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城旧事

枫城旧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平静里的暗涌

1949年十月,新中国成立了。

但实际上,这个时候还没有全国解放,一直到1951年五月藏西的解放才标志着新国家真正的建立了起来,但仗还在打,一直打到了六几年,打地方武装,也叫土匪。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报警电话一开始叫做匪警的原因,而且那会儿的公安局是真的要打仗的。

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公安战线上牺牲了无数英雄儿女,才有了今天的大好河山。

49年,刘华奇的母亲,刘老太太再一次病倒,卧床数月后永远闭上了眼睛。

49年,张景义再次怀孕。

这一年来,刘照瑞在部队上,只是和家里通过几次书信。他入伍后先后参加了解放喜都和奉天的战役,已经提升为连长,驻守在本溪地区进行剿匪工作,保护本钢恢复生产。

老太太去世的时候刘照瑞都没能回来,有任务。哭着写信自责了一通,刘华奇又去信安慰,劝勉他家里杂事一概不须操心,在部队上认真努力的工作。

老太太一去,老太爷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精气神也去了五成,家里的担子全部落在了刘华奇身上。刘华奇工作忙,白天要上班,晚上要翻译文件资料,于是家里这一摊子就交给了弟弟刘华文,只是在大事上点拨几句。

张景义安安稳稳的在家里当着大太太,她性子好动,又不太懂得人心世顾,家里的活儿刘华奇从来不让她做,渐渐的就引起了刘华文媳妇儿的不满,人前人后难免的指桑骂槐几句,连带着刘华文的几个孩子对这个伯母也开始不待见起来。

但这个家还是靠刘华奇来养,一大家子人花着刘华奇的钱生活,虽然心里不满,但面子上也不太敢发作,甚至不敢流露出来,懵懂的张景义对这些全然不知,依然乐呵呵的抱着刘照丰过着自己的日子。

这个种子却是埋下了。

刘家大宅现在已经变了样。社会稳定下来,刘华奇换了积蓄把老宅修缮了一下,又买回来几间房子,总算像个宅子的样子了。

再加上刘华文的几个孩子读书嫁娶,家里家外一应开支大部分是刘华奇一个人担着,积蓄也是日渐削减,好在有一份工资,另有一份国家秘密津贴,还能应付,在这个年代,也算得上是富裕之家。

青堆子那边,张景义的老父老母先后去世,家交给了张景义的弟弟。在贺子山的周旋下,张家的宅子虽然没还回来,但另给了一套宅子,一家人过的到也算安稳。

不过因为是地主出身,在这个时代到处受人白眼,日子就清苦些,没事这个弟弟就会跑到姐姐家里来打打秋风,毫无心机的张景义就把裘皮大衣,皮包什么的都给了弟弟拿去卖钱添补家用。

刘华文的媳妇儿暗暗看在眼里,记着小账,每日在刘华文耳边唠叨,刚开始刘华文还训斥几句,慢慢的就不再出声了。

日子就这样在家长里短之中慢慢过去,一晃儿刘照丰已经可以趔趄着满院子跑了,整日里把老太爷逗得开怀大笑,这却也成了刘华文媳妇儿账本上的一笔。

女人的嫉恨真的是没有缘由的,也不讲道理。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吃穿住用从哪里来。

50年十月,刘照瑞来信,响应国家号召,他决定和战友一起,雄赳赳气昂昂踏上国外的战场。

十一月,农历十月二十二日,张景义在家里土炕上生下一个女儿,老太爷取名:刘金荣。

于是刘华奇这边的长房院子里就更多了些生气,每天都是从一声响亮的啼哭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爸爸,我因为对人民对党的忠诚,已经被批准光荣的入党了。

现在,我不仅仅是一名战士,更是一名有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的党员,我会用我的青春和热血向党,向祖国和人民交出胜利的答卷,也会成为你和妈妈以及家里的骄傲。

这边很冷,也很苦,但是我们的心是火热的,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我们获得胜利的决心。”

“爸爸,我从来没有想像过,打仗会是这么的艰难和残酷,没有冬衣,没有足够的弹药,没有食物和饮水,我们面对的是世界上最先进强大的国家的联合部队,我们没有飞机,没有足够的大炮和防空武器,甚至没有安全的运输线。

部队今天到了清江川。

朝鲜比起我们更穷,更苦,甚至部队也不像是一支正规的军队,这里的老百姓甚至连野菜都吃不饱,到处是一片荒芜,村庄城市大多已经没了人烟,就算有,也基本上是妇女和孩子,他们站在路边胆怯却又渴望的看着我们,看着我们身上的炒面,或者别的什么吃的。”

“爸爸,死了好多人,很多人还很年青,他们的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在盼着他们回家,可是他们永远的也回不去了,甚至有些尸骨都找不到了,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我不害怕,我认为这就是我们当兵的理由,让战争结束在我们手里,让以后的人民可以和平,幸福快乐的生活。”

“爸爸,我又立功了,我带领着运输车队闯过了敌人的封锁线,敌人的侦察机都没发现我们,把物资送到了最前线,一辆车都没有损失,首长夸的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爸爸,我升官了,虽然我不应该因此感到虚荣的骄傲,但是我还是抑制不住的特别高兴。这里是部队,我不能在战友面前表现得那么肤浅,只好写信给你,希望和您一起分享这种快乐。”

“爸爸,我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也不知道哪一天一颗子弹会结束我的生命。我今天特别想家,想念你,甚至想念姨妈,想念从未见过的弟弟和妹妹,想念爷爷。不要骂我把爷爷放在最后,我和爷爷相处的时间太短,我现在甚至想不起他的模样来了。这并不是我不孝顺。”

“爸爸,我又升官了,但这次我并没有感到兴奋或者高兴,我最亲近的战友牺牲了。”

“爸爸,我们胜利了,我们赢了,我们终于打败了敌人,我简直高兴的想要大喊大叫。爸爸,你和姨妈等着我,我就要光荣的回国了,带着胜利的消息。”

随着刘照瑞的一封一封来自国外战场的家书,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国内的日子平静的过着,地方局势已经安稳,开始提出发展工商经济。

刘金荣已经可以拉着哥哥的手跑到街上去玩了,偷偷的让哥哥从街边的货郞那儿买甜甜的糖人吃。

宁溪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