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雪赋

第89章 十殿阎罗

“神尊且随我来,您要找的魂魄刚下来三天,正在寒冰地狱受审。”秦广王在前领路,又觉得说错了话,赶紧补充了一句:“不过,这位金将军生前是个顶不错的人,过咱们这十殿阎罗审判还是轻而易举的。我这一殿寒冰地狱,是审不贤与不孝的,金将军除了妻子亡故后终生不娶,没有子嗣,其他的没什么令父母伤心的大事,没问题的。”

姑射已神情恍惚,随口念叨了一句:“是啊,随孩子爹,是个情种,可是连个孙儿都没给我留下,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姑射和烛龙回来了十几天,地府已是十几年,秦广王这才想起来,当年二人下凡的时候有个独生子,怪不得要寻这新来的鬼,便急忙耳语了一番,使唤着崔府君去通报其他九殿阎王,并令他取来生死簿给姑射查看。

“您请过目,是严格按照司天监命谱执行的,并无克扣阳寿之行为,绝对公平公正。”且呈上生死簿,姑射展开一看:金诚,男,享年五十三岁,遭武氏奸人设计,死于乱军交战,后无粮草,前有设伏,鏖战不敌,威武不屈,中一百七十七箭,克死于高昌火焰山葫芦谷。姑射只觉得眼前差点一黑,心里怒气难当,秦广王也看出来了,便赶快从她手上拿回生死簿,恭敬言道:“神尊,知您痛失爱子,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您万莫冲动。”姑射舒了口气,扶着额头无奈的说道:“天地有序,万物有终,我明白的,只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可怜了我孩儿,你放心,我不会强带他走的,只想陪着他受审,送他转世离开。”

秦广王急忙回道:“好说好说,不过您且化个障眼法,别让孩子瞧出来,接触了仙人,凡人鬼魂可能会变得异常,无法投胎,就只能困在我这了。”姑射点了点头没言声,秦广王以为是惹的神尊不高兴了,便急忙辩解了一句:“维护此间秩序是我的职责,您莫怪罪,之前有仙人强行占用他人尸身在凡间作乱,我们也是心有余悸。”姑射也是心中悲悯:“每个魂魄都是父母的好孩子,谁人这么大胆。”秦广王气恼但是不敢言语,一旁的二殿阎君楚江王却哼了一声:“还不是上面的小公主精卫,强占了李家小姐尸身,害的人家晚投胎了六年,我参了她一本也没怎么罚,上面真是护犊子。”

姑射听完心中一震,心中暗暗想着:这精卫居然为了追求烛龙,跑到李京卫的身上了吗?人间虽是无意害了自己,但越思量就越觉得太过恐怖。

地府十殿,常人只需要通过前七殿的审理,分别审判的是不孝、杀戮、忤逆、欺诈、冤枉、淫邪、偷盗,正常鬼魂每一殿会驻留七日,总共七七四十九日完成,之后发配第十殿,经由转轮王综前七殿所述,定轮回道,饮下忘川河水熬煮的孟婆汤,重回凡胎降生,再吹上三日尘世的清风,则前尘尽忘,重新生活。而在阳间杀人放火犯了大奸大恶之人,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例如杨广风这样的暴徒,七殿全部罪状均有,被各判处了一百年,待七百年偿债之后会移交第八第九两殿,这两殿就更加残酷,根据前七殿的罪状会十倍百倍的惩罚,因为魂魄不灭,每日就算被剥皮炮烙也只剩下痛苦却死不了,直到第八第九两殿惩处妥当,会发配第十殿,因为作孽极重,所以六道之中,天道、人道、地道均不可由他选,只能分配到阿修罗道、地狱道、畜生道,甚至世世朝生暮死,以显示天地公正,嫉恶如仇。

姑射静静的笼了障眼法,金诚看不见他的娘亲就在身边,但自恃问心无愧,也是十分的坦荡,挺胸抬头昂首向前。姑射瞧来儿子的模样,他鬓角已生了些白发,姑射又低头瞧瞧手里的小银锁,觉得恍如隔世,神色黯然。

且不吃不睡的隐身陪了孩子四十九天,姑射终于放下心来,孩子一世为人刚正,没受什么小惩大诫,顺顺利利的去了第十殿,且等他饮了孟婆汤迷迷糊糊的时候,姑射现身出来,心里千言万语,一时却什么都说不出了,只是怔怔的流泪,让周围更是阴寒刺骨了许多,金诚见此妇人又异常,竟缓缓说道:“夫人十分眼熟,可是见过?”姑射摇了摇头,真想抱抱他,可害怕耽误他轮回,便只是静静擦了泪挥了挥手:“快走吧,下辈子也要做个好人,别让我操心了。”

金诚柔和一笑,面庞和烛龙生的很像,连这一笑都很像,随既朝着姑射一揖,便转身过了孽台镜,入了人道的门。姑射大惊,从此之后,凡间再无故人了,她崩溃了,险些要冲进门里去,被两位阎罗一起拉住规劝才收住了脚。

“你这汤,我能喝一口吗?”姑射感觉自己已流干了眼泪,心里像是被掏空了一样,人间的往事,天宫的旧案,烛龙的情深,每一样都在折磨着自己,便轻飘飘颤巍巍的往孟婆那晃过来,心一狠,想用一碗汤彻底忘了这些。孟婆搅着汤锅望了一眼十殿阎罗转轮王,转轮王恭敬答道:“神尊,这汤是忘川河水熬的,而整个黄泉、忘川、地府都是人间酆都汇聚阴气沉降下来的,本就不是天上之物,估计很难对天神管用。”姑射直接伸手拿了个碗,往孟婆身前桌子上一放:“加满。”

姑射仰头满满的喝了一碗,在汤锅前立了许久,可一点变化都没有,有些失望,有些不甘心,兴许是剂量照凡人不同,便又呵了一声:“再加满。”一连饮了十几碗,半锅汤都下去了还是没感觉,姑射觉得腹内鼓胀实在咽不下了,才作罢,便谢过了十殿阎王,缓缓驾云离开了。

烛龙觉得心里烦躁,下了朝该回去整理水族今年的事宜,但一直拖着,提不起精神,便立在院中喂了喂自家的仙鹤,抚摸着鹤的红顶嘴里念念叨叨的:“哎,庐陵王府的仙鹤还能再有,师姐,是不是真的再也没有了?”“神君!好雅兴呀,我进来啦!”精卫一脸花容的样子就闯到院中,烛龙也打问了北海龙王敖清,自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只觉得这一身红衣分外扎眼,让人厌恶。

火华山君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