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约战开始的旅行

第164章 召唤(五)

【罗歇。你会从工房跑出来还真新鲜啊】

达尼克的招呼,让罗歇缩了缩身子。

【那是因为……英灵召唤什么的,一辈子能见一次就算很幸运了吧。因为可以看见第二次,我也就从工房跑出来了呀。】

语气中带着几分逞强和老成。别看他这样,他在人偶工学(Doll Engineering)领域可是有名的魔术师。不过他所造的都是些暂不考虑外表和造型设计,而一味追求性能的稍微欠缺美感的人偶。

他在两个月前,几乎与lancer同一时刻召唤出了caster,并与其一道在工房中夜以继日地生产圣杯大战中所必须的士兵(Golem)

【caster人呢?】

【老师啊,他说马上就过来。现在他正埋头于宝具设计呢。】

【还是先向caster道个歉吧。那么,你就在这里再次见识一下那神秘的仪式吧】

【知道了啦】

罗歇缩紧了身子。他满怀尊敬地称呼自己的servant为“老师”。对他而言,那位caster所建立的传说是值得崇拜的。少年对caster给予完全的信赖,能在工房中帮上caster的忙,少年打从心底里感到高兴。

不久,caster在罗歇的身旁实体化了。他穿着青色的披风、以及贴合身体的紧身衣,脸上还戴着眼口皆无的无脸假面。罗歇欣喜地向老师问候,caster无言地点头示意。

达尼克确认四位召唤者已经在指定位置上就位后,面向空荡的玉座恭敬地低下了头。

【那么,王啊,仪式现在开始】

“————嗯”

光之粒子在玉座上集结,化为一个人的姿态。被称为王的男子,全身包裹着漆黑得似乎要溶于夜幕之中的贵族服装。与黑色相反,脸色苍白却得令人毛骨悚然,如绢丝一般的白发散漫地垂着。

他出现的瞬间,王之间内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只是站着就感到要被压垮,要是被看上一眼,全身会都止不住地颤抖。这绝不是因为玉座上的男子粗野暴力。而是一旦暴露在他那冷酷的眼神下,会不由得地认识到自己是无比脆弱无力的存在。

这位王者,正是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族长达尼克作为最强王牌而准备的servant、“黑”lancer————“弗拉德三世”。

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最大的英雄、被土耳其士兵所畏惧、称为串刺公(Kazıklı Bey)的他,在世界上有着另一个更为响亮的异名。

小龙公(Dracula)……或是吸血鬼(vampire)德古拉伯爵。

当然,眼前这位弗拉德三世是个与吸血鬼一词无缘的人物。他不但是具有虔诚信仰心的人格者,就算国家虽小,他也依然是作为王者君临其上的英雄。特别是在罗马尼亚、他凭借多次击退了蹂躏各国的奥斯曼土耳其的侵略这一功绩,被认为是罗马尼亚独立的大英雄。

……没错,既然这里是罗马尼亚,他的知名度几乎是最高的。甚至可以匹敌在希腊的赫拉克勒斯以及在英格兰的亚瑟王吧。

lancer向达尼克投去一瞥,便让充满威严的声音响彻王之间:

【快,召唤出愿成为余之手足的英灵们吧】

【遵旨】

达尼克恭敬地行了个礼后,向四人宣告道:

【那就开始吧。我等以千界树(Yoggdmillennia)为豪的魔术师们。这场仪式终结的同时,我们将会踏上无法回头的战斗之路。————做好觉悟了吗?】

四位master无言地流露出坚定不移的决心。

王之间内的气息再度发生变化。master们绷紧神经,仅在这个时刻,他们甚至感受不到在背后守望着的串刺公所带来的的重压。

servant的召唤本身,确实比起通常复杂奇怪的大仪式更为简单。但“召唤英灵”这一极限的神秘,一旦失误就会命丧黄泉却也是自明之理。

没头没脑地胡乱冲撞,和畏缩地不断敲击石桥一样是愚者所为。现在所需要的,是能将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迅速扣下扳机的冷酷与胆识。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为之奉献之色为“黑”

筑壁阻降临之风。闭四方之门,自王冠出发,在通往王国的三岔路上循环吧】

明明没有经过排练,咏唱却一致得分毫不差。

每咏唱完一节,魔法阵的光芒就加速增长。奔腾的魔力蹂躏、凌辱着四人。但就连四人之中位列低端的考列斯,都坚韧地站稳步伐,毫无踌躇地持续着咏唱。

【————宣告

汝之身体听吾号令,吾之命运寄予汝剑。

如遵从圣杯的归宿,顺此意,从此理者,回应吧!】

咏唱,以及奔流与魔术回路内部的魔力,将存在于“座”中的英灵招来。与铭刻在神话传说中的至高存在进行对话。

【于此发誓。

吾为成就世间一切善之人,

吾为施行世间一切恶之人】

其中三人突然停止咏唱。只剩考列斯一人算准了这空当,宣告接下来的两小节。

【然而汝应将双眼蒙于混沌之中。汝乃为狂乱之槛所囚之人。吾乃掌控其锁链之人。】

为了狂化而作的追加咏唱。由此可以确定,他所召唤的servant或多或少会陷入疯狂。

接着,是最后一节。

魔术回路狂乱带来的痛楚的痛楚以及对于回路暴走的恐惧不停地折磨着他们,尽管如此,这四人甚至有些舍不得这个瞬间。这场仪式就是拥有如此的高扬感。即便这样,也必须宣告。为了将最高级的神秘紧紧握在自己的双手之中。

【————汝等身缠三大言灵的七天,由抑制之轮而来吧,天平的守护者啊!】

宣告话语的同时,狂风大作,人造人们慌忙蜷下身子,罗歇用手遮着脸庞。lancer和达尼克、以及caster则如同吹过凉风般沐浴其中。

于是,“他们”在地上显现了。

从复杂精巧编制而成的魔法阵中,发出炫目的光芒。瞬间,奇迹具现化了。将人们的幻想作为肉体,达到既人非人之域的英雄们。

暴风缓和下来,炫目之光也慢慢减弱。之后,魔法阵中出现四个人影。

其中一位,是身着白色礼服的体格纤细的少女。她手上拿着巨大的棍棒(mace)。用虚无飘渺的眼神环视四周。

另一人,是位穿戴华丽的中性少年。四人之中唯有他笑容满面地凝视着召唤自己的master。

还一人,是位手持弓与箭的青年。他身披草色披风,正单膝跪下,拜伏于地。

接下来最后一人,是位全身覆盖着璀璨铠甲、背上背有大剑的青年。银灰色的头发,在微风中摇曳。

【噢噢……】

某人发出感叹。连达尼克都被这幅威容夺去目光。随后,servant众人异口同声地宣告起最初的话语。七名servant与七名servant之间相互厮杀的凄绝惨烈的圣杯大战————为了揭开战幕的话语。

【我等“黑”servant,应召唤之邀造访而来。

我等之命运与千界树(Yggdmillennia)同在,我等之剑即为诸君之剑】

四糸乃四糸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