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我方神明大人

第9章 长者森格林

“这究竟是什么?!”

老约翰不可思议的瞪着双眼,这不科学!一个弱冠少年能看到亡灵便已经很不可思议,怎么一杯连中和、调试都没均匀的恶臭液体都能碰到自己?正在疑问的同时,一丝清凉在被泼洒过的灵魂表层,向内沁染。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蜕变成为超凡巫师,瞬间打开的新世界大门,灵魂得到升华一般。

每一寸肌肤都能感受到这个世界,因自己强大的本身,各种“不要脸”的亲近。

他本来认为自己只有可能触碰一次这种感觉,但没想到时过境迁,自己在最落魄时,却得到了最荣耀时才获得的殊荣。

格林之殇。

药剂的名字,夏尔满意的笑了笑,药剂来自一名让人叹服的老人,一生都在钻研如何升华灵魂,从而得到真正意义上的“永生”。

夏尔至今还为与前世名叫森格林老人相遇的过程而感到不可思议,当时夏尔已经是功成名就的“七罪宗”,恶名昭彰,但事实证明,真正痴迷于知识的人,根本不管你是否穷凶极恶。

森格林一百零七岁了,拽着他就往自家去。别人唯恐避之不及,这老头倒是好,生拉硬拽。

已经钻演出复生之咒的人,一定对灵魂方面深有研究!

森格林花白的胡子颤抖,一本正经的在后来跟自己解释。

不过事与愿违,他当时的复生之咒并不需要太过顶尖的灵魂研究,他灵魂方面的知识虽然高于世界上大多数人。

但对于顶尖,如森格林一般的钻研者,他深知,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要走。

森格林当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已经可以预测出,来年三月格林花盛开之时,自己便要与世长辞。把所有的研究交给了自己。

他本来不喜欢看别人的研究,世界上的知识太多了,提前学习了别人的知识,会让人的目光变得狭隘,看不到事物的另一面。

自己抵达了最后一步,再去看别人的见解,才是相互印证。

但他最后既然接受了,就不得不给与回报。

于是他研究出以森格林之名,命名的“格林之殇”灵魂药剂。

可以直接作用于灵魂,使人精神强大,算是他为数不多被人认可的药剂。

其中森格林起了很大作用,因为森格林本人是个有求必应的人,在大陆上明面上的人气还是好得很。

“格林之殇,对于已经损伤的灵魂无法起到修复作用,对于完善的灵魂能起到一定的巩固,很鸡肋的一种药剂。”夏尔注视了一会儿老约翰,笑道:

”不过现在看来,灵魂虽然完整,却被分成两半的你,反倒是很适合这种药剂。“

“不......”老约翰激动的补充道:“你知道巩固意味着什么吗?”

“这说明,这,这意味着。”老约翰语无伦次,但到了最后反而越说越稳重、平静,“血脉术士依靠的是血脉与巫力,而法师只能凭借巫力,你这药剂对于平产人而言,几乎是巫力启蒙药剂,在灵魂上涨的瞬间,触摸到巫力的大门。”

“如果你通过垄断大量制造巫师,那么你几乎可以制造一个巫师王国。”

老约翰最后以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最震撼的话。

“当然,如果我能抵挡住其他三大王国的敌视,同时还得有充足的顶尖力量,支撑住新王国的骨架,对吗?老约翰。”

平静的打断,对于王国,他自己可一点都不感冒,“而且尤其需要像你这个,一名优秀的智者,一名被我掌控了弱点的,曾经的强者是吗?”

在曾经两字上加强语气,提醒道:

“你想恢复自由,随时可以,你想离去,没有人会阻拦你,但如果你要求我尽快为你研究出全新的“复生之咒”,那很抱歉,老约翰。我现在更想做的是恢复体内的血脉之力。”

“并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公爵、国王陛下。”夏尔依旧在显微镜下观察自己的DNA组织,但纯手工制作的还是有些许误差,让他不能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

但老约翰并没有气恼,反而笑意盎然的反问,“如果我知道是谁刺杀的你那?”

叮当——

夏尔再次放下手里的工作,长长的铁条状手柄与桌面碰撞出金属的响声。

两条还有些细软的眉毛蜷缩成一团,瞳孔里藏着一抹隐忍的不耐,眼眶的用力给他稚嫩的面孔添了一抹锐利,这幅自以为胜券在我的模样,实在让他有种想打烂的冲动。

但他制止了自己的破坏欲。

自己是一名学习者,而不是破坏者,破坏使人愤怒,而愤怒使人失去理智。学者是不能失去理智的。

夏尔不断提醒自己。

“我想,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在我做实验时不要打扰我,这是你第三次打断我做实验,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否则,后果自负。”

虽然说得很严厉,但夏尔知道,这幅稚嫩的外表说出任何警告的话,都很难引人重视。

但无所谓,他需要的是,自己说过这个事实。

————————

卡缪家族奥狄斯寝室,奥狄斯与蜜妮安夫人本该可以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但现在两人不得不在美梦中挣扎着起身。

寒冷使蜜妮安夫人打了个冷颤,她可不是自己丈夫那样不惧严寒的巫师。

如今深秋还没到冬日的时刻,暖炉还没有烧起,起床是子爵夫人最天人交战的事情。

如羊脂般的细嫩肌肤,漏出香肩一脚,整个人荡在卡缪子爵身上,人形火炉说的就是自己的丈夫了,健壮的古铜色肉体,透露着雄性的矫健。

“好了,亲爱的我们得起来了,小格雷路上快马加鞭至少也得走了两天,可别让当侄子的笑话你这个小姨。”虽然嘴上说着起床,但手臂依然在天鹅绒的被窝里,骨节分明的大手揉捏着腻软的下S弧度。

“不要啦......让小格雷再等一会。”蜜妮安在健壮的怀里拱了拱,迷迷糊糊的。

“......反正,小格雷肯定要在这边疯好几天才回去。”

......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身为侯爵之子的格雷,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托狠心老爸凡朗姆侯爵的福。

悄无声息,无人知晓的给扔到自家兵营里三年,谢亲爸“不杀之恩”,身为巫师的他成功收获了一身上山入海,吃得了珍馐,咽得下糠草。

“看来小姨和姨夫一时半会也没工夫搭理我,去找点东西吃吧。”格雷呢喃道,挥退下仆人,吃的这东西,还是自己找、自己做最好吃。

大人一样的身高,初具胸怀与肩头的少年,脸上带着一抹成熟,一抹青涩。

随意的在城堡内溜达,身后远远吊着两三个甩不掉的女仆,忽然,他的身形一顿,鼻翼嗅动,目光瞬间亮起。

他闻到了很香的味道。

他的身形忽然快了起来,如一头毛发褪去稚嫩,开始逐渐生出半硬毛发的虎豹,最后他停在走廊一处门前。

门口淡青色的菱花挂在一旁,二个风铃在装点。

青色的菱花,看来是某个胆大的弟弟在“偷吃”夜宵啊,打量了下两旁,发现女仆早已被自己甩的没了踪迹。

他一个翻身,消失在原地。

半仙儿的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