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游戏

第45章 朝堂受辱

其实白起并不在乎这个大好前程,只是黄巾之乱迫在眉睫,这东汉马上就要乱起来了,在这乱世之中如果没有点兵权,即使白起武艺冠绝天下,也保护不了自己在乎的人,所以白起一定要以黄巾之乱作为垫脚石,扩大自己在军中的地位。

最后白起还是狠下心来,放开了蔡琰的手,走出了房门。

“白哥哥这可是你说的,等琰儿绣好了金龙翱宇图以后,你可不要赖账啊”原来蔡琰早就醒来了。

未央宫

“上朝”操着一副公鸭的张让,对着台下百官喊道。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紧接着就是一句,减少皇帝工作时间的话,而台上的汉灵帝更是不耐烦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开了。

“臣蔡邕用本启奏”看到台上皇帝一副要走的样子,蔡邕赶忙走出列班,手持玉板高声的喊道,就好像害怕皇帝听不见似的。

“哦”听到蔡邕的话以后,灵帝也是一阵诧异,因为在平日里,这蔡邕一心只想着编撰大汉史书,有时候上朝都不来的,这今天是怎么了,如此一个不问世事的人,怎么如此着急,不得不说蔡邕的一系列动作,的确引起了灵帝的兴趣。

“爱卿请讲”

“陛下可还记的在两年之前臣收得一关门弟子”

“记得,你还因为他取字一事求过朕,怎么了有用什么事啊”

“两年之前,臣同剑圣先生一同收得一徒,共受知识,皇甫将军也是把他带到军营中传授莫略,不想此子天纵奇才,仅用两年的时间就将我们三人的平生所学,尽数习得,且此子品性端正,为人光明磊落,故臣下于剑圣学生和皇甫将军联名上书,求陛下准许他入朝为官,报销国家”

“可有此事?这世间真有此等人才,仅用两年时间就将三位爱卿的知识尽数习得?皇甫将军可有此事啊”

“此子的确聪慧异常,可领军为将”在听到皇帝询问之后,皇甫嵩也是走出班列,没有丝毫谦虚的将自己对白起的评价说了出来,他这一句话可是把朝堂中的群臣给吓了一跳,如此之高的评价还是第一次从皇甫嵩的口中说出来,就连他手下的军中新秀曹操,皇甫嵩可都没有这么夸过。

“哦,当真如此了得?让父去请剑圣先生来”皇甫嵩的回答使得灵帝的好奇更是加深了几分,所以马上让张让去请王越来未央宫,这就不得不说一下王越的身份了,王越在朝中是既不为官,也不领将,而他可以说是皇朝供养的供奉,所以平时是不用上朝的。

不多时王越跟着张让来到了未央宫。

“臣王越见过陛下”

“免礼平身,朕且问你,你可收得一徒,唤做白起?”

“禀陛下,臣却有一徒,名叫白起是臣的关门弟子”

“武艺如何啊”

“此子剑法不在臣之下”

“哦真的如此厉害,伯喈啊你这个徒弟此时身在何处啊”

“禀陛下爱徒就在殿外”

“传进来于我见见,朕到要看看这世间当真有此等人物”

于此同时正在殿外的白起,对于殿内的一切却是全然不知,此时的他正在回想着黄巾之乱的时间,在史书的记载上黄巾之乱的爆发时间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可是爆发的年份却是有的,那就是今年,可是此时已经入秋,眼看着就要接近年关,白起可是生怕自己抓不住先机,没法防患于未然。

“传蔡邕之徒白起进殿”正当白起正在认真思考的时候,一道让他讨厌的公鸭嗓音响了起来。

就这样白起进入到了殿内,见到了在这个时代最为位高权重的人,白起曾经无数次模拟于他见面的场景,可此时真正见到是了历史上著名的昏庸帝王汉灵帝时,白起却是一阵失望,因为他见到的不是一个气概睥睨天下的帝王,却是一个衣着华贵,可身体却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正值青年却已经被黄土埋到脖子的荒唐皇帝。

“参见陛下”

“大胆无知草民岂可如此无礼”在白起行完礼后,还没等皇帝说话,皇帝旁边的阉人张让,就对着白起怒吼道,只因白起没有行跪拜之礼,对于这个白起倒是没有多害怕,可他的三位师傅可真是吓尿了,只听“噗通”的三声,白起的三位师傅就跪在了地上。

“陛下请恕罪啊,劣徒身不在朝堂,怎能知晓朝中之礼啊”在说完之后,三人就在原地不停地磕头,“咚咚咚”的声音在朝堂之上回响着,同时白起的内心也被这样的声音,一下下的揪了起来,一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涌上心头,白起感觉自己就要窒息。

这天下都传言张让等十常侍霍乱朝堂,狐媚陛下,而白起的三位师傅,在平日里也是没有给过这些阉人好脸色,今日却为了保全白起变得如此的狼狈,瞬间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第一次涌上了白起的心头。

“无妨无妨,三位爱卿请起来吧,你们这徒弟要是真的如此了得,朕到是有些为难了,让父你看封他个什么官啊”一时为难的灵帝转头问向了张让。

而听到灵帝这么说的蔡邕三人,心中立马暗叫一声“不好”

张让听到灵帝的话后,先是瞪了一眼蔡邕三人,然后阴阳怪气的说道。

“刚刚剑圣言到,此子剑法了得,陛下今日也是十分无聊,不如让他在这未央宫中舞剑,陛下高兴了封什么官不好啊”

“不可啊陛下,万万不可啊”

张让刚说完,跪在殿中的王越忍不住悲呼出来,他虽然作为灵帝的剑师,可也从来没有给灵帝舞剑观赏过,王越所学之剑乃是为生死搏杀而生,而供人观赏之剑为的就是技巧逼人任人把玩的,二者年壤之别。

而且王越所修之剑,一练君子之心,二修杀人之意,白起虽然现在剑法的确了得,可也还是个没有经历过真正搏杀的小子,如果因为给灵帝舞剑而控制自己好不容易凝聚出的杀意,一旦白起控制不当泄了这股杀意,王越害怕白起在战场上会生出胆怯之意,在战场上害怕,可不是闹着玩的啊,所以王越可以说是以死相劝了。

“好你个王越,这小子学的一身武艺,可不就是买于帝王家的吗?有什么不可以舞的啊,我看你是成心跟陛下过不去”

“陛下小徒学的是战场搏杀之技,稍有不慎泄了杀意,在战场上是会丢掉性命的啊,陛下如果实在想看的话,小臣愿意舞给陛下看”终于王越还是放下了自己最后的身段,为了不让白起舞剑,他宁可自己表演给灵帝看,不得不说这个异常骄傲的剑圣,让逼到了绝境。

“师傅,你不必如此,既然陛下想看我舞剑,我就舞于陛下看又何妨”白起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不愿看到自己心高气傲的师傅,去苦苦请求一个废物皇帝。

在王越和张让刚开始对峙的时候,白起的确奢望过高堂之上的汉灵帝,能够阻止眼前的这场闹剧,可当他看到灵帝那戏谑的眼神之后,白起彻底对眼前的皇帝失望了,突然之间他理解了正史中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他带走天子,何尝没有想过好好辅佐皇帝,重创一个荣光大汉,可是天子扶不起啊,呢怎么办,曹操只有把自己扶起来了。

此时的白起却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助,尽管他此时的武艺天下少有,可他还是无法阻止师傅受辱。

小乐不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