗,变成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

检查了一下体内的灵气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凌晋也对手中这块巴掌大小的灵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过,凌晋的眼中也是闪过一阵肉痛之色。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一块下品灵石就被消耗殆尽了。

正当凌晋有些出神时,一声“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的声音响起。

凌晋定睛一看,一个年纪约和自己差不多大一脸祥和之色的少年和尚,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僧衣,身上还有些脏兮兮的,手持一串碧绿色的念珠,朝自己走来。

细看之下,那念珠晶莹剔透,夺人眼目,只要在那和尚口中念佛语时,念珠就会闪出一阵淡淡的绿茫。

在凌晋打量着和尚的同时,那和尚也在打量着凌晋。最终,那和尚先开口了,问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吗?”

凌晋不知眼前的和尚问这话是何意,所以没有急着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凌晋没有出声,李芸桦却推门而出,快步走到那和尚跟前,将凌晋护在身后,大声说道:“他们都是坏人!他们杀了我爹,我哥哥,还有镇上的叔叔伯伯们!他们都该死!大哥哥杀他们是为了救我们!”

“阿弥陀佛!杀一人,救一人!冤冤相报何时了?”那和尚看着凌晋,轻叹道。

“照你这意思,面对这群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强盗,我还得放过他们咯?”凌晋冷笑道。

早在世俗之时,凌晋对于和尚就没有太多的好感。原因无他,读书人对怪力乱神一说是最为排斥和反感的。

凌父生前曾不止一次的与凌晋说过,这世上最虚伪的就是那些披着五彩袈裟,受着芸芸众生香火,一口一个阿弥陀佛不断却从未保佑过芸芸众生的和尚!

和尚,世人眼中佛法无边普渡众生的高僧,受世人景仰,普渡众生,上到皇城帝都下到山野小镇,但凡只要有庙,无论大小,无论新旧,庙内都会竖立着佛家的雕像。

建庙宇,立雕像,镀金漆,供香火,这些享受着世人们从未间断过的香火的‘高僧’,在面对芸芸众生的祈愿时,起到了什么作用?

还不是一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万千百姓因为天灾人祸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时候,他们除了念上一句“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表示爱莫能助,还能干什么呢?

从前,凌晋对于父亲的话还不以为然。现在,他有些懂了。

刚才那个和尚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自己为了救下一部分人,选择杀了另一部分人,从而将这种仇恨完全激化,无休无止。

“施主息怒!贫僧并没有恶意!只是不忍施主妄造杀孽罢了!”那和尚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凌晋冷冷一笑,看着那和尚问道:“知道人和畜牲最大的区别的在哪儿吗?”

和尚一脸的不解之色。

“区别在于,畜牲,永远都是畜牲!而人,有时候不是人!”凌晋的语气渐渐的冷了下来。

“妄造杀孽?那依着你的意思,他们杀了人,我还要放过他们了?那么,你来回答我,谁来放过松岩镇这些枉死的无辜百姓?啊!!?你说啊!”

不等那和尚反应过来,凌晋又开口了。

“我没有你们心胸宽广!我只知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天经地义的事情!”

“这群恶人,连几岁的小男孩都不放过,你却要我放过他们?”

“恶人自有恶人磨!对待恶人,那就只有比他们更恶!”

“今日所为,我心中无悔!”

“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将他们屠戮殆尽!”

那和尚闻言一怔,连连摇头,叹道:“罢了!施主之心,受杀意影响戾气太重!还是待贫僧将这戾气化解之后再来开导施主吧!”

说完,那和尚席地而坐,将念珠收入怀里双掌合十,立于胸前,开始念诵。

“唵嘛呢叭弥吽,麻葛倪牙纳,积都特巴达,积特些纳,微达哩葛,萨而斡而塔,卜里悉塔葛,纳补啰纳,纳卜哩,丢忒班纳,捺麻卢吉,说罗耶沙诃……”

在和尚念诵这段真言时,凌晋看到,随着真言的催动,周遭的空气内出现了一点一点微弱的闪光点,正慢慢的进入那和尚的体内!

“这和尚在干什么?”凌晋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心中暗道。

“大哥哥,我有些害怕。”失去了至亲之人的李芸桦,已经把凌晋当成了唯一的亲人,紧紧的抱着凌晋。

在尚还年幼的李芸桦眼中,和尚虽然看起来慈眉善目,但是其怪异的举动和听不动的话语却让李芸桦心里没来由的害怕。

“别理他!哥哥带你走!”凌晋已经下定决心要收留李芸桦,将她带回暨元宗。

轻轻握住李芸桦的小手,凌晋将她小心翼翼的护在身后,看也没看那和尚一眼,直接绕过他,离开了松岩镇。

说是给凌晋化解心中戾气然后再进行开导的和尚,对凌晋的一走了之竟然无动于衷,仍是自顾自的坐在地上念诵真言。

“空玄寺的小沙弥什么时候都这么的不要脸了!?逮着哪里死了人,就赶来超渡!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慈悲了?”

