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左传

春秋左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僖公(11)

冬天,狄人围困卫国,卫国被迫迁都帝丘。对其国运占卜,还能延续三百年。

卫成公梦见康叔讲:“相夺走了我的祭品。”成公命令祭奠相,宁武子不同意,说:“要是祭祀者不是同族,神灵便不会享用祭品。杞国和鄫国为什么不祭奠呢?杞国跟卫国已经很久没有祭奠相了,这不是卫国的罪过,不能违背成王、周公所规定的祭奠对象。请改变祭奠相的命令。”

郑国的泄驾很讨厌公子瑕,郑文公也厌恶他,故而公子瑕逃亡到了楚国。

僖公三十二年

[原文]

〔经〕三十有二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己丑,郑伯捷卒。

卫人侵狄。

秋,卫人及狄盟。

冬十有二月己卯,晋侯重耳卒。

[原文]

〔传〕三十二年春,楚斗章请平于晋,晋阳处父报之。晋、楚始通。

夏,狄有乱。卫人侵狄,狄请平焉。

秋,卫人及狄盟。

冬,晋文公卒。庚辰,将殡于曲沃,出绛,柩有声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将有西师过轶我,击之。必大捷焉。”杞子自郑使告于秦,曰:“郑人使我掌其北门之管,若师以来,国可得也。”穆公访诸蹇叔,蹇叔曰:“劳师以袭远,非所闻也。师劳力竭,远主备之,无乃不可乎!师之所为,郑必知之。勤而无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谁不知?”公辞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师于东门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见师之出而不见其入也。”公使谓之曰:“尔何知?中寿,尔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与师,哭而送之,曰:“晋人御师必于。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①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风雨也。必死是间,余收尔骨焉。”秦师遂东。

[注释]

①夏后皋:为夏代的君主,名皋,夏桀的祖父。

[译文]

鲁僖公三十二年春季,楚国的斗章到晋国请求讲和,晋国的阳处父到楚国回访。之后,晋国跟楚国开始了正式交往。

夏季,狄国出现动乱。卫国人入侵狄国,狄国请求讲和。

秋季,卫国人跟狄人结盟。

冬季,晋文公去世。十二月十日,准备停棺于曲沃。出了绛城,棺内发出如牛叫的声音。卜偃让大夫下拜,讲:“国君有大事命令我们:将有西方的军队路过我国边境并对我发动攻击。要是攻击他们,必定能大获全胜。”杞子从郑国派人告诉秦国,讲:“郑国人让我掌管北门的钥匙,要是悄悄派兵前来,便能够占领郑国了。”秦穆公前去征求蹇叔的意见。蹇叔答复说:“辛劳军队去袭击远方的国家,我没有听说过如此做的。军队疲劳,气力枯竭,远方的国家早便有了预备,大概不行吧?我军的行动,郑国必定晓得。辛苦劳累却没有所得,士兵便会出现叛逆心理。而且行程千里,哪一个不晓得呢?”穆公拒绝了蹇叔的意见。召集孟明、西乞、白乙,使他们领着军队从东门外出发。蹇叔哭着为军队送行,讲:“孟明啊,我看到军队出去,却看不见回来了。”穆公派人训斥蹇叔讲:“你晓得什么?要是你活到中寿,如今你坟墓上的树木恐怕已有合抱粗了。”蹇叔的儿子也参加了军队,蹇叔哭着送他讲:“晋国人一定在崤山抵御秦国的军队,崤山有两个山头,南面的山头上有夏后皋的坟墓;北面的山头是文王躲避风雨的地方,你必定会死在那儿,我到那儿去收拾你的尸骨吧。”秦军于是向东开进。

僖公三十三年

[原文]

〔经〕三十有三年春,王二月,秦人入滑。齐侯使国归父来聘。夏四月辛巳,晋人及姜戎败秦师于崤。癸巳,葬晋文公。狄侵齐。公伐邾,取訾娄。秋,公子遂帅师伐邾。晋人败狄于箕。冬十月,公如齐。十有二月,公至自齐。乙巳,公薨于小寝。陨霜不杀草,李、梅实。晋人、陈人、郑人伐许。

[原文]

〔传〕三十三年春,秦师过周北门,左右免胄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孙满尚幼,观之,言于王曰:“秦师轻而无礼,必败。轻则寡谋,无礼则脱。入险而脱,又不能谋,能无败乎?”

