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凶记

猎凶记
上QQ阅读APP,阅读体验更流畅

第5章 一号疑犯

早上6点,曲江市公安局接到南州警方发来的协查通报,立即派出两名刑警,对这个名叫赵大江的餐馆老板进行调查。

两名刑警,一个叫小孙,一个叫大刘。两人开着警车来到正市街,找到了那家大江湘菜馆。

湘菜馆只做中晚饭,不做早餐,所以这时还没有开门营业,大门紧闭。

小孙上前,把那卷帘门拍得啪啪直响。过了半晌,才有两个睡眼惺忪的年轻伙计出来开门。

看见门口站着两个警察,两个伙计都吃了一惊。

大刘问:“你们老板是叫赵大江吧?”

两个年轻伙计一齐点头:“对啊。”

大刘说:“把他叫出来,我们有事找他。”

一个伙计说:“老板不住这里。晚上只有我们两个睡在这里守店。老板在后面的健康路买了房子,他住在那里。”

大刘说:“那你把你们老板的详细住址告诉我们。”

伙计就说了赵大江的住址。

大刘和小孙驱车来到健康路,找到赵大江的住址,按了几下门铃。过了好一阵,才有一个头发染得半红不黄的中年男人穿着睡衣出来开门。

大刘朝他亮了一下证件,说:“你就是赵大江吧?”

见对方点头,他又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赵大江脸上掠过一丝慌乱之色,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把门打开,让他们进屋。自己回身走进卧室,赶紧找了一件羽绒服套在身上。

大刘打量了他一眼,说:“我们想了解一下,昨天晚上7点至9点之间,你在哪里?”

“昨天晚上?”赵大江愣了一下,“我在家里啊。昨晚我肚子疼,在店里吃过晚饭,就把店里的事交给两个伙计,自己先回家休息了。到家的时候正好是7点,当时一开电视机,就跳出了中央台的《新闻联播》片头。我在家看了一会儿电视,就上床睡了,要不是你们刚才按门铃,我还没有醒来呢。”

大刘往卧室里瞅了一眼,问:“就你一个人在家啊?你老婆孩子呢?”

赵大江说:“孩子读高三,住在学校;老婆正跟我闹离婚,搬回娘家住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所以你们如果问我要证人,那我还真没有办法了。”

大刘是个老刑警了,从对方闪烁的目光里看出了端倪,他断定赵大江没有说真话。

他从腰间解下一副手铐,一边在赵大江面前摆弄着,一边问:“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去过火车站?有没有坐过火车?你是不是昨晚坐火车去了南州市,然后今天一早赶回家的?”

“坐火车去南州市?没有呀!”

赵大江慌忙摇头,眼睛故意不看大刘手里锃光发亮的手铐,却又忍不住偷偷瞄几眼,好像生怕这手铐会铐到自己手上一样。

他这做贼心虚的模样,更加引起了大刘的怀疑。看这家伙把一头乱发染得红不红黄不黄的,而且加上长年在厨房里烟熏火燎的缘故,脸色黑里透红,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苍老得多,如果自己在脸上涂上几个老年斑,还真有点像协查通报上描绘的嫌疑犯。

莫非这家伙真的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想到这里,大刘朝同伴小孙使个眼色。小孙心领神会。两人站起身,一前一后把赵大江夹在了中间。

大刘说:“赵大江,昨天晚上7点至9点之间,在K7X8次列车上发生了一桩命案,一个女人被人勒杀,尸体被凶手从火车上抛下,凶手杀人抛尸后在南州站下车逃走了。”

赵大江愣了一下:“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大刘说:“有目击者看到,是一个红发男人作案,而且这个男人跟你很像。”

“红发男人?”赵大江使劲搔了一下自己满头乱糟糟的头发,仿佛有点后悔当初不该为了追求时髦而把头发染成这个怪异的颜色,“原来你们一大早来找我,就是怀疑我跟这个莫名其妙的杀人案有关啊?”

“那你以为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来?”

“我以为你们……”赵大江看了两个警察一眼,停顿一下,改口说,“我没以为什么,我又没犯法,当然不怕你们查。昨天晚上我确实一直在家里睡觉,根本没有去过火车站,更没有上过火车,是哪个王八蛋看见我在火车上杀人了?你们叫他来跟我当面对质。”

大刘说:“目击证人叫侯小乙,也是咱们曲江市人。”

“我操,原来是瘦猴这个王八蛋。”赵大江张口就骂。

大刘问:“你认识他?”

“他那德行,化成灰我也认得啊。这小子是个惯偷,曾经在我店里作案三次。前两次是偷两名女顾客的手机,被我赶走了;后来又潜入我店里,偷柜台抽屉里的钱,被我当场抓住。我把他揍了一顿,因为他一个劲儿地告饶,所以我才没有把他送去派出所。我昨晚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家门,这个王八蛋明显是在陷害我,报复我。警察同志,你们可得替我做主啊!”

“哦,真有这样的事?”大刘和小孙对望一眼,两人都在心里考虑赵大江的话有几分可信。

最后大刘说:“你说的这些,毕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是否属实,咱们还得调查。如果你能证明你昨晚确实没有出过门,那这事就好办了。但是现在你说自己一直待在家里,可又没有旁证,我们一时也没有办法确定,只好先把你带回公安局再慢慢调查。”

“哎,警官,等一等。”赵大江一见大刘要拿手铐招呼他,赶紧说,“不知道QQ聊天记录算不算旁证。”

大刘说:“这个要看具体情况,如果是真实有效没有经过修改的QQ聊天记录,当然可以算作证据。”

赵大江看了二人一眼,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那好吧,我老实交代,我昨天晚上确实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门,但不是在睡觉,而是在跟一个女网友QQ聊天。因为约好了7点开始,所以昨晚我从店里吃过晚饭就回家了,一直跟人家聊到午夜12点多。电脑里有聊天记录,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大刘说:“原来是这样,你早说不就没事了吗?”

赵大江满脸通红,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我们是在……裸聊。”

刑警小孙当场就喷了。

大刘也颇感意外,看了赵大江一眼,说:“你一直不敢说实话,就是怕我们抓你吧?”

“可不,”赵大江揩着额头上的冷汗说,“一大早开门看见俩警察站在门口,我以为昨晚裸聊的事被警方掌握了,你们是来抓我的呢。”

大刘让小孙去检查赵大江的电脑,小孙认真看了一下,证明赵大江所言属实。

大刘吓唬赵大江:“你在家里上网干坏事,咱们网警看得一清二楚,这一次咱们就不追究你的刑责了,只是对你进行口头警告,下次若是再犯,我这手铐可就不认人了。还有,赶紧去把你老婆接回来,好好过日子。”

“是是是,下次不敢了,我今天就去接我老婆回来。”

赵大江松了口气,一面抹着脸上的汗珠,一面点头哈腰送两个警察出门。

岳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