就在凌晋刚离开没多久,一道空灵清脆的女声在那和尚的耳边响起。

一白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村口,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还隐约有一股书卷的清气。

闻声,和尚迅速从地上站起身,看向那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笑容的少女,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祥和之色,而是一脸的怒色,呵斥道:“东方白!你三番四次坏我好事,究竟是何意!今日,若不说清楚,小僧定饶不了你!”

东方白不为所动,依旧是满脸的笑意,只不过已变成了不屑的冷笑,看着那和尚说道:“空悟,你这方才不过空明期大成的修为,连沙门都算不上的区区小沙弥,被我撞破了好事恼羞成怒,还饶不了我?今日,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小沙弥!”

“你这魔门妖女,看打!”

二人一言不合,就要开打,许是积怨已久。

空悟从怀中取出碧绿念珠,念出一小段佛门真言后,左手在身前虚空画圆,右手结佛门手印,五指屈伸,指尖隐隐发出金光,眨眼间已在身前画出金色圆轮,金光灿灿,朝那东方白拍去!

“雕虫小技!”东方白冷冷一笑。在笑声落下的一瞬间,一股气势冲天而起!没有任何华丽的招式,只见东方白玉手轻轻一抬,半空中一声呼啸声响起!黑芒大盛,眨眼间一面黑色小旗浮现而出!紧接着,阵阵阴风平地刮起,周围似有无数怨灵哀嚎啼哭,其间还隐隐伴有骨骼碎裂之声,看之恐怖听之诡异!

“去!”一声娇喝,那黑色小旗上突现狰狞可怖的鬼脸,尖嘴獠牙,两头三眼,几乎就在东方白下令的瞬间,小旗上的鬼眼陡然睁开,整个鬼脸化作一道黑气,从小旗上冲出,带着无尽的怨念,直接洞穿了空悟的金色圆轮,重重的冲向空悟的胸口!

空悟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直接被这道鬼气打中,整个人倒飞出去,掉在了地上!途中有几声骨骼断裂之声,想来应该是空悟的肋骨被打断了。

空悟被击倒后,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喉咙一热,一大口鲜血忍不住喷了出来,将本就脏兮兮的僧衣都给染红了。空悟被东方白随意的一击打的头晕眼花,胸口剧痛,眼中还有一抹震惊之色!

“原来……你先前根本就没出力!”空悟有些慌乱的说道。这句话,从侧面印证了二人之前就有过节,而且还交过手。

“出力?我要是出力,你还活得了吗?”东方白一击得手,眼中不屑之意更盛。

“你,到底想怎样?”空悟问道。

“我生平最看不得的就是你们这帮秃驴,哪里死了人就往哪里跑!美名其曰是超渡死者,那些凡夫俗子偏偏还信以为真,拿你们当宝一样供着!殊不知,你们只是去化解死去之人的怨念而已!既修了功德,又能将怨念转化为愿力,供你们自己增进修为!”

那空悟脸上被说的青一阵白一阵,想要出声反驳,但终究是没说出口!

修佛者的修炼体系最为独特,他们受世人香火供奉,将芸芸众生的祈愿转化为愿力供自身修炼。

可以说他们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有香火供奉,有众生请愿,他们就能进行修炼。若是想修为精进的更快一些,就需要消灾解难,渡化众生。

凡灾祸降临之地,必有僧人的身影在其中。他们在渡化亡灵的同时,还会借机去渡化那些亡灵的怨念。怨念是死者死前凝聚的执念,最难渡化。若是成功渡化,不仅可以将怨念转化成愿力,还能得以增添功德金光。要成佛,必须得有功德金光加持在身。

还有那些世俗之人家中若是有人去世,也会请到僧人来家中为死者超渡。其实,说白了,既超渡了死者,又增进了修为。一举两得之事,岂有不为之理?

(注:修佛者的境界划分为:空明期,入途期,开凡期,明心期,舍利期,心劫期,觉悟期,觉知期,大乘期。

注:修魔者的境界划分为:聚气期,凝元期,开魔期,意欲期,魔丹期,魔婴期,离识期,合体期,大乘期。

注:修妖者的境界划分为:聚灵期,锻骨期,通智期,炼心期,妖丹期,化形期,神游期,淬心期,大乘期。)

铖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