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宠甜妻:老公别太坏

蜜宠甜妻:老公别太坏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识破

岑弦觉得自己这辈子最狼狈的时候就是现在了,哭花了妆,虽然是演的,还特么刚被抛弃,也是被演的,全部都被这个男人看到了。

狠狠的用那一方手帕擦了自己的脸,也没用多少化妆品,很快就擦干净了,也不递给他:“贺先生什么时候追出来的?”

“嗯……还有一场戏?”

贺均彦嘴角微勾,垂眸看着她。

“呼……”岑弦松了口气,还好,那没有听到多少,之后就挂了电话。

“或者是……任务完成?”

贺均彦往前逼近了一步,面上带着微笑,只是那笑没有温度,让她有些害怕。

男人的靠近还带着一丝美色诱惑,让无法抵挡这美色的岑弦一脸无奈:“贺先生能别离我这么近吗?”

“和我说说怎么回事?”

贺均彦非但没拉开距离,反而凑得更近了,这边的灯光虽然昏暗,但依然能看到她脸上的妆容,花是花了,但是被擦掉一些之后,显得更加可爱了。

岑弦欲哭无泪,怎么一直这么倒霉,碰到这男人准没好事!

“我能不说吗?”

“也成,那我就去和我爸妈说……”

“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岑弦心惊肉跳,在这个生意没有完全结束之前,合作方那边是完全不能被告知这个事情的,要确定被撮合的这一对人感情真的彻底坦白了,才能说出来这相当于欺骗的行为。

否则就要赔偿违约金,并且还不少……

岑弦表示她很穷,非常穷,不想赔偿违约金。

贺均彦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嘴角微勾,“嗯,说吧。”

“那个……能不能让我换个衣服什么的?感觉有点冷。”岑弦默默地抱着自己的肩膀,因为穿的是裹胸礼服,肩膀上面也没有套着一件小马甲之类的,在这深夜当中确实是有些冷。

他们还站在巷子口,风一直不停的刮,让岑弦忍不住打了几个哆嗦。

贺均彦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直接丢在她身上:“穿着吧。”

岑弦一脸的惊讶,猛地抬头,突然眉眼弯弯:“贺先生也没有这么吓人嘛!”

乐呵呵的套上那还有男人体温的外套,岑弦觉得今天这戏演的更完美了。

男人突然抓住她的手腕,直接带上了车,给易真书打了电话让他出来开车,便侧头一直盯着身边这个女人。

岑弦有些心慌:“怎么?”

“没事。”

说了没事还一直盯着她看,岑弦一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贺先生有话可以直说。”

“我在等着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岑弦一梗,这怎么还没带过去啊,“贺先生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

“我不是猫。”

……岑弦想,这话我没法接。

不过,等到贺均彦送她到了附近的酒店,她也没能说出来,一直在插科打诨,就是不愿意说。

贺均彦也不勉强,只是拉着她上了总统套房,往床上一丢,笑得邪魅。

“我跟你说啊,你不能乱来啊!!”

“有什么关系?你现在也不是我小妈了,未来也不可能是。”贺均彦直接压上去,嘴角微勾,扯开了领结,解开了扣子。

岑弦想看又不敢看,男人那身材太好了,白色衬衫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她的眼神就黏在了他的身上,那八块腹肌明晃晃的在那儿,完全挪不开眼睛啊!

“可是……贺先生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前两次我还能当做被狗咬了,这事情再一再二不再三是吧……”

说完一半,就被男人那狠戾的眼神吓到了:“谁是狗?”

岑弦吓得直接哭了出来:“我说错了……我是狗……”

贺均彦额角青筋一跳,瞬间没了兴趣,主要她脸上还没卸妆,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就没什么胃口。

岑弦瞬间松了口气,奈何眼泪收不回去,憋得还直打嗝。

“去换了衣服,洗把脸。”

本来就是吓她的,贺均彦坐起来,取了一边的浴袍,直接进了浴室。

岑弦一脸懵逼:你进了浴室,让我去哪儿换衣服洗脸啊?

默默地在外面坐着等了半天,看着男人擦着头发出来,岑弦猛地站起来:“那什么,贺先生,我还是出去自己开一间房吧。”

“你在害怕?”

“废话,我当然害怕!”岑弦脱口而出,说完就抿紧了嘴巴,真是的说话不经脑子。

“嗯,害怕也是正常的,没事,今晚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说的一脸坦然,惹得岑弦在心里皱着小脸吐槽了几句。

跑到浴室洗了个澡,换上了浴袍,虽然不知道这为什么有两套,岑弦也不管了,先换上再说,那礼服就可怜兮兮的躺在那里,看来也不能要了,这价值百万的东西说没就没,她还挺心疼的。

磨磨唧唧的挪出去,岑弦是真的不敢和贺均彦单独相处,之前两次之所以会发生那些事情,就是因为她无法抵挡美色……

岑弦默默捂脸,原来自己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看着脸都被别人勾走了。

贺均彦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察觉到身边有人,也没有睁开眼睛。

听到岑弦叹了口气,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了几分,猛地睁开眼睛,和她四目相对。

岑弦本来是想好好的看看这男人安静的时候什么样子,却没想到刚看过去,男人便睁开了眼睛,吓得她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贺先生,您睡床,我睡沙发就好了!”

说着,动作快的像是兔子,翻身就往床下跑。

贺均彦的动作更快,“偷看我?”

“我没有!”

“有。”

腰被紧紧地勾住,岑弦欲哭无泪,又被抓住小辫子了。

“您说有就是有吧。”她好像扯开这坚实的臂膀,奈何手指在触上去的时候就下不来了,哎呦,这肌肉怎么这么硬实啊,这手感真棒啊……

莫名就被“骚扰”了的贺均彦手上用力,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从上次在临市又拖着她做了一次之后,这两天睡觉都睡不好了,满脑子都是她,贺均彦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给自己下了什么东西,满心想着她,工作都不安稳了。

青一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