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病娇们,跪求不虐

第73章 姻缘,神智都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下)

“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危言耸听了。”华音不在乎的笑笑,“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几年前,你第一次用这个法子坏人神智,毁他人姻缘时,我就告诉过你,一定要多行善~”

“我所在的这个行业,别说行善。就算我老老实实谁都不去招惹,我也早就让人撕成碎片了。”华音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

“再说,你这次不是也答应我了?做都做了,就别说那些没用的了。”华音轻蔑的一笑。

老夫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咚咚咚。”门外响起三声敲门声。

“什么事?”老夫人出言轻声问道。

“是有病人上门了,母亲。”门外一个很轻柔的女声回应道。

是老夫人的女儿。

“我这就出去。你先为病人倒些热茶吧。”

“好的。母亲。”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减弱。

听起来,是老夫人的女儿离开了。

老夫人站起身来。

“华音小姐,我先出去一下,请您在这里稍等。”

“其实,我的事情已经结束,我也可以走了。”华音作势拿起了包。

“等等,华音小姐。我还有几句话没有嘱咐你,请你务必等在这里,听我一言。”

“还是要说教吗?”华音无奈地放下包,翻了个白眼。

“这是为你好。如果你觉得那是说教的话,那就算是说教好了。”老夫人拉开门,走了出去。

华音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十五分钟后,老夫人的女儿扶着老夫人回到了房间。

“又赚了一笔诊金?”华音挑了挑眉,语带讽刺。

“是免费的。不赚钱。”老夫人的女儿语气平淡的回道。

“修竹,不早说多余的话。”老夫人微微侧头,对女儿说道。

“是。”

“不赚钱你忙活什么。”华音嗤笑一声,嘲讽老夫人之意明显。

“这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只为赎罪。”老夫人淡淡的说道。

“赎罪?”

“我母亲免费为人看病,不止诊金分文不取,有时候,还未没有医保的病人免费送药。”

“哦。倒贴啊。算了,你开心就好。”华音满不在乎的说。

“你不知道我母亲为什么做这些吗?都是因为你。这些善事,本来应该你自己做,结果你非但不做,反而还继续横行霸道……我母亲没有办法,只有替你做了。”老夫人的女儿看不惯华音这副对老夫人对她的付出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当初为了帮你,确实损了德行。所以,我才做善事赎罪。这本与你无干。没有必要把事情拿到你面前说。但是因为你恶事越来越多,我为了赎罪做的善事也越来越多。不只是我自己,现在,还连带着我女儿一起。”老夫人语气平淡的说。

“怎么?你现在不想做了,所以想让我停手,好让你们母女俩解脱?”

“命里注定的劫难,是躲不掉的。”老夫人叹了口气,“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所以,对你的要求,我只有接受,然后默默赎罪。”

“我做义诊为你挡的劫难,只有一部分,若是你继续这么我行我素。当心反噬。”

“知道了,”华音不耐烦的说,“上次你就说过会反噬。但是,我的运势反而越来越好。等真的反噬的时候,我就去捐钱做点慈善就好了,对了,你刚刚做的,已经开始起效用了吧?”

老夫人看了眼桌子上红线。

红线上,燃过的部分的火苗渐渐熄灭。

“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那就好。我该去做下一步。”华音拿起包,头也不回的出门。

华音走后,老夫人喃喃的说:“希望,这是我们这一辈子最后一次见面。”

“母亲,”老夫人的女儿问她,“又是和八年前一样?”

“一样。”老夫人叹了口气,“同样的施——法对象,同样的药物。”

“哦。”老夫人的女儿厌恶的皱了皱眉,“还是让那个男生的精神不受控制吧?”

“并非不受控制。只是将他身上某些特征,对着某个特定对象无限放大。”老夫人扶着座椅慢慢地坐下。

老夫人的女儿为她倒了一杯热茶。

老夫人望着手里的热茶缓缓升起的热气,若有所思道:“我努力把对这个男生的伤害降到最小,尽量除了他的姻缘,不破坏他的其他方面。”

“男人都虚荣,都好面子。青春期的男生,还不成熟。特别容易在喜欢的女生面前口是心非。”

“我明白,所以说是坏男人。”女儿轻声符合。

“有句话说的是啊,不成熟的男孩子表达对一个女孩子的喜欢的方式就是欺负她。他在表达爱意的时候,其实是在伤害她。”老夫人叹气。

女儿安慰母亲道:“本来这两人可能命中就没有缘分。母亲也不必太过自责。”

