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武狂歌

第36章 魔恨三箭

这一战足足打了三个月,其惨烈程度前所未见,襄阳城下几乎堆满了妖兽的尸体,鲜血将护城河染得通红,每一口呼吸都带着血腥味。

高达数十丈以花岗岩掺杂玄铁铸造的襄阳城墙,在夕阳下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有着一种坚不可摧的味道。

但仔细看却会发现,襄阳城墙已经微微凹陷,那是泰坦巨猿撞击的痕迹。

城墙上的神羽军人数已经从三万降到了不足八千,可谓死伤惨重,不过死在他们箭下的妖兽却更多,足足有数十万之巨。

城旗飘舞,上面染满了鲜血,有妖兽的,也有人族的。

三个月的苦战,神羽军每个人的右手都受损严重,因为持续拉弓的缘故,手指纷纷被勒破,有的人甚至右手直接废掉了。

更重要的问题是,箭不够了。

这三个月他们足足射出了百万支箭,现在城内的兵器库中已经再无箭矢,而对于神羽军来说,没有了弓箭,战斗力直接就下降一半。

但他们的目光依然坚定,时不时会望向那个持巨弓傲然立于城头的金甲将军,三个月来,这个男人用手中的箭射死了无数大妖,无论是力拔山兮的泰坦巨猿,还是能翻江倒海的恐怖蛟龙,又或者是以虎豹为食的龙雕,都被他一箭射碎了脑袋。

任何大妖敢在兽潮中露头,迎接它的就是飞将军的盖世神箭,一箭之下,无妖可以幸免,妖将也好,妖王也罢,通通不过土鸡瓦狗耳。

吼!

一头黄金狮子在兽群中咆哮,它足足有小山那么大,每一块肌肉都好像黄金浇铸而成,眼眸霸道,狮鬃狂舞,一吼之下,风云破碎,让百兽沸腾,更加疯狂地朝着襄阳城冲来!

这是一头妖王,黄金狮子是洪荒异种,据说有着半神的血脉,能与真龙搏杀,曾与真龙以海洋为界,海洋归属龙族,陆地归属狮族,只是后来传承断绝,才使陆地百兽以虎为尊。

纵使疲惫,神羽军的士兵也打起精神,用淌血的手指握住弓弦,但一摸后背,箭匣空空。

飞将军眸中神光一闪,他天生双瞳,视力堪比苍鹰,此时盯准了那头黄金狮子,就好像猎人遇到了猎物。

几十年前,他只是连云山脉的一个小猎户,一天打猎回来后,发现自己的妻女已经全部被妖兽咬死,只剩下血淋淋的骨头,从那时候起,他就立下血誓,这一生,杀尽妖兽!

他本是弓道上的奇才,在连云山脉多年的狩猎生活中练成了一身百步穿杨的绝活,后来遇到了一位异人,传授了他一门弓法,名叫《魔恨弓》,这本是一门三流武学,但他将对亲人的深切思念,对妖兽的滔天恨意都融入弓法中,使这门弓法威力大增,堪比绝学。

而到他修至武圣,镇守襄阳三十年,体会到百姓疾苦,人间悲凉,更是将庇护天下苍生的信念融入弓道中,让这门《魔恨弓》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威力,堪比天下最顶尖的绝学!

搭箭、拉弓、射。

这一套动作对他而言熟练无比,就好像吃饭喝水那样简单。

一道贯穿天地的箭光闪过,仿佛流星划破天空,将夕阳都比了下去,惊艳世间!

轰!

黄金狮子的头颅被一箭轰碎,连坚硬的头骨都被轰成渣,小山般庞大的身躯无力倒下去,砸死了一片妖兽。

射死黄金狮子后,这一箭依旧去势不减,射入兽群,连续射穿了数百个妖兽,最后又将一头巨蟒妖将钉死在地面上。

箭尾颤动,仿佛响尾蛇一般。

这一刻,整座战场都为之一静,天地之间仿佛都被那道金甲如战神般的身影充满了,他傲然屹立在城墙之上,仿佛比这座天下第一雄城还要坚不可摧。

......

襄阳之战,最终打了七个月,一直打到箭尽粮绝,城内百姓已经开始有人饿死,神羽军只剩下三百人,而且多数还是重伤。

箭矢早已用尽,神羽军的神射手们不得不和登上城墙的妖兽短兵相接。

今天,应该是守城的最后一天了。

援军依然还没有到。

飞将军也负伤了,他的黄金锁子甲变得破破烂烂,后背上还有许多恐怖的伤口,那些都是近身与妖王搏杀时留下的。

飞将军的箭,也用完了,他现在只能以真气化箭,只是威力会降低不少。

轰隆隆!

