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我方神明大人

第65章 溟海之龙(一)

一个时辰后,多索摸了摸额头,不但不疼了,神奇的连个疤痕也没有留下,而这一切毫无疑问是眼前少年的‘杰作’了。

如果没有记错,这应该是第二次被救了,他在思考应该怎么报答对方。

以身相许...吗?

还是用什么别的方式那?

多索脑海里不断闪过各种奇妙的想法,不,不,想什么那,那明明是个男孩子。

他又偷偷瞄了一眼夏尔,想到,就算是女孩子,那也是龙啊。

人类怎么可能会和龙在一起那?

多索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既然醒了,那就自己感受体内的力量,一会我会有问题问你。”

半空中火焰燃烧,各种不同的草药在控制下得到精粹、融合。

关于奇维属性冲突这件事情,算不上很难,但这件事情的问题在于之前没有过范例,因此解决的途径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而现在夏尔毫无灵感。

因此只能不断的用各种药剂的调试寻找灵感。

“这是在做什么?”

多索好奇的看着在夏尔控制下,五彩缤纷的药剂颜色,刚开始还觉得惊奇,但过了一会就觉得无聊至极。

“这就是所谓的炼金巫师吧?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神奇,怎么会有人喜欢这么枯燥的工作?”

多索嘟囔了几句,便想起夏尔刚刚说的。

感受自己体内的力量?那是什么意思?

他还没想明白什么意思,体内忽然涌现出一股黑色的力量,像是深海中不知名的凶恶鲨鱼,张开了那张狰狞的血盆大口。

身体像是破了上千个洞的水袋,不停地向外冒出黑色的浓烟。

???

这是什么东西?

自己体内怎么忽然多了这种玩意儿?

而且,他无意识的扯了扯手指头,黑烟便如同他最熟悉而灵活的手指一般,如指臂使的轻微扯动。

咦?

多索惊奇的又扯了扯,黑烟波动的幅度又大了一些。

很快,随着多索手指扯动幅度与频率的,黑烟化作长枪,不一会儿又被捏成盾牌的模样。

直到最后,黑烟化作一柄巨大的镰刀。

锋利中带着残忍的冷酷。

多索的眼眸中如灯泡般亮起。

“哇偶,怎么会这样?这黑烟怎么能这么帅气!”多索随手挥舞着手中利刃。

黑色的不知名物质沿着刀锋划过的空间停留,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这是什么?

多索的疑惑越来越多,忽然,如同雷霆在脑海中闪过一般,数不尽的陌生符号自脑海深处露出的一角冰山。

各种从未见过的图解、知识统统灌入他的记忆中。

“溟海之龙,如同黑琥珀一样晶莹的瞳孔中藏着无尽的冤魂,哀嚎在没有天明的黑暗,身上燃烧着来自溟海的火焰,收割着极尽的罪恶,不论是谁,都将成为瞳孔中溟海的玩物。”

在黑暗中若影若现的庞大身影,在脑海中盘旋扎根,行走在极地、幽冥,异地与炽热

盘旋在四周的黑色身影越来越多,冤魂发出凄厉的哀嚎,在黑暗中比黑暗更黑。

身影露出一角身躯,黑琥珀一般的瞳孔像是深海中藏匿的神秘。

“灵魂掌控者,去玩弄灵魂吧......”

声音在脑海中想起的同时,那龙影越来越遥远,直到终于消失在脑海中。

“这...不是传承吧?这...根本就是一条溟海之龙跑到我脑子里来...“

多索咽了口唾沫,他想了半天,嘴巴一张一合。

“跑到...我脑海里...溜了趟弯儿?”

这溟海之龙也太无聊了吧?

溟海之龙是死亡之龙,瞳孔中幽藏溟海,夺冥神之权令死亡之魂。

觉醒血脉之时,关于溟海之龙的一切就像是无师自通一般自体内不断的让他适应、知晓,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一条溟海之龙过来遛弯儿。

“这简直就是平民百姓生了个孩子,结果皇帝特意出巡。”

“咳咳。”

“应该不会是因为无聊吧?”

多索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溟海之龙那回眸的森严,打了个冷战。

“一定是因为传统!”

多索很快说服了自己,再次心安理得的摆弄起黑烟来。

最后,还是觉得黑镰刀最过倾心。

只是,喜欢没法当饭吃不是?

多索发现肚子饿了,旋即看向夏尔。

“额...”

半空中各种药草依然在精粹后,绚丽的碰撞出瑰丽色彩,就像是一场盛大的宴会。

而其中的主角永远是夏尔与他的药剂。

五颜六色印在多索的眼中,反射出如同异世界的新奇。

多索的嘴巴蠕动半天,张张合合。

夏尔如同神邸一般认真的侧脸,像是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动摇。

“咕噜噜...”

多索肚子发出抗议,他却不理,径直盘腿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夏尔。

多索肚皮的声音从间歇性发作,变作长鸣。

又重归平静。

是饿过劲儿了。

多索面色平静,依然不理,目光一动也不动。

夏尔说是三天给奇维出药剂。

那这次便真是三天。

长舒了口气,五颜六色的药剂在碰撞后,变成温顺的水蓝色。

“空间属性的特性,游离性与稳定性,这两种几乎是截然相反的属性,却极为融洽组成空间特性,因此这种特殊的融合性,对比火属性的狂暴,变得无法两种属性同修,所以,要么更改火属性的狂暴,让狂暴的火属性,跟改为入水般的幽火,那么属性不和的问题自然解决。”

夏尔翘起嘴角很是欢快,伸了个懒腰,融合了龙属血脉后,精力变得极为充沛。

根本不会产生疲惫感。

“而且,幽火相较于普通火焰,具备着附着燃烧的属性,算是微不足道的进步了。”

在别人看来不灭,灼烧灵魂的幽火,在夏尔这变成了微不足道的东西。

咦?

夏尔一皱眉。

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他记性一向很好。

奥,一拍脑门。

夏尔看到瞪大了眼睛,面黄肌瘦的多索,这是...怎么了?

多索面色难看,看到自己回头时,眼睛如同小太阳一般亮起。

夏尔想起来了,他炼制药剂是两天零14个时辰,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多索一直没吃饭,就这么瞪大了眼瞅着自己?

想到这,夏尔的肚子也饿了起来。

夏尔无奈的叹了口气,“来吧。”

这孩子是真的傻。

挥手间,铁炉出现,沸水自凭空引渡,各类牛、羊、异兽之肉纷纷下锅。

自然拌料也是少不了。

不多时,鲜香之气氤氲着引诱两人的馋虫。

多索忙不迭快步近前,口水流了一地,疑惑地看着眼前的一口大锅,空中还有没有下锅漂浮着的各种青蔬、鲜肉片。

多索这几天见多了不可思议的事,对于巫力已经见怪不怪了。

反而觉着,要是夏尔身边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那才反常那。

现在,多索的所有精力都落在眼前的锅里了。

可,这...锅里一部分,外边一部分的即不像是大锅饭,也不像是要炒菜。

生煮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半仙儿的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