老夫人并未因为女儿的开导而面色有所缓和。

”有时候,就算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做朋友。但是,这俩人,因为我的关系,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

”有时候,神智不受自己控制是很可怕的。作孽啊——“老夫人感叹,”将一个人的缺点无限放大,真是作孽。我对不起那个女孩子,她因为我,去承受了本来她可能根本不用承受的罪。我也对不起那个男孩子,因为我,他永远得不到所爱,陷在周而复始、无限循环的痛苦中,无法解脱。我的罪孽,可能今生今世都赎不完了——“老夫人拍了拍自己女儿的手,”我连累了你,还要让你和我一起。“

”母亲别这么说,能为母亲分担,我很开心,“女儿回握住自己母亲的手,”那男孩子——八年前,我之前背着您偷偷去观察过几次,他本身就是骄傲自大目中无人之人——“

”但是,每当他想要弥补改过的时候,我都把他的前路堵死了。你不必为我开脱。我知道那时什么感觉。“

”当你想要为犯下的错误去弥补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犯下更大的错。当你想要接近你喜欢的人的时候,却把她推的更远——他的余生,只剩下了后悔于自我厌恶——“老夫人的头因为难过越垂越低。

”母亲,那您可以不帮华音做这么损阴德的事情啊!“

”万事皆有因果。我也许是前世欠了华音,今生,我要对她予取予求。我上辈子欠她的,也就还清了——“

”可是,母亲你这样,你这辈子就欠了这对痴男怨女了啊!“老夫人的女儿急了,两行热泪不受控制的滚落了下来,”可能,你下辈子也要这样不得解脱,为他们当牛做马了——“

”这,都是命啊——所以,只能尽量多做好事,以赎罪愆,以功抵过,得以摆脱——罪恶的轮回,脱掉枷锁。“老夫人双手合十,闭上了眼睛,开始诚心的祈祷。

女儿见母亲如此,也默默地双手合十,与母亲一起祝祷。

(红线烧断的时候,正是杨深在车厢里对王悦畅态度急转直下,口不择言的时候。)

——————————————————————————————————————————————

王悦畅双眼通红的额走在马路上。

由于情绪,她的速度非常快,快到身后有人喊她她都没发现。

”王悦畅?!王悦畅?!“是一个听起来有点熟悉的男声。

王悦畅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的闷着头往前走。

直到她的肩部猛地被人拍了一下。

她骤然回头。

是周谊。

是杨深的好朋友周谊。

是杨深那个恶魔的好朋友周谊。

王悦畅本身对周谊就没什么好感,再加之刚刚在杨深那里受了委屈。

她现在连表面功夫也不想想做了。

周谊的手还搭在她的肩膀上,她猛地一侧身,将周谊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甩开。

周谊愣愣的看着被王悦畅甩开的手,似乎是无法相信平时软糯的她又这么刚的一面。

周谊今天带了眼镜。

他的眼镜闪过一道白光。

不知道是折射的太阳光,还是他眼睛的精光。

王悦畅不想知道他的想法,也不想去透过他的眼镜观察他心灵的窗户。

她只是低声说了句:”别碰我。“

周谊轻声也没发火,只是轻声用他精心训练过的最轻柔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了?你的眼睛——你哭过了?”

王悦畅觉得,周谊现在的声音,很像她曾经在影视剧看过的对精神病人询询引导的心理医生。

声音柔和低沉,不由得想让人信服。

这招,用来对付别人还可以,可惜对她这个认识了他这么多年的人来说—没用。

过往的伤痛让她对他免疫。

周谊接着说:“我听说你去找杨深了,是他吧?是他给你气受了?他这个人,一直是这个样子。你都知道,就原谅他吧。毕竟,人的本性,很难改变的——”

王悦畅瓮声瓮气的回道:“谁说的,我可没说,你别瞎猜了。”

她还没笨到当着杨深的大亲友的面诉说杨深对她的侮辱。

“那,你是有什么难处吗?”周谊迅速转移话题,“你哭成这样,一定是有原因的,不管你是在哪里有难处,只要你说,我能帮的,我会尽我所能帮你——”

帮我?!

你不害我就不错了!!

王悦畅想到了最近的那些尾随者。

抱葱

作家的话
今天为我朋发个章推,喜欢黑暗幻想分类的天使可以看一下,书名是残存者游戏。引子——那些同蝼蚁般苟活的人并没有错,死者已经逝去,活着的人自应当继续,游戏还未结束。(作者写的,具体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话,请看正文哦。)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