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倾城逍遥令

嫡女倾城逍遥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7章 崴脚

一时间整个宴会琴音飞扬,舞女们舞姿曼妙,气氛更显奢靡。

李乐瑶看着手中的签子,这下只怕回去了秦肖就会更生气了吧。不过谁管他呢。

下一个就是李乐瑶,一个公公过来,让她下去换衣服,李乐瑶摇摇头,并不想换,那人却说是康王的命令,李乐瑶抬头看了他一眼,默默随他一起下去了。

李乐瑶心想,“这个康王会这么好心?”

看着那红色舞衣,上面缀着珍珠,玉石,水袖有两丈长,可短可长,丝料柔滑,只一眼,便已喜欢上了,用手细细的摸索着。

”小姐,让我们来为你宽衣吧。“

”不必,我自已换。“

宫女有些为难,”摄政王说了,定要我们亲自为你换衣。“

”亲自换?“李乐瑶心中冷哼,他还会安排这种小事,看来是已经怀疑到自己的身上了么。呵,那就让她们换好了。

李乐瑶伸开又臂,任她们将身上的衣服一一除去,换上舞衣,眼角却瞥到站在一边的宫女细细的摸索着换下来的衣服,遂收回目光。

”周小姐,我们您的头发我们来替您重新挽一下吧。“

”好“

可真是细致,连头发都不放过么。

还好早早的就把那块木牌放到一个妥当之处。

回到宴会的李乐瑶站在一边,看着这一身的红舞衣,有些发愁,跳舞什么的最是反感,当初师傅让自己学时只看一遍她那跳舞的样子,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尽管被逼着练了几年,但总是练武的时间多,由于占去了练武的时间,老李大手一挥,就把舞蹈这一项给抹去了。

如今看来只能借着以前经验,走一步算一步了,至于第一名,圣上的恩典什么的,自已好像用不到。

曲音落下,一个红衣女子缓缓走来,如同一把移动的火焰,烧到了每个人的眼里,

李清尘不愿看她,却仍是被她吸引,从来没见过她穿红衣,没想到竟是如此惊艳,整个人仿佛贮立在火红的花海之中,难怪人称红蔷薇,倒不是因为那张脸,而是因为那浑身的刺,只一看,便觉得艳丽脱俗,可一开口,便会把那身上的刺毫不犹豫的显露出来,若是你敢碰上一碰,定会扎你个头破血流不可。

乐曲响起,舞步随声而动,时快时慢,舞步旋转,水袖纷飞,腰枝柔软,本是如水的舞姿,却被她演绎出一另一种风格,柔中带刚,时缓时慢,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她一手撑地,倒立而起,脚尖着地,腰枝的柔软度吓得众人惊呼一声。

“哇,这腰可真细,真软啊,”君永盛一脸痴迷。

李乐瑶旋转一下,正要落地,忽然脚下一滑,身体猛然一歪,脚上传来一阵刺痛,李乐瑶迅速调整身体,一个侧翻,所幸有惊无险的过去。

燕北寒的人心忽然提了一下,看向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李清尘,又看向正在跳舞的李乐瑶,现在的她,已经只能用另一只脚跳,真希望快些结束。

李清尘仿佛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又扔出了一个花生,这次却没那么好运,花生行至半路被另一边飞过来的花生拦了下来,李清尘怒意更甚,随手抓了一把,扔了出去,燕北寒想也不想,正要飞身而起,眼前闪过一抹红色身影,水袖旋转之间,花生尽被挡了下来。

李清尘这才觉得心情好些,还未来得及扬起唇角,一个花生朝着自己这里飞速而来,李清尘只来得及偏过头躲过去,心中笑道:”原来她知道了呢。“

舞曲奏完,水袖也翩然落地,李乐瑶站在那里,忍受着脚上传来的刺痛,行了礼,李乐瑶知道,脚腕一定肿起来了便用轻功飞了出去。

脚腕的伤痛已经不能支持她再继续向前飞去,只好落下,刚迈出一步,面前忽然出现一个身影,原来是燕北寒,他来做什么。

”你“李乐瑶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身体忽然一轻,就被他抱了起来。

”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我可以的。“手抵在他的胸口,推拒着。

”别动,你的脚一定肿了,再走下去只会更严重。“

李乐瑶忽然鼻尖一酸,眼眶泛红,被李清尘暗算,李乐瑶不觉得难过,脚上的疼,对李乐瑶来说不过是皮肉之痛,总会好的,可这样的关心,却让李乐瑶的心为之一软,为免被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只好把脸埋在他的胸口。

看到她真的听话的停了下来,燕北寒笑了笑,向前走去。

“果然离开我们,她都变笨了。”不远处的李清尘一脸嫌弃的嘲讽的说着,语气轻松,手却紧紧握着,露出青筋,心中复杂,本以为她受了伤自己会高兴的,可为什么这么难受,这一定是错觉,一定是假的。

“这一切还不都是你愿意的。若不是你,我们何至于会变成这样。”李欣儿仍是不满,看着他心中也是生气。

李乐瑶看着被包成粽子的脚,心中微苦,即已断绝亲情,为何还要对我出手呢,相逢陌路都不行么。

“太医说了,是小伤,休息几天就好了。”燕北寒看她心情不好,开口劝慰。

“我知道了。谢谢你。”

宴会没多久就结束了,皇上以李乐瑶受伤为由把人安排进了一位太妃的宫中,那太妃生性淡泊,不喜出门,只喜欢养些花草,躲在自己的花花世界,李乐瑶在这里也只有在刚开始的时候见过她一面。

夏澈坐在屋里,看着李乐瑶,真没想到她跳起舞来,竟比那所有人都好。

”嫣儿,你知道吗,虽然这一次你没有得到第一名,可在我心里,你就是第一名。“第一名被玉玲珑得了,第二名被君家人得去,只看这些,便知其中隐情,若是除去这些,定是她得第一。

”那是因为你偏心了。“李乐瑶自是知晓自己的能力的,第三名也算是看在玉阁老的面子上的吧。

”我就偏心,只有你对我最好,你会替我出头,会陪我解闷,总之,我觉得很亲切。“夏澈想了想,觉得这个词很准确。

李乐瑶呵呵笑了起来看着他,稚嫩的脸蛋,真挚的眼神,竟像个小弟弟一般,在整个宫里没有一个说心里话的人,身在高位,孤单是注定的。

清风雅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