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狂歌

仙武狂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5章 万道归魔

不一会儿功夫,影卫就拿来了好酒好菜,上好的花雕,还有一只叫花鸡,敲碎了外面的泥胎,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白嫩的鸡肉让人看得口水直流。

林澈撕下一块鸡腿,道:“厉前辈,多谢你手下留情,这块鸡腿我就送给您老人家了。”

厉天行没有理会他,但鼻子微微动了一下。

关押在此十六年,虽然也有人给他送饭,但饭菜的质量只能说一般,为了拷问出他的《九阳天功》,韩老魔可谓是费尽心机,从各个方面压榨他。

林澈微微一笑,再次走上前,将鸡腿送到厉天行的嘴边。

金色的真气汇聚成一只手臂,甚至连经脉与骨骼都模拟了出来,如果不是没有皮肤,林澈甚至觉得这就是一只真正的手臂。

这条真气手臂拿起林澈手中的鸡腿,送到厉天行嘴里,他吃得满嘴流油。

林澈心中一动,古时候有三头六臂的传说,或许并非是杜撰,可能就是有人将真气修炼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可以化成手臂或头颅。

“前辈,喝酒吗?”

林澈扬了扬手里的花雕。

厉天行哼了一声,真气手臂夺走林澈的花雕,猛喝一大口。

“这酒也就一般,世上第一的美酒是川蜀深处的猴儿酒,以前老夫在外面时,每年都要去那里大喝上一顿,那里有一只猴王,力大无穷,金刚不坏,它酿的猴儿酒才是最极品的。”

吃人嘴短,酒足饭饱之后,厉天行也缓和了态度,打开了话匣子。

林澈连忙道:“我看剑阁之主褚青之喝过,他好像很宝贵那些酒。”

“褚青之呀,当年那小子可跟你一样,初生牛犊不怕虎,刚入武圣就敢拿剑指着老夫,老夫见他还算是个男儿,就没有杀他,没想到现在都成了剑阁之主。”

厉天行有些唏嘘,一别十六年,江湖风云变幻。

“对了,小子我问你,我圣教现在如何了?”

圣教?

林澈道:“明教如今四分五裂,渐已式微,顶尖高手纷纷被朝廷围杀,如今唯有圣女还在苦苦支撑着。”

厉天行一震,有些苦涩道:“萝儿现在一定很辛苦吧。”

萝儿?莫非就是那魔教圣女?难道两人是父女关系?

“小子,废话不多说,老夫知道你想学《九阳天功》,你的师傅是韩老魔,但他一身本事,却绝对不会传给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在下的体质不适合《太阴真功》?”

“先天纯阳之体确实不适合修炼阴寒内功,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是,韩老魔那个人,极端自私,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把你当徒弟。”

林澈一震,这一点他也感觉到了,以国师的身份地位,什么武功没见过?不可能没有阳刚属性的内功,但却一点传授给自己的心思都没有。

“韩老魔此人,年轻时不过泛泛,是一家族庶子,倍受欺凌,但一夜之间开窍,武功一日千里,别人都以为是那《太阴真功》的功劳,但老夫曾调查过,《太阴真功》是韩老魔踏入武圣后才获得的功法,然而在进入武圣之前,他就已经迅速崛起了。”

林澈有些羡慕,这妥妥的主角模板呀。

“老夫曾查出过一些蛛丝马迹,韩老魔真正的底牌,不是《太阴真功》,而是《万道归魔》!”

万道归魔?

林澈没有听说过这门武功。

“《万道归魔》是一门旷世魔功,在六百年前曾大放异彩,现在知道的人已经很少了,百晓生知道,但他不敢说。”

“这门魔功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它可以夺他人造化为己用,不管是真气还是气血,甚至是生命和气运,都可以强行夺走,变为自己的底蕴。”

林澈面色一变,这简直比北冥神功还要变态,不仅可以吸收真气,还可以吸收气血和生命力,甚至是飘渺的气运。

“小子,你知道韩老魔前面十二个弟子怎么死的吗?”

林澈摇头,心中莫名有些忐忑。

“他分别授给十二个弟子不同的武功,等他们修炼的差不多后,再下手吞噬,好提升自己的修为,啧啧,别人或许感觉不到,但老夫却能察觉到,他每死一个徒弟,自身的实力就会上升一些。”

林澈心中发寒,自己可不就是他的第十三个徒弟?

林澈连忙警惕地望了望四周,生怕国师突然出现。

厉天行自负道:“放心,无人能够在老夫面前隐匿,他韩老魔没有那个本事,当初如果不是他用了一些卑鄙手段,老夫早就将他一掌拍成飞灰了。”

突然获得这么个大秘密,林澈心中有些乱,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子,韩老魔早就看出你是我教圣体,老夫见了你必会生出收徒之心,他又知道老夫狂傲,所以故意收你为徒,好激起老夫的好胜心,以老夫的脾气,肯定会将你抢过来,传你神功,能抢走韩老魔的徒弟,再让你亲手杀了他,也算是大快人心。”

林澈一震,不愧是先天宗师,没一个简单之辈,看来国师算错了一点,厉天行虽然傲,但并非会被傲气冲昏头脑。

“而老夫一旦传给了你《九阳天功》,你又修炼的差不多,韩老魔就会对你动手了,所以传你神功,反倒是害你。”

厉天行好整以暇地看着林澈,道:“现在,你还要学吗?”

他紧紧盯着林澈的眼睛,观察林澈的反应。

“我学!”

林澈并没有犹豫,坦然道:“就算我一直不学,等到磨完了国师的耐心,他一样不会放过我,反而如果我学了,就能有一搏之力,就算是死,也要拼一把。”

学是死,不学也是死,林澈并非不敢搏命之人,逼急了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还真以为他是一颗棋子了?

厉天行听罢哈哈大笑,道:“不坏不坏,算是个男儿,从明天开始,每晚你都睡在这寒冰柱下,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老夫就可以考虑收你为徒。”

林澈喜出望外,道:“多谢前辈,前辈,您……为什么要帮我?”

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什么圣体?

厉天行又喝了一口花雕,道:“不是帮你,而是帮老夫自己,他韩老魔机关算尽,自以为看透人心,殊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给老夫送来了一把脱困的钥匙。”

林澈沉默了一下,道:“前辈,您就这么相信我吗?”

“老夫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人心,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拥有了力量之后还甘愿沦为棋子,所以就算你今天说谎也无所谓,老夫给你力量,你自己就会跳出棋局。”

顿了顿,厉天行道:“当然,想要获得力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小子,不要说老夫没有提醒你,你很有可能死在这块寒冰柱下。”

林澈笑笑,道:“死在哪里都是死,我只是想换个活法。”

文刀关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