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城旧事

枫城旧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章 离去

张景礼说:“正常分家房子不给住,一分钱不给留,你这正常的挺好啊。”

刘华文媳妇儿说:“这是我们家的私事,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在这说。再说了,她不是有钱嘛,前面年又是裘皮又是金手镯的往娘家倒腾,怎么这会儿又来哭穷来了。”

张景礼说:“我姐是给过我东西,前几年我家里遭事儿,但那是我姐的私房,那手镯是我姐当初嫁过来的嫁妆,动你们老刘家一分钱了吗?我姐夫的钱老太爷在的时候交给老太爷,老太爷走了就交给刘华文,刘华文,你要是人就说一句,我姐夫有没有一个月把钱给了我姐的。”

刘华文媳妇儿冷笑了一下:“那谁知道啊,关上门被窝里什么事还出来说一声?”

何委员看了一眼刘华文媳妇,问刘华文:“这个同志说的对不对?华奇同志的工资平时都是交给你管理?”

刘华文有点儿冒汗,舔了舔嘴唇,说:“是,我哥忙,家里事儿都是我管着。”他媳妇儿在后面狠狠的拧了他一把,疼的他一哆嗦,又不敢叫,脸弊的通红。

何委员点了点头,问张景礼:“你是,华奇同志的内弟?你们是怎么想的?”

屋门一开,张景义抱着刘金荣牵着刘照丰走出来。

娘仨个全是满脸泪水,小丫头哭的不成样子了。

张景义说:“领导,我同意分家,房子我也不要,我只要我先生的遗物。两个孩子小,我不会什么营生,我得有些钱在手里,要不然,要不然孩子吃不上饭。”

张景义长的好看,又很瘦弱,抱着个哭的泪人一样的小丫头,牵着一个咬着牙抹泪的少年,真的看到的人都会莫名的感到心酸。

何委员的眉头都快皱到一起去了,打量了一下娘仨,又看了看刘华文,看了看一脸气愤的张景礼,说:“不行的话,叫县局的同志介入吧,好好查查,给华奇同志的家属一个公平。”

郑部长说:“我同意。”

刘华文脸一下子就白了,说:“不用不用,不用麻烦县局的同志,我怎么可能侵占我哥的财产呢,我早就,早就准备好了,是准备我嫂子走的时候拿给她,真的,真是真的。我去拿来。拿过来。马上。”

跑进屋,不一会儿拿了个手绢包儿出来,满头汗的递给何委员:“何委员,您看看,这是钱和账,真的只有这么多,家里人多,开支不小。”

张景礼说:“那还不全是你的儿女,一个一个老大不小了正事不干,就知道回来要钱。我姐夫就是心软,白养了一群白眼狼。真特么不值。”

何委员接过手绢包,打开看了看,三百多块钱,一个小本子。惦了惦,何委员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扭头问张景义:“张景义同志,你是什么想法。放心说,我们给你做主。”

张景义说:“我不要房子,我拿一点儿钱带孩子走。”

何委员叹了口气,把手绢包里的钱拿出来,把本子和手绢扔还给刘华文,说:“这里没你事了,你们回避一下。”刘华文媳妇儿眼珠子都要掉到那三百块钱上了,被刘华文硬拉着走了,回屋去了。

何委员对张景义说:“华奇同志对革命是有贡献的,我代表省委,代表县委过来看看你。因为一些事情,来的有点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张景义笑了一下,说:“谢谢领导的关心。”

刘金荣趴在妈妈怀里,怯生生的说:“谢谢,关心。”

何委员笑了,摇了摇头,回头看了郑部长一眼。

郑部长说:“那个,张景义同志,你还有没有什么要求,现在可以提出来。”

张景义摇了摇头,张景礼说:“有,有,领导,我姐想带孩子去本溪,能不能行个方便?”

郑部长想了想说:“现在一切凭本凭票,管理非常严格,就是这么过去,也会是个问题,这样,你能不能在那边找个接收的地方,落户的地方,迁是没问题的,到时候来找我。”

张景礼说:“行,好,我马上联系,谢谢领导了。”

郑部长拿出一个牛皮纸袋,说:“这是,省里和县里对华奇同志的补贴,张景义同志,你签个字。”

张景义走过来,接过郑部长递过来的笔,在指定的地方规规矩矩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眼泪却忍不住涌了出来,耳边又响起刘华奇的声音:我的景义是聪明的,字写的也好看,要不要多学一些?

郑部长看了一下点点头,把牛皮纸袋递给张景义,说:“那,就这样了,你节哀顺便。有什么事儿来倒里找我。”

何委员把手里的三百多块钱也递给张景义,说:“那就这样,我们就告辞了,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政府。”

送走何委员和郑部长,张景义和张景礼进了房里,张景义四下看了看,叹了口气说:“搬吧,早晚也是走。”

东西没有多少,张景义收了一些照片,拿了些刘华奇的私人东西,又收拾了一下两个孩子的东西,她自己也就是几件衣服,装了两个皮箱,老大老二拎着,一群人出了屋来。

站在院子里,牵着刘金荣的手,张景义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这间曾经带给她无限欢乐的老屋,扭头出了院门。大门在身后关闭,也断绝了张景义的最后一丝留恋。

带着两个孩子到刘华奇坟上烧了些纸香,让两个孩子再给爸爸磕了几个头,含着泪水,张景义跟着弟弟离开了这个曾经幸福快乐的县城,也是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

仿佛一辈子的酸甜苦辣,在这里她都尝尽了一样,心中有伤痛,却没了不舍。

“妈妈,我们是去哪里?”

“舅舅家。”

“我们还回来吗?我还想上学,哎呀妈妈,我的书包,我的书包。”

“不闹,妈妈再给你缝一个好的,咱们不回来了,在别的地方也可以上学。”

刘金荣懂事的点了点头,紧紧的闭着小嘴巴,眼泪却控制不住的往外流,她用小手捂住鼻子和眼睛,那个心爱的书包,越来越远。

宁溪南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