山河颤动,妖兽再次发起了进攻,数量依旧是那么的让人绝望,妖兽最可怕的是繁殖能力,七个月的时间,足够它们再繁衍出百万同类,新生的妖兽以死去的妖兽尸体为食,成长飞快。

山穷水尽、绝地无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飞将军做了一个决定。

开城门,进攻!

襄阳已经无法守住,身为帝国军人,在战斗中死去是最大的荣耀,而他已经防守了七个月,该主动进攻了!

他要让躲在兽潮中指挥的妖帅知道,人族的血性男儿,从来不乏出击的勇气。

明知必死而慨然赴之,这就是人族的骨气,人族可以死,但永不为奴!

于是史上最悬殊的一次进攻出现了,紧闭七个月的襄阳城门打开,飞将军骑着战马,带着身后的三百骑,向数以百万的妖兽大军发起了冲锋。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飞将军嘴角有着一丝笑意,这一战之后,他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希望没有让夫人等太久,还有云儿,她还记得我这个父亲吗?

马蹄声碎。

......

很久很久,林澈才从飞将军的执念中挣脱过来,虽然只是灵魂状态,但他却觉得自己额头上仿佛冒着汗珠。

差一点,只差一点!

只差一点林澈就沉沦在飞将军的执念中,忘记了自己是谁,那样即便恢复了,也会认为自己是飞将军,而不会认为自己是林澈。

他差一点就丧失了自我。

这让林澈感慨,不愧是第二层的执念,比第一层强的不是一点半点,第一层的盗圣楚观天虽然厉害,但修为还没有达到武圣境界,只是轻功天下无双而已,而第二层的飞将军,不仅是一尊武圣,而且在武圣之中也是最顶尖的。

寻常武圣也就相当于妖王的层次,一对一都不一定能赢,但对于弓箭在手的飞将军而言,杀妖王如探囊取物,就好像吃饭喝水那般简单。

这就十分恐怖了,《魔恨弓》在飞将军的手上就好像《降龙神掌》在萧天龙的手上,发挥出了远超武学本身的威力,这让林澈大为触动。

强大的永远不是武功,而是人。

虽然差一点丧失自我,但是收获也非常大,飞将军最后的执念就是襄阳城中的百姓,在这场守城之战中,他多次使用《魔恨弓》,这门弓法的秘密已经全部被林澈洞悉,包括真气的运行路线。

这可不是那门三流武学《魔恨弓》,而是经过飞将军改良后脱胎换骨的顶尖绝学《魔恨弓》,共分三箭,第一箭名为恨离别,第二箭名为斩妖邪,第三箭名为护苍生。

恨离别、斩妖邪、护苍生,这便是魔恨三箭,威力无穷,飞将军射死黄金狮子的那一箭就是第三箭护苍生。

不过遗憾的是,林澈并没有得到一门内功绝学。

第二层的执念太强,林澈现在感觉自己的阴魂都有点轻飘飘的,明显是消耗过大的缘故,知道不能再去感悟第二个执念了。

这一错过,便要等下一年的鬼节。

林澈虽然心里惋惜,但还是果断出了山神印,回到了肉体中。

睁开双眼,林澈有些疲惫,这一夜对他心神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了,纵然内力充沛,但还是阵阵困意袭来。

先找个地方随便睡睡吧。

林澈轻轻一跃,来到一棵树上,靠着枝桠,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竟然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林澈才悠悠转醒,他跳下树,伸了个拦腰,任由金黄的阳光洒在身上。

他的精神已经完全恢复了,神采奕奕。

唯一有点尴尬的是,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好似乞丐一般。

咕噜......

林澈的肚子叫了,他咽了口唾沫,饥饿感疯狂袭来。

不行,要抓个野兽填补一下肚子......

就在林澈四下寻找猎物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道犀利的鸣叫,林澈抬头一看,一只金色的大雕张开羽翼盘旋在他的上空,金色的瞳孔紧紧盯着他。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林澈一下子就认出了这是在伏牛山脉追了他一路的那只龙雕,好家伙,短短一年多不见,又长大了一圈,堪比一头成年的大象,两翅张开足有十几丈宽。

这肉,似乎不少......

文刀关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