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凛冬将至

天命之凛冬将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4章 临阵突破,超凡

“砰!”

木头屋子的大门猛地关上了,里面传来了痛苦的哭喊声。

女人尖锐的声音像是尖刀一般扎入门外两个男人的胸口,愧疚之情填满了他们的胸腔。

过了许久,大门重新打开了,女人带着一个小男孩,抱着一个女婴来到了门口,狠狠剜了他们一眼:“来,小拉蒂尔,跟这两个叔叔说再见!”

小拉蒂尔牵着母亲的衣角,奶声奶气地说道:“叔叔再见,妈妈,爸爸呢?我好想他。”

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说道:“小拉蒂尔,我的乖儿子。你的父亲他被派去执行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可能会有很长时间不能回来了。”

“哼!这个坏爸爸,等他回来,我要和妹妹一起把他的胡子都拔光了。!”

小拉蒂尔生气叉腰的样子极为可爱,却无法引起众人的共鸣,至少三个大人在勉强压抑着内心的痛苦。

克劳斯从怀中摸了摸,一个钱袋掏了出来,放到女人面前。

“这是……”

莱昂向前一步,抢先说道:“这是亚伯这个月的薪水,他托我们带来的。”

女人双眼之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接,可小拉蒂尔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一把接过拉蒂尔手上的钱袋。

一边高兴地大喊着,一边向屋子里跑去。

终于,小拉蒂尔不在场了,亚伯的妻子狠狠瞪了两人一眼:“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们,永远!”

又是“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

克劳斯和莱昂知道,这次将是永远的关闭,再也没有打开的可能性。

“莱昂……”

年轻的法师压了压自己的法师帽,没有去和身边这家伙争吵,男人现在没有心情。

可年轻的克劳斯似乎没意识到这些,仰望着天空,轻声道:“如果我们不相互争吵,亚伯,是不是就不会死?”

莱昂的法师帽压得更低了,低沉的声音从帽子里传来:“不,是我太着急了。我们明明这么年轻,有充足的时间来给我们准备一切,可我选择了最冒进的计划……”

克劳斯用力拍了拍莱昂的肩膀,战士的手臂将对方拍了个踉跄:“别自责了,一路上你已经反省过无数次了。我早就和你说过了,这次战斗是我们一起的选择,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莱昂的脑袋从法师帽里漏了出来,猩红的双眼让人看上去充满了压力,可在克劳斯眼里,却只有叹息。

这双眼睛是最近几天变成这样的,并不是因为魔法或别的什么原因,纯粹是不断流淌的泪水带走了太多的泪液。

莱昂或许是一个身体孱弱的法师,但作为一个统领阶,能量这东西一旦产生就能缓缓提升各项素质。

至少,他比一个普通人要强壮不少。

可他的双眼依然红的可怕,仿佛要吃人一般,让人不敢对视。

莱昂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克劳斯拍乱的魔法袍,轻声道:“不,其实我这几天并没有自责,我一直在反省,也在思考为什么。”

“嗯?什么为什么?”

莱昂重新将脑袋藏入了黑色的兜帽之中,心情糟糕的时候特别不想晒太阳:“我在思考为什么会有兽人战争,为什么人和人之间会有战斗。”

克劳斯看到自己仅存的兄弟似乎走出了阴影,顿时脸上出现了丝丝笑容:“是吗,你想明白为什么了吗?”

莱昂点了点头:“那是因为势均力敌。”

“人类和兽人之间的战斗已经持续了无数年,两个种族的战争潜力差不多,顶端实力也差不多,中下层更是各有优劣,两边都无法拿出压倒对方的实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兽人一直在僵持!”

克劳斯不知为何,心头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所以呢?”

“所以?自然要寻求破局之道了,只要能够打破均势,自然就能够获得战争的胜利。”

克劳斯揉了揉头发,作为一个战士,他不太喜欢动脑子。

能够用肌肉和大刀解决的事那就别去思考,如果不能解决,那就使用双手锤,这就是他一直以来遵从的人生信条。

自从亚伯死后,他似乎开了窍,总算学会了使用脑袋,可面前这个问题还是超过了他能力范围。

“是吗,那你有计划了吗?听你的。”

莱昂将帽子重新笼罩了自己的脑袋,轻声道:“你就这么相信我?要知道,亚伯可是我的计划给害死的……”

克劳斯皱着眉头,苦笑了两声:“我都说了,那是一个意外,谁知道会有那么多兽人。而且,作为你的兄弟,如果我都不相信你谁还会相信你?”

莱昂没有回答,可藏在魔法袍中的身体不断颤抖着,过了好久才停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好好准备这个计划吧。这一次,可能要花十年的时间,而且,我们有可能会被打上人类叛徒的标签……”

克劳斯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轻声道:“好,听你的。”

毫无犹豫的回答让藏在魔法袍之中的莱昂颤抖更剧烈了,这种时候他只想好好大哭一场发泄一番。

可是他做不到。

不知怎么回事,从前亚伯死后到现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他的泪似乎哭干了。

深深呼吸了口气,莱昂随手挥舞了两下布下一个隔音魔法:“这次我拿到了一个魔法阵,只要用这个魔法阵就能跨过位面的限制,沟通另外一个世界。”

“哪个世界?”

“深渊!”

“见鬼,你从哪得到的那个魔法阵?”

“哼,这你就别管了!你就告诉我,你会不会帮我!”

克劳斯没有犹豫,坚决地回答道:“帮!你是我的兄弟,一辈子的兄弟!”

年轻的莱昂似乎和年老的莱昂重叠在了一起。

被诡诈领主打飞出去,在地上滑行了数十米才停下的克劳斯,甩了甩脑袋,恶狠狠地看向天空之中的恶魔,顿时心中的愤怒变成了惊慌。

如同山丘一般的恶魔凝聚了一道即使这么隔了近百米都能感受到那可怕威力的攻击,向着倒在地上的法师扔了出去。

“这是……见鬼,莱昂!”

魔法瞬息而至,在地面狂奔的克劳斯根本追不上空中飞行的黑暗魔法,尤其是带有上了诡诈领主独特属性的魔法攻击,攻击的角度更刁钻一些,飞行的速度更快速一些。

不过几个呼吸,魔法攻击来到了倒在地上的法师面前。

这个陷入了昏迷的法师失去了所有防御的可能性,体内所有的魔力早就在刚才召唤恶魔时就消耗一空。

他,现在可谓是手无缚鸡之力。

“莱昂,你个白痴,你每次制定的计划都是漏洞百出的!你个混蛋!给我起来啊!!”

克劳斯目眦欲裂地看着远方那倒在地上的法师,即使他燃烧着能量将自己的速度提高到了极限,依然赶不上这一次攻击。

“不,不,不!莱昂!!”

魔法炸裂了开了,不远处的地面变成了一片狼藉。

克劳斯的内心如同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挡在他头上的那个束缚似乎被撕裂了。

“该死的恶魔,我要你死!!”

维克托426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