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妃至上

第29章 夜见魏王

洛以岚从宫中回来之后,便被老太太叫去了福寿堂,便是洛渊也在,得知皇后也召见了洛以岚之后,洛渊和周氏的脸色都不太好,洛云卿的神色更带了几分慌张。

对此,洛以岚非常无辜地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老太太这边问过话之后,她便告辞离开了福寿堂,剩下一众男女老幼自个儿忧烦去了。

洛以岚自然不会将与庆熙帝的谈话和皇后谈话的内容全部都告诉洛渊和老太太,只说了一些皇帝和皇后与自己追思了父母亲的事情,不管老太太和洛渊信不信,反正之后是不会再来问她了。

深夜,康武侯府西苑,一道纤细的身影避开了隐藏在暗处的眼线,在肃肃冷风之中,轻而易举地越过重重围墙,消失在了深夜之中。

半刻钟之后,魏王府一处僻静的院落,只闻一声风动之音,挂在廊檐下的风灯,无风自动,刹时之间,暗处的七八道身影齐齐出现,将一个竟然悄无声息闯过了重重暗卫突然出现在院中的少年团团围住。

洛以岚看着这帮随时准备扑上来把自己这条小命给咔嚓掉的人,眉梢微挑,“魏王府的暗卫,果然名不虚传呢。”

“林公子这是在寒碜魏王府的暗卫么?”一个略带调笑的声音,从旁边小楼二楼的窗口上传来,君彦白依旧一身潋滟的紫衣,便是在这深夜里,还是风流无匹的模样,似乎周围有许多妙龄的少女正在争先恐后给他投花掷果一般。

洛以岚唇角微抽,抬手道,“顺郡王。”

周围原先围着洛以岚的暗卫见此,散开,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君彦白笑道,“林公子请。”

洛以岚笑了笑,抬步走向小楼,才刚刚踏上二楼的楼梯,便见君彦白懒洋洋地摇着一把扇子在门口等待了,洛以岚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那把扇子,心说你不觉得冷么?

君彦白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唰的一声收了扇子,轻咳一声,“林公子好本事,这天底下,能闯过魏王府的暗卫进入这院子的人,可没有几个人。”

洛以岚笑,“多谢赞赏。”

君彦白唇角微抽,可真是不谦虚,不过他还是好奇,一边带着洛以岚往里面走,一边问道,“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按说魏王府的暗卫不差,你是如何躲避过他们进来的?”

洛以岚也不隐瞒,“百密一疏,再好的暗卫,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持十二万分的准备,况且他们背后也没有长眼睛,除非魏王府能把所有的暗卫都组合在一起变成一堵人墙,否则,我便有可乘之机。”

君彦白无奈失笑,“若是人人都有林公子这样的本事,魏王府危矣。”

洛以岚笑道,“顺郡王多虑了,便是有很多人有这样的本事,却也不是人人都想来魏王府,只怕,那些闯过了层层暗卫防守进来的人,坟头都有半人高了吧,说到底,我是幸运的那一个。”

君彦白含笑不语。

两人这么说着,很快便到了君无弈的书房,君彦白倒不进去,在门口用那把扇子敲了敲君无弈的书房门口,“你的人到了。”

洛以岚闻言摸了摸鼻子,这话,总带着几分奇怪。

君无弈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视线转向洛以岚,“林公子,请进。”

洛以岚在君彦白意味不明的笑容中抬步进入书房,君无弈似乎在忙着什么事情,洛以岚进来之后,他只道了一句稍等片刻。

洛以岚也并不觉得什么,在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坐下,倒是君彦白更像个话痨,“听说前两日,林公子一日之内,出入云香楼和望云馆,分别都见到了云香姑娘和师师姑娘,真是艳福匪浅啊。”

洛以岚扬眉,“论起艳福匪浅,在下哪里比得上顺郡王三千美人在一怀呢。”

君彦白唇角微抽,眉梢一转,倒是兴致勃勃跟洛以岚交流起了怎么才能见到李云香和陈师师的经验。

让君彦白感到意外和震惊地是,洛以岚分明是一个女人,但是在说起青楼的花样的时候,竟然让他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人凑在一起,竟然说的有声有色,甚至评论起了如今的金陵名妓。

君彦白目瞪口呆,“洛以岚,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洛以岚微笑,“顺郡王说呢?”

君彦白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位的微笑,他总有一种空气都变得寒冷的感觉。

君无弈原本在处理赤麟军这段时间的事情,洛以岚来的时候,他也只剩下一些收尾的工作了,只是君彦白这厮到哪里都很能聊得开,竟然还跟一个姑娘说起了青楼的事情。

还有这位就算扮成了男子模样可分明是女子的人,为何对青楼之事如此熟悉?

君无弈放下手里的东西,声音如这冬夜的寒风一般,“君彦白,你很闲?”

君彦白一个咯噔,极慢极慢地转身,脸上都快要笑出一朵花了,如果可以忽略掉他那样假笑的表情的话,“阿弈,我这不是怕林公子等你等得无聊了么?”

洛以岚瞧着这两人相处的模样,不知为何想起了那日平阳长公主让君彦白叫君无弈十四叔的模样,闷头失笑。

君彦白幽怨地看了她一眼,明明是两个人的事情,凭什么被说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洛以岚轻咳一声道,“王爷今夜若是忙碌,不如我改日再来?”

君无弈已经站起来,“不必,就今夜吧。”

洛以岚见此,点头,“也好,但愿我没有过分占用王爷太多的时间。”

君彦白瘪瘪嘴道,“你尽情占用,咱们魏王殿下现在穷得只剩下时间了。”

洛以岚闻言失笑,不过并不将这话当做一回事,当朝魏王怎么可能穷得只剩下时间了,虽然如今不在战时,魏王也从边关回来了,但是,仍旧有许多事情需要忙碌,且不说操练士兵,便是军队的管理,洛以岚这个曾经干过这个活的人便十分清楚,所以,对于君无弈费时帮助自己寻找一些当年事事件的真相,不论是出于那个所谓的人情也好,还是处于对他父亲的半个恩师之情也好,她心中都是感激的。

君无弈扫了一眼君彦白,君彦白即刻闭口不言,君无弈走过来,看了洛以岚一眼,神色一如既往的冷峻,“走吧。”

洛以岚颔首,神色也严肃了几分。

西青先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