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怕,我只是个开门的

第18章 宫爸回家

血腥的场面让没有来得及逃走的人都软了手脚,尤其是被一双铜铃般的大眼瞪着,更是动都不敢动,还有孩子被吓得大哭起来。

老虎压低身体,正要扑向一个看起来很肥美的食物,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它晃着大脑袋,左右挣扎,嘴里不停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它始终无法再前进哪怕一步。

“啧,力气还蛮大的。”历娅此时被宫舒文抱着离狮虎山越来越远,所以精神力有些后继无力。

她看到好些人被吓得动都动不了,皱了皱眉,直接用精神力将内容传到众人的脑海。

【跑!】

这时浑身都在发抖的人们才发现老虎诡异的移动不了了,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众人勉强提起自己的身体从通道两边撤了出去。

【带着地上的人!】

跑在后面的两人听到声音,反射般的回头,看到地上的男人,有些犹豫。

【快点!】

声音又一次响起,他们才意识到声音是响在脑海里的,脑中空白了一瞬,下意识的遵从让两人克服了恐惧反身将男人也带了出来。

“吼!!!”

看到人群全部都逃走,老虎更用力的挣扎起来,尾巴在身后用力地甩来甩去,带起大量尘土。

等到人群心有余悸的逃出险境,动物园的安全人员也已来到现场,历娅见状便松开了老虎。

老虎恢复了自由,快速向出口奔去,然而迎接它的是十几只麻醉针。

它身形晃了晃,不甘心的呜咽了一声,就躺倒在地上。

----------------

老虎伤人事件一出,整个华国都震动了。还有无数人现身说法,讲述自己和动物园不得不说的故事。

即便是西都动物园放出监控视频,是由于有个熊孩子对着老虎扔石子,惹怒老虎才导致这次事件的发生,也无法熄灭众人的怒火。

西都最火的论坛也被老虎伤人事件刷了屏,图片视频应有尽有。

——【视频】当时在现场,吓尿了。楼主。

——卧槽,这老虎是不是成精了,还专门爬到木台子上跳过去?!1楼。

——只有我觉得楼主牛x吗?这种时候还跑回去录视频?8楼。

——太血腥,楼主应该处理一下再发。30楼。

——老虎后来为什么不动了?56楼。

——一群傻x,怎么也不知道跑啊。57楼。

——要是你,你也动不了好吗?光会瞎BB。最烦你们这群什么都喷的喷子。62楼。

——当时在现场,老虎咬了一个人之后,突然不动了。那个时候没人敢动,就有人大喊了一声快跑,其他人才跑的。80楼。

——那个哥们够惨的,估计一条胳膊就废了。95楼。

——人有旦夕祸福,一切都是命。106楼。

——动物园的人呢?出来谢罪啊!!!!123楼。

西都动物园遭受到一致的谴责和声讨,进入了无限期的闭园整顿。其他的动物园也受到连累,无数人质疑动物园的安全性。

虽然外面一片口诛笔伐吵的热闹,但宫家却欢天喜地。原因?当然是宫爸爸宫廉宇要回来了。

历娅关上电脑,依然能听到秦菲快乐的小声哼唱和宫舒文房间里低低的说话声。

自从接到宫爸爸从部队打来的电话,几人把在动物园受到的惊吓全部扔到了脑后。

【为什么他们那么高兴?】历娅不解,站在阳台上和库洛聊天。

库洛缩在它的猫窝里,甩着它的细长尾巴,不太明白历娅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当然是因为家人要回来了。】

历娅:【家人,吗?】

她从来没有见过他们这样的家人,为了离去而哭泣,为了重逢而欣喜。她也见过联邦的大家族子弟,他们为了资源、利益、名誉,连有血缘的人都可以成为踏脚石。更别说她们这种人工孕育的调整者,没有感情,连原白君都说过,她比它更像一段程序。

窗外梧桐树的叶子不断晃动,将路灯的灯光切成散碎的小块。夜风带着丝丝清凉,从打开的窗子里缓缓吹进来,阳台上的花草摇摆着婀娜的枝叶,仿佛在轻轻的起舞。

深夜愈发浓郁黑暗,树叶的哗哗声伴着蛐蛐儿的叫声催促着未睡的人赶快入眠。

第二天正是宫廉宇回家的日子,众人再次起了个大早。

吃完了早点,赵金萍就在厨房里忙活起来了,炖了一锅排骨,烧了糖醋鱼,又开始咣咣地剁起了肉馅。

宫舒文换上了新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一身银灰色的中山装,配着新理的发型,要多精神有多精神。

秦菲身上套着一条雪白的一字肩连衣裙,掏出自己许久未用的瓶瓶罐罐,坐在镜子前面拿着大大小小的刷子在脸上涂画。连宫小包子都穿上了一套崭新的连体衣,躺在小推车里咿咿呀呀。

历娅看着几人激动地样子,默默想道:“有这样的家人,那个人应该很好吧?”

秦菲的屋子里挂着两人的结婚照,照片上男俊女俏,全都满脸幸福。在风间那里看到的大头照严肃冷酷,目光凛冽。而结婚照上的男人,却眉目柔和,尽显风度。尽管是同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却仿佛不同的两个人。

等门铃声终于响起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开始包起了饺子。香香的猪肉韭菜馅饺子,摆了满满两个饺子帘。

听到响声,秦菲刷的站起身来,看着同样迅速站起来的赵金萍,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我去吧,您坐着。”秦菲边走边说。

赵金萍哪坐得住,也跟在了后面。

历娅将一个漏了馅的饺子迅速地扔到面板上,也跟着爬下了凳子。剩下宫舒文推着小誉走在最后面。

门咔嚓一声打开,露出门外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他短短的头发,麦色的皮肤,浓浓的剑眉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盛满了温柔,不像往常一样那样清冷。

见到开门的是秦菲,宫廉宇上前一步就紧紧地搂住了她。一双麦色的手掌扣住女人的纤腰和后脑,把整个人都拥进怀里,然后才抬起头叫了两声。

“妈,爸。”

赵金萍满眶的眼泪都憋了回去。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

宫舒文:“还不赶紧滚进来。”

“嗯。”宫廉宇随意答应一声,亲了亲秦菲的头顶,才松开怀中的人。

秦菲脸色通红,臊的抬不起头来。

宫廉宇揽着她,腿往后一勾,门就咔嚓一声关上了。

历娅:“……”

说好的严肃和风度呢?这么皮的男人是谁?

良守桢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