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世李家

第7章 擒拿手

翌日,当李玉良来到庭院之中欣赏时,周禀跑了过来。

“老师,老师,不好了。”

“怎么了?”李玉良看一眼就知道周禀这小子没安好心,可是又不能不搭理他。

“杨钰差点就要掉进井里,赶紧过去吧!”周禀急急的说道。

李玉良蹭的就窜了出去,速度之快,带起一阵风。

“哼,就知道你会上当,下一个就给你也推下去!”周禀露出阴恻恻的笑容,跟在李玉良的身后也跑了过去。

这口古井就在角落之中,打水都是用一个大木桶来打水,水桶装满水,起码也要有八十斤的样子,就算是成年男子打水也很累,更何况是杨钰这样的少女。

只见杨钰整个身体都倾斜,差一点就掉进古井,正有几个学生在合力拉扯,但是却怎么也拉不上来,僵持在那里。

李玉良一看,顿时就笑了,暗道:“这杂技不错,看来我需要在这里开个杂技班。”

“老师,快来帮帮我们。”其中一个喊道。

“要我怎么帮忙?”李玉良一脸颜色的跑过去,向井底看了看,发现杨钰正在被人双脚抓住,很显然,如果抓不住了,杨钰肯定是要掉进井里的。

“老师,你下去接住杨钰就好了,让我们在给你和杨钰拉上来。”周禀跑了过来,手中拿着绳子。

“好主意,但是我身高马大,不好下去,你下去吧,我可以给你拉上来,快去!”说着,李玉良手疾眼快,直接一个擒拿手按住周禀的臂膀,脚下用力,直接将周禀压倒。

周禀感觉到,半个身子都已经瘫痪了似的,想要用力,竟然使不上一点力气。

这个时候,李玉良夺下周禀的绳子,绑住周禀的双肩,然后在后背上,形成‘十’字形,最后用力一拉,一个绑狗狗的系绳法就做好了。

“你!你快放开我!”周禀嘶吼到。

“救人要紧!”李玉良不顾周禀的嘶吼,脚下再次用力,手臂上前推送,轻松的将周禀扔下井里。

“快!”井口处,传来李玉良的声音。

“快你奶奶的腿!”周禀大吼道,井底死沉一片,没有回音。

“啊,你、你怎么?”杨钰还以为看错了,结果听到周禀的叫声,才反应过来,真的是周禀下来了。

杨钰本身虽然有些害怕,可却没有危险,这井里面有一个石头是凸起的,能够踩住,而且还有人在上面拉着自己,而且一会就能有人下来救自己,本以为是李老师,没想到竟然是周禀。

“你什么你,就在这里呆着,我看一会吴士德看见他这副样子,还敢用他么。”周禀将计就计。

“我劝你不要这样做,这个老师我觉得很不简单。”

“不简单个屁!”

“周禀,抱住杨钰没有?”李玉良的悠悠的传来,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心。

“没有啊!下面太黑了,我找不到她。”周禀也听出意思来了,硬着头皮硬扛着。

“哦,那我在放一些。”说着,李玉良真的就撒手了,而不是慢慢的往下滑。

顿时,周禀就突然觉身体一轻,整个人突然下坠,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耳边的风声,阴冷的气息侵蚀全身四周,一股坠入阎王殿的感觉。

“别!别!我抱住杨钰了!”慌了,真的慌了,如果在晚说一会的话,那就真的掉进井里了。

“真的吗?那我就开始拉了!”李玉良悠悠的声音传来。

另一边,吴士德和其他几位老师都站在屏障后面,一个个担忧的看着在井边的众人。

“这李玉良,怎么能这样!”

“真的就撒手不管了?他自己跑到边上坐着,在干什么!”

“如果那群学生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身后的人来找我们怎么办?”

“住口!”吴士德起初也有这些疑问,但是当看到李玉良让其他的学生来到抓住周禀的绳子时,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觉得,可能也只有李玉良才能制服他们。

井里,周禀真就抱住杨钰,在众人的拉扯下,终于将二人拉出井。

出来后,周禀大口喘着粗气,在看到李玉良端坐在一旁品茶,气就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说道:“你玩我!我定要让我父亲,将你赶走!”说着,还要解开身后的绳子。

但是怎么解都解不开,怒气冲冲的指着李玉良,说道:“你死定了。”

李玉良不以为然,心中暗道:“绑狗的绳子,也是你能解开的?”

“来来,我给你讲讲司马光砸缸的故事。”李玉良笑道。

周禀愤恨,但是却还害怕李玉良的手段,绳子解不开,就别混了,无奈,只好任听言之。

“哈哈,这李玉良,太过有趣,竟然能够给周禀,治理的服服帖帖的,当真是厉害!”几个老家伙在屏障后面偷偷的乐着,吴士德也放心的许多。

讲完了之后,众人大多都有所收获,此时的李玉良,真的就像是在传经诵道般,众人在仔细聆听,在思考。

“这井是真的不方便你们来打水,这样我出去一趟,明天你们就能不用这么费劲的打水了。”语罢,李玉良起身就出门而走。

“你们在这里呆着,好好背书。”周禀也跟了出去,他后背的绳子早就已经被解开了。

铁匠铺内,李玉良身旁跟着周禀。

李玉良也不在乎周禀跟着,反正以后都会用上,也无所谓,只是有些出奇的是,周禀竟然在讨教他是要如何做到不需要木桶打水的方法。

这也让李玉良对周禀的认识,再一次刷新。

“就是要做成这个样子的。”李玉良拿出一张纸,上面画的是压水井的样子,出奇的,这一次周禀并没有抬杠,反而一脸认真的在瞅着这个东西。

李玉良见状,心中也觉得挺好,让他好好学学。

铁匠铺的老铁匠有些为难,问道:“这东西,形状有些特别,而且不容易炼制,你想明天要,可能只有晚上才能完成,而且这东西别看小,但是不比铠甲简单,所以我要收铠甲的钱。”

“没问题。”一番交代后,李玉良终于放心了。

“哪里来的山野村夫,竟然炼制这种不堪入目的东西,难道是战场用的靴子?”闻声望去,门口走进来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虽然没穿铠甲,但是一身浅蓝色的衣服,手中握着长剑,给人以一种干练的感觉。

李玉良眉头微微皱着,自己似乎没有招惹她,为何要这样语出不逊?

“她是李卉,李家旁支的人,据说李家即将分散资源,她也会有一份,所以她就嚣张的很。”周禀的父亲,作为益州刺史,自然听说的多一些,周禀知道也属正常。

“小屁孩知道的还不少。”李卉轻蔑的看一眼周禀,然后转眼看向李玉良,继续说道:“管住你的弟子,在这样胡说八道,容易死掉。”

“你说什么!”周禀脾气火爆,在这益州城内,还无人在说出这样的话,即使她是李家旁支!除了李玉良以外。

李玉良一把拉住他,以免生事,小声说道:“我会帮你教训她的。”

“老师,我看好你,教训她的时候,别忘叫上我。”周禀期待的说道,随后二人离开这里。

黎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