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霸道太子李承乾

第40章 请陛下立魏王为太子

李承乾在偏殿里等了一刻钟,就被人引着来到太极殿门前准备进殿。

太极殿前文武百官员已经按品排班肃穆而立,李承乾以皇太子之尊排在右边第一位。

李承乾想着马上要见到千古一帝李世民,心里有些别扭,毕竟是去认爹。

不管李世民有多么伟大,都改变不了李世民现在想要废李承乾的太子之位事实。

他现在穿越成了李承乾,这也是他改变不了的,所以他必须面对李世民这个敌人。

找个先千古一帝做敌人,听起来很爽很剌激。

但是想一想李世民那些敌人的下场,李承乾就浑身发冷。

宽阔的太极殿里装饰的金碧辉煌,文武百官站立两立,李世民走上宝座,众人朝圣般地向他行礼。

虽然只是一套简单的礼仪,但是在所有人都一丝不苟地行完礼之后大殿里的气氛显得有那一丝庄严神圣了。

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叫‘朝廷’,其实就是朝拜圣人的地方。

李承乾跟着做完这套动作,心里的杂念也少了很多。

他抬头看向上方的李世民,李世民也正透过眼前冕旒朝他看过来。

这些天李承乾在长安城里的动静不小,李世民知道的一清二楚。

李世民现在也想不明白李承乾干这些事有什么目的,说他想要个好名声他却得罪了那么多大臣,说他想要铲锄异己,李泰还活的好好的。

但是此时两人目光一接触,李世民感到自己这个儿子与以前有些有同,竟然敢大胆地打量起自己来了。

李承乾十分好奇地打量着李世民,这样的眼光这些年已经很少落到李世民身上。

李世民觉得有些不舒服,眼光就锐利起来,李承乾被他看的一惊就立即低下头收回目光。

李世民心里冷哼一声,还是这么胆小懦弱,将来如何承继大统?

李承乾和李世民之间的眼神交汇只是瞬间的事,很快李世民身边的内侍,站出来宣布大朝开始,众臣有事奏事。

像这样大朝本来就是走个流程,朝廷宣布一些重要决定,一些外臣和藩邦使节朝见一下皇帝,上奏国事都是在常朝时上奏。

但今天显然不样,朝廷没有宣布任何新的政令和重大决定,直接让下面的大臣奏事。

这显然是李世民有意安排的,想要给李承乾和李世民认为的那个给李承乾出谋划策的人一个教训。

李承乾也猜到今天肯定会有人对他发难,要不然他也不用做那么多准备。

昨天专门问了大朝的流程,现在见李世民直接让大臣奏事,其目的不言自明。李承乾心里冷笑,既然你李老二要挑事那就来吧!

但出乎李承乾和李世民两人意料之外的是,第一个跳出来的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左庶子张玄素。

李承乾看着一个身穿大红袍的瘦小干枯的老头,迈着四方步走到大殿中间,一板一眼地向李世行礼,然后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臣左庶子张玄素上奏,近日东宫太子行事乖张,不近正人,亲近小人如薛仁贵、裴行俭等。这些小人为了得到权力竟然怂恿太子殿下随意改动东宫卫率轮番守卫之责,更是趁陛下不在京中,与太子一起,虐待亲王、插手朝政,遗误救灾,逼死宰相等等有违常理之事。

东宫失德臣时时忧心,故于市井中查访,竟访知太子殿下被邪魔附体,才有此种种荒唐悖逆之行径。

太子之德行已难于副东宫储位,请陛下早做决断。臣昧死以进!”

张玄素话没说完,李世民脸就黑了,说的都是什么东西?连皇太子都能被邪魔附体?那朕成什么了?

站在前几排的大臣,听了张玄素的话,也很不以为然的。孔子都说‘口不言怪力乱神’唐朝又是对巫术禁令极严的一个朝代,一般人都不信这些东西,却被一个大儒在太极殿的大朝上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

张玄素刚一住口就有大臣站出来大喝道:“张玄素你喝了早酒了吗?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快向陛下和太子殿下请罪!”众人看去不是别人正是詹事府詹事于志宁。

于志宁完全是出于好意,但是张玄素却不领他的情,胡子翘的老高,大声道:“这个太子从不肯听你我的谏言,不是邪魔附体了是什么?”

说实话这也不能全怪张玄素,张玄素读一辈圣贤书,从来都是认为自己永远都是正确。结果李承乾从不没采纳过他的谏言,所以他心里认为李承乾的所作所为全部都是错的,为什么错呢,被邪魔附体了。

虽然张玄素的弹劾引起满朝侧目,但是李承乾却差点笑出来,因为邪魔附体的说法,本来就是他让许敬宗放出去的。

张玄素曾经就以太子被邪魔附体上过奏疏弹劾他,奏疏还是他亲自安排杨师道送上去的,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直没有消息。

今天张玄素在大朝上直陈其事,算是把东宫的几个师傅都埋进去了,这个坑总算没有白挖。

不知道李世民是不是看见李承乾的喜色,不待其他大臣反驳张玄素,直接问李承乾道:“太子你怎么说?”

李承乾柱着拐杖一瘸一点地走到大殿中央先李世民行礼,然后才痛心疾首地道:“启奏父皇,张师傅向来如此,只要是谁稍不合他的心意,在他眼里那便是妖魔鬼怪。

儿臣这些日子一直忙着救灾,没有照顾到他,他的病就发作了,在大朝上也说起胡话来了。

当然这件事父皇也有错……”

“混帐东西,你说什么?”李世民霍然起身,愤怒地眼盯着李承乾。

整个大殿里的人都吓的战战兢兢、屏声敛气尤其是后面的人,都不知道李承乾说了什么,更是以天要塌了。

可是李承乾却面色如常道:“父皇您听儿臣把话说完,再发怒也不迟。”

“讲。”李世民愤然坐下,把脸扭向一边不看李承乾。

“父皇有道是‘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你把这样的老师选到儿臣身边去,这能把儿臣教好吗?

人还说‘远小人,亲君……哎”

李承乾话还没有说完,迎面就飞来一个黑影,忙低头躲过就听见身后“砰”地一声,李世书案上的砚台摔碎了。

李承乾吓的慌忙跪下,就听李世民喘着粗气大声道:“反了你个孽子,竟然敢当面非议君父,今天朕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来人!”

“慢着!”李承乾眼看着要吃大亏,慌忙大声喊道。

“你还有什么话说?”李世民瞪着铜铃大小眼睛道。

“儿臣只想问一句,张师傅口口声声说儿臣德行不配东宫太子,那请问谁配?”这一声喊整个大殿里的人都听见了。

而站在李承乾身后的张玄素也明白了一些,今天太子怎么样尚未可知,但他肯定得不到好了,因些也不也敢再随意说话了。

就在大家都等着李世民说话时,却听见后面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道:“臣请陛下立魏王殿下为太子!”

易如意.CS

作家的话
第二更送到,跪求收藏与推荐!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