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是良民

我真是良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4章 求职潮

去下一个工厂的路上,吴香君一直追问什么叫“富婆快乐球”,潜意识告诉她,这一定是个非常好玩的东西,源自于关秋在她心目中越来越淫荡的形象。

关秋被她缠的没办法了,然后就告诉了她。

吴香君听完后瞠目结舌,久久之后呢喃道:“夭寿了……”

不谈受到巨大刺激的吴香君,关秋一边开车一边想怎么拿下那个女副厂长?

别想歪,不是富婆快乐球。

考虑了一会,关秋给那个被开除的曹经理打了个电话,想跟对方打听一下这个女厂长,谁知道对方居然关机了。

关秋郁闷不已。

亏他昨天还送了两张购物卡给对方呢,真TM的大白天见阎王,活见鬼。

想了好一会关秋都没想到办法,主要是对那个女副厂长一无所知,不能对症下药。

没辙,只能把这件事先放到一边。

很快,两人来到了下一个工厂门口——龙光电子。

龙光电子厂规模不大,员工只有不到300人,但是工资高,福利好,而且从来没有出现拖欠工资的事情,在安淋镇打工一族中,名声都非常好。

不过这个厂很少招人,而且人力资源已经被安淋镇另外一个大中介所给包下了。他想插一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当然,事在人为嘛。

不管有没有希望,试总是要试试的。

在关秋的再三说服下,吴香君不情不愿的进了厂。

不过很可惜,这一次比之前还快,吴香君进去不到10分钟就出来了。

“关秋我告诉你,老娘不干了,你爱咋咋地!”说完吴香君把鞋子一脱,直接躺倒了后排座椅上。

关秋不以为意,继续朝下一个目的地进发。

钱难挣,屎难吃。

即使重生了,关秋也不觉得他就比2003年的人聪明多少,不努力,到时候连屎都趁不上热的。

很快两人又来到了星光机械。

转头看了眼,后座上的吴香君躺在那装睡,卷边的套裙下,黑色蕾-丝边的“胖次”若隐若现。

“咳咳咳……那个……”

装睡的吴香君,转了个身,面朝座椅。

关秋深沉道:“香君姐,我曾经有位家境贫穷的初中同学,一直觉得如果自己有钱了一定会非常快乐。后来他爸爸包工程发财了,去年过年时我见到他,问他现在有钱了,真的快乐吗?

然后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他说,简直爽死了!

然后我就默默地走开了……”

睡在那的吴香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死死的憋着不说话。

关秋见她还是不起来,叹息了声:“哎——你知道嘛,我曾经问过一个老板,他为什么那么有钱?

然后那个老板跟我讲了一个故事:他说在他很小的时候,看到上门卖冰棍的要3分钱,而镇上的批发站只要2分钱,然后他也弄个小木箱包上厚衣服,从批发站买冰棍到上门去卖,一个月后他挣了3块5毛钱。

要知道,那是1985年啊。香君姐,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

躺在那里的吴香君,沉默了片刻,坐起来拢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不耐烦道:“行了,你不用再煽情了,我知道了!”

一脸忧郁的关秋说:你知道个屁。后来他爸死了,把钱全留给他了。”

“…………”

吴香君脸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黑,最后都紫了,怒吼道:“关秋你个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

让两人意外且惊喜的是,星海机械的人事合同居然谈的异常顺利。

吴香君只是跟人事经理简单谈了会,然后又隐晦的表达了回扣的事情,人事经理便很爽快的同意,以后职员招聘这块全部交给67同城负责。

唯独让吴香君不爽的是,那个地中海经理一直色眯眯盯着她胸看。

中午回到吴香君的租住屋后,关秋亲自下厨,烧了六个菜,然后又开了几瓶啤酒,关秋,吴香君,邓雨琪三人庆祝了一下。

等吃饱喝足后,关秋三人马不停蹄回了中介所。

星海机械那边需要招聘机器操作工、车床工、叉车工等一共五十人,他们要赶紧张贴招聘启事,另外还要在刚刚上线的67同城网站上发布消息。

虽然可能没人看,但是形式还是要走的。

根据这边的行情价,星海机械男普工中介费500,女普工300,熟练车床工100,关秋他们也是一样。

不同的地方在于,关秋这边面试前只收10块钱报名费,等面试成功后再全额缴纳中介费。

消息一经传出,仅仅不到一个小时,67同城门店里的求职者已经围的满满当当,甚至门口都聚了好多人,目测不下100人,全都议论纷纷。

“不可能吧?我还没听说哪里先面试后交钱的呢!”

“是啊,这条街所有中介所都要先交钱,你们说他们家是不是到了厂门口再交钱呢?”

“不知道!我也是听别人说了才过来看看的,正好我也不打算在建中包装干了。”

“我也是……”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下午四点钟,67同城门口围的人不仅不见少,反而越来越多,一眼看去,黑压压一片,挤的水泄不通。

有人可能觉得太夸张。

这么说吧,2000年初,全国中介所没一个好东西,都是黑了心的蛆。原因正如前文所述,求职者不管你黑不黑,你只要帮我找到好工作,你就是活菩萨,交再多钱我也愿意。

正是求职者的这个心理,让很多本来还算有良心的中介所,也变成黑了心的蛆。

因为中介所老板本来只打算收200块,结果那些求职者还不放心,说人家收500,怎么你才收200?你肯定是骗子,然后去了那家500块的……

最后就愈演愈烈,导致绝大部分中介所都是挂羊头卖狗肉,明目张胆的骗钱。

当然了,也不能怪那些求职者,500块在2003年来说,已经相当于很多人半个月工资了,他们难道不心疼吗?他们也心疼。

只是如今这个时候,正是全国打工潮爆发的时候,每个城市的求职者都是人山人海,各个中介所的门槛都被踏破了,而工资高,福利好的厂太少了,求职无门啊!

他们交四五百,上千块的中介费,无非就是想进一个好厂而已,多赚点钱,那样中介费也不算白交了。

只能说,一切都是时代造成的。

一边心疼钱,一边又怕被骗的心理下,当67同城推出先面试后缴费的规定后,当然引来了众多求职者的围观。

关秋也没想到仅仅改变了一下收费模式居然引来这么多求职者,三个人齐上阵,登记个人信息,询问面试工种,报名费收缴,忙得昏天黑地。

……

初秋的傍晚,火烧云还挂在天边,橘色的光芒从房屋间隙穿射过来,把中介小街染成了一副色彩斑斓的油彩画。

下午五点钟十分,一辆七成新的昌河面包车停到了中介所门口,车门打开,穿着蓝色帆布衫、灯笼裤,脚踏白色开裂运动鞋的刀疤强走了下来。

往前走了两步,刀疤强想了想,转身又到车后备箱里翻了翻,找了把小铁锤出来,在手上颠了颠,感觉趁手后才关上车门朝对面的67同城走去。

67同城门口依然人头攒动,喧嚣热闹,堪比2017年最火爆的新房开盘现场。

刀疤强试图往里面挤,但是人太多了,无论他怎么推都挤不动,无奈之下只好提溜着小铁锤在门口等。

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小时,路边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盏。

然而人群依然不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很多刚下班的人也赶了过来。

本来站在门口菜田边的刀疤强,最后被硬生生挤到隔壁店门口去了。

刀疤强看看鞋梆裤腿上的烂泥巴,恨恨的骂了句,“他马勒戈壁的……”

二将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