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倾城逍遥令

第38章 出发逍遥阁

当公鸡的鸣叫声响起的时候,李乐瑶睁开眼,看看外面的天色,又闭上眼,这可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睡懒觉,李乐瑶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却感觉到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这并未使她感到害怕,因为李乐瑶感受到了这个人的善意,那人站在床前,看了一会就转身走了,李乐瑶又睡过去。

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李乐瑶觉得这一觉睡得格外的沉,也格外的香,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这样安心的睡过觉了。

李乐瑶把那只完好的手放在额头,笑了一下,跟在家里的感觉一样,突然有些想念老李与王氏了,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去了天堂,知道了真正的秦瑶在他们带出来之后没多久就去世了,会不会难过,又会不会生自己的气呢,只怕会的,否则为什么这么久了都没有梦到过他们呢。

或许他们是对自己失望了也不一定,可是要做到为秦长风平反,谈何容易啊。

房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人是邢蝶儿与李欣儿,“乐瑶,你醒了,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没事,我很好。”乐瑶推开她放在额头上的手,李乐瑶并不想见到她,只要一见到她,就会想起那个人,会想起那双无情的眼睛,看着自己掉下去,还有那一次伸手把自己推进井里,只这两次若非自己幸运,得了老天眷顾,只怕早已被他害死了。

李欣儿知道她心中别扭,也不在意,“我把药端上来了,你喝了药,吃点粥,我们一会就出发了。”

“出发?去哪?肖大哥呢?他在哪?他不是说要带我走的吗?”李乐瑶挣扎着要起来,可是浑身每一处都疼,却仍然坚持着要起来。

李欣儿急忙按住她,“乐瑶,你别激动,我们是跟他一起走。”

“哦,那就好。药呢,”

“给你,真是奇怪,以前你还怕喝药,这次倒是不怕了。”李欣儿努力调节着气氛,不至于让气氛太冷落,可明显不起作用,邢蝶儿仍是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那。

本以为带着邢蝶儿,让她帮忙劝劝乐瑶,开解开解她,哪知她竟像个雕像一样站着,李欣儿看了她一眼,见她仍然站着不动,知道她可能有话要说,端着碗便出去了。

“蝶儿,你是有事吧?”

“嗯,昨天的事,我也知道了。还有下午的时候······”

听邢蝶儿讲完事情的经过,李乐瑶胸口剧烈起伏着,咬着牙喊着他的名字,似乎要把这个名字咬碎一般。

“李清尘,我不会见他,死都不会。”

“你别激动,大夫说你身上有好几处伤,需要好好养,不然会留疤的。”

留疤?千万不要,留疤什么的最讨厌了。李乐瑶迅速躺好,平息着心情,不再去想那人,想到这一身的雪白皮肤,可是人人都羡慕不来的,为了保护这些皮肤不受日光的毒害,愣是让老李建了一个大的凉棚,在那底下练武,直把老李给气的吹胡子瞪眼,直言,“哪有这般练法,练武就得要吃苦,你不能吃苦,以后如何继承父亲的衣钵。真是娇气啊。”为了让老李开心,每天愣是多练了半个时辰。

听到脚步声,李乐瑶以为是李欣儿带着李清尘上来了,闭上眼睛,佯装睡着。

“怎么又睡了,”

“是你?“李乐瑶欣喜的看着肖遥。

”嗯,喝粥,喝完就走。“

”我现在不能动,你能不能喂我呀?“李乐瑶瞪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脸纯真,肖遥笑了一下,”本就是要喂你的,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

吃完粥的李乐瑶想要起身,却被肖遥一下子抱了起来,李乐瑶仿佛被大奖砸中了一样,惊喜的看着他,天哪,竟然被公主抱了,突然好喜欢受伤啊。

“这是什么?”

李乐瑶被唤回神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枕头底下竟藏着一块莲花玉佩,一看就是用上好的和田玉精心雕刻而成,色泽光滑,看来它的主人对它很是喜爱,经常把玩,再细看之下,这块玉佩竟是用蓝色的带子系着,下面是同色的流苏坠子。

“呀,这是燕北寒的,他昨天来过,说是一早就要走,定是他落在这里的,怎么办,现在追还来得及吗?”

“只怕这是故意落下的,我让人给他送回去。”未来的燕王又怎样,这个人,谁也别想染指。

“算了,这多麻烦,而且他们一定早就走了,不若日后再还吧。”李乐瑶想起早上的事,难道那个时候是他,李乐瑶不敢确定,日后定要问问,不然总觉得不安。

“也好。”

楼下的李清尘看着李乐瑶被肖遥一路抱到马车上,那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握着黑枪的手青筋凸显。

与李乐瑶的开心不同,朝中暗流涌动,北方夷族蠢蠢欲动,皇帝虽已过了而立之年,可朝政仍在康王手中握着,除了玉阁老为首的老臣还能与之抗衡,可也是能力微弱。

这一日,玉府的书房里突然出现一只白色的鸽子,玉阁老抓起白鸽,取下信筒,只展开看了一眼,便浑身发抖,又擦了擦眼睛,仔细又看了几遍,直到确认信上的字,确实如同自己看到的一样,忽然大笑起来,“好啊,真是好啊,果真是天佑我大夏国,哈哈······”

“老爷,您怎么了,可别吓老奴啊,前些天太医还说不让您太过激动。”站在一旁的管家急忙扶着他,生怕他再晕倒过去。

“去,老夫还没老到让人搀扶的地步,老夫还要再活个十年八载的,还要看着这大夏国强胜起来呢,去,别在这站着了,准备马车,现在就进宫。”

”是。“

马车还未准备好,玉阁老已经穿好了朝服,站在门口等着了,可见这是有多着急,马夫也不敢怠慢,用着最快最稳的速度向着皇宫出发。

进了皇宫,见到皇上之后,玉阁老的一腔热情瞬间熄灭,看着那个与宫女在一起玩着捉迷藏的少年,摇了摇头。

”玉阁老到。“

一声尖叫,惊醒了还在玩乐之中的少年,少年慌乱之中,急忙摘下还蒙在眼睛上的绸布,一张如玉似的脸,显现出来,脸上还带着婴儿肥,很是可爱,与之不符的却是那双慌乱的眼睛,敬畏的立在一旁,那少年头戴玉冠,身穿一身白色龙纹袍,腰间系着的是龙纹腰带,一旁坠着的是一块龙形玉佩,通身气度不凡,却因为气势太弱,看上去倒像是一个准备挨训的学生。

清风雅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