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世李家

第35章 嗯

李玉良看到孙元大摇大摆的走来,便不屑的收回了目光。

“你这是什么态度!竟然敢无视,嘲讽本官!”孙元小眼睛眯着,透着一股寒芒,官场上磨砺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也不短,早就练就了那种摄人心魄的目光,只要是寻常之人,没有敢与之对视的。

在这个考场里面,孙元就是天,就是地,根本就没有李玉良说话的份。

其实,李玉良都非常的明白,清楚。

可一个小小的孙元,李玉良真的在乎吗?

不在乎,甚至可以说,他连给自己提鞋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此刻却又不得不忍者,因为自己的学生还在这里考试。

“怎么?哑巴啦,想不到聚弘世堂的领队竟然是个哑巴,也难怪聚弘世堂一年不如一年了。”孙元脸上充满了不屑,对付这种人,孙元有好几种办法治理他,此刻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吩咐道:“来人啊,给此人拿下,我怀疑他在这里作弊,立即给我拉出去,然后断其双手!”

李玉良明显一愣。

哟呵,有点意思,想不到官场如此歹毒,阴的不行就来阳的。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考场门外一阵窜动,然后就是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有几个脚步声不断的朝着这边赶来。

孙元眉头皱着,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在干什么,是什么人在此地撒野?!

一脸怒意的朝着门口走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瞪一眼李玉良,只是在下一刻,就看到了刘余震大步而来,竟带着风雷之势。

“刘、刘大人。”孙元不解,可还是迎面走了过去。

胆敢闯入考场之地的人,满朝文武可谓是用手都能算得过来,这刘余震就算是其中之一。

只是,当孙元走到近前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刘余震的目光根本就不是在看着自己,反而是在看着身后的李玉良。

这一发现,孙元心中高兴了起来,定是李玉良得罪了刘余震,这次他死定了,而且我还能攀附上刘余震,以后的路算是一片光明!

想到这里,孙元特意示意了几下身边的兵。

那几个官兵也明白,抢在刘余震前面,一把就按住李玉良的双肩,死死的压住。

刘余震见状,眉头皱的更深了,问刘林道:“就是此人吗?”

李玉良不认识刘余震,但是认识刘林,看了看刘余震的身后并无官兵,心中了然。

“爹,就是他。”

“想必这位是令公子吧,真是仪表堂堂,犹如人中龙凤,更是……”孙元先是夸奖了一番,然后正色道:“启禀刘大人,此人聚弘世堂的私塾,刚我看到他在帮助他们世堂的考生作弊,故而将其镇压,还听从刘大人如何处置!”

孙元心中窃喜,这种事情已经做的多了,一般有身份的人高官,都不喜欢亲自动手,怕名声被人玷污,所以就需要别人来帮忙,安排要给小罪名,然后将这个罪名定下来,在由小罪名变大,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除掉某个人。

“作弊?我看不见得吧。”刘余震冷冷的说道,随后又问道:“他的考生在哪里?”

刘大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直接捉拿,然后拖回衙门审理吗?

虽然孙元心中疑惑,可还是如实道来,说道:“他的考生、嗯……”

左右找了找,发现距离李玉良最近的考生,也都是在十米开外,根本就无法作弊。因为每一个考生都有单独的房间,那一排排、一纵纵,怎么也无法作弊,更何况,检查作弊工作,本身就是他在做。

在对待聚弘世堂的学生时,更是变本加厉,就差把裤子给脱了。

虽然没有办法对待李玉良这样做,可也认真的检查过了。

见孙元说不出来话,刘余震冷哼一声,阴沉着脸,然后来到李玉良的身前,竟然直接拱手鞠躬起来,那恭敬的程度,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词语来说明,单单是弯腰的程度,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你们两个人!难道还要我说嘛!赶紧给我撤回来!”孙元是真的慌了,起初一直自己认为,刘余震是来找李玉良麻烦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剧情反转的太快了。

前一秒还是一无是处的李玉良,后一秒竟然已经变成刘余震都需要施礼的人。

前后的差距太大了。

压着李玉良的两名官兵,赶忙松手,然后乖巧的站在一旁。

刘余震和李玉良对视一眼,李玉良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却要比说话更有用。

刘余震心领神会,就像是两个聪明人打交道一样,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有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好。

“你就是这么做的?”刘余震阴沉道,今天的事情可真的是惹怒刘余震了,虽然与李玉良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在香料的事情上,可是帮了他的大忙,那可是差点掉脑袋的事情。

“下官、下官……”孙元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话,只能祈求刘余震还能念及同为当官的份上。

“免去一年的俸禄,拖出去在重打三十大板!”刘余震手一挥,根本就毫不在意,不过眼睛却在看向李玉良。

李玉良还是不说话,眼睛也根本就没有看向这里。

“下官,下官知错了,求刘大人在给我一次机会吧!”孙元祈求道,也根本就在乎面子了,更是直接跪了下来。

重打三十大板,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相比之下,一年的俸禄显然不算什么,俸禄能有几个钱,笑话。

“休得胡闹!”刘余震知道,这种的处罚,李玉良并不买账,又狠狠的说道:“罢免你的官职,重打六十大板!”

孙元闻言,心如同坠入冰窟一般,一个劲的磕头认罪。

不过,孙元看到刘余震一直都在看向李玉良,咬牙之下,直接跪爬到李玉良的面前,带着哭声祈求道:“李玉良、李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

李玉良最见不得人这样,最后也只是‘嗯’了一声,刘余震明白,手一挥,原本之前听从孙元的那两个官兵,此时抓住孙元的肩膀,直接朝外面拖出去。

黎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