及滑,郑商人弦高将市于周,遇之。以乘韦先,牛十二,犒师,曰:“寡君闻吾子将步师出于敝邑,敢犒从者。不腆①敝邑,为从者之淹,居则具一日之积,行则备一夕之卫。”且使遽告于郑。

郑穆公使视客馆,则束载、厉兵、秣马矣。使皇武子辞焉,曰:“吾子淹久于敝邑,唯是脯资饩牵竭矣。为吾子之将行也,郑之有原圃,犹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闲敝邑,若何?”杞子奔齐,逢孙、扬孙奔宋。

孟明曰:“郑有备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围之不继,吾其还也。”灭滑而还。

齐国庄子来聘,自郊劳至于赠贿,礼成而加之以敏。臧文仲言于公曰:“国子为政,齐犹有礼,君其朝焉。臣闻之,服于有礼,社稷之卫也。”

晋原轸曰:“秦违蹇叔,而以贪勤民,天奉我也。奉不可失,敌不可纵。纵敌患生,违天不祥。必伐秦师。”栾枝曰:“未报秦施而伐其师,其为死君乎。”先轸曰:“秦不哀吾丧而伐吾同姓,秦则无礼,何施之为?吾闻之,一日纵敌,数世之患也。谋及子孙,可谓死君乎?”遂发命,遽兴姜戎。子墨衰绖,梁弘御戎,莱驹为右。

夏四月辛巳,败秦师于,获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以归。遂墨以葬公文。晋于是始墨。

文嬴请三帅,曰:“彼实构吾二君,寡君若得而食之,不厌,君何辱讨焉!使归就戮于秦,以逞寡君之志,若何?”公许之。先轸朝,问秦囚。公曰:“夫人请之,吾舍之矣。”先轸怒曰:“武夫力而拘诸原,妇人暂而免诸国。堕军实而长寇仇,亡无日矣。”不顾而唾。公使阳处父追之,及诸河,则在舟中矣。释左骖,以公命赠孟明。孟明稽首曰:“君之惠,不以累臣②衅鼓,使归就戮于秦,寡君之以为戮,死且不朽。若从君惠而免之,三年将拜君赐。”

秦伯素服郊次,乡师而哭曰:“孤违蹇叔以辱二三子,孤之罪也。”不替孟明,曰:“孤之过也。大夫何罪?且吾不以一眚掩大德。”

[注释]

①不腆(tiǎn):不富厚。②累臣:囚臣。

[译文]

三十三年春天,秦军路过成周北门时,战车上的车左和车右都摘下头盔下车步行。刚一下车便又跳了上去,有三百辆车都是如此。当时王孙满年纪尚小,看见这种情形,对周天子说:“秦军轻佻无礼,一定失败。轻佻则缺少谋略,无礼则粗心大意。进到险要之地而粗心大意,又没有谋略,能不失败吗?”

抵达滑国,郑国的商人弦高正预备到京城去做买卖,碰到秦军。他先给秦军送了四张熟牛皮,又送去十二头牛,以犒劳秦军,他讲:“寡君知道贵军要到我国去,特派我前来慰劳贵军将士。我国即使不富裕,不过愿意为贵国长期服务,要是要居留,保证提供每天的必需品,就算要离开,也要为你们守卫到最后一夜。”同时派人马上向郑国报信。

郑穆公派人前去杞子等人居住的旅馆探知情况,发觉他们已经装束完毕,磨兵器,喂饱战马,准备行动了。便派皇武子前去驱赶他们说:“你们长期住在我国,由于我们的肉类跟粮食快被用完了,故而你们要离开这儿了。郑国有一个打猎的地方称原圃,跟秦国的具囿一样。请你们到那儿猎取麋鹿,以减轻我们的负担,也让我们喘口气,如何?”杞子逃往齐国,逢孙、扬孙逃往宋国。

孟明讲:“郑国已经有所准备,这次征战没有什么希望了。进攻不能取胜,包围则又没有后续部队,我们还是回去吧。”便灭掉了滑国后撤军回国。

齐国的国庄子来鲁国聘问,从郊外欢迎到赠物告别,自始至终遵礼而行,聪明而又稳重。臧文仲对僖公讲:“如今国子执政,齐国还是讲究礼的,国君去朝觐吧!我听说:顺服有礼之国,即是保卫自己的国家。”

晋国的先轸讲:“秦君不听蹇叔的劝告,由于贪婪而兴师动众,真的是上天帮助我们。上天赐予的机遇不能失去,远道而来的敌人不能让它逃走。放走了敌人便会出现祸患,违背上天的意愿就不吉祥。必定要进攻秦军。”栾枝讲:“没有报答秦国的恩德,却又进攻它的军队,我们心目中还有逝世的国君吗?”先轸讲:“秦国不但不来吊唁我们的丧事,却去进攻我们的同姓国家,秦国的行为是十分无礼的。还有什么恩惠可讲?据我所知,放走敌人一天,那将是几代人的灾难。我们是为了子孙后代而战,这总能够向死去的国君交代了吧!”就发布命令,并迅速动员了姜戎的军队参战。晋襄公穿着黑色的丧服,梁弘替他驾车,莱驹做车右。

夏天四月十三日,晋军在崤山击败了秦国军队,抓捕了百里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回国。又衣着黑色的丧服安葬了文公。从此之后,晋国人凡遇丧事都衣着黑色丧服。

文嬴请求放掉孟明等秦军三个主将回去,她讲:“他们是挑拨两国关系的罪魁祸首,寡君要是能抓到他们,便是食其肉也不能解恨,又何必有劳您去惩罚呢?让他们回到秦国去受刑,以满足寡君的愿望,如何?”襄公同意了。先轸朝觐襄公,问起秦国的囚犯。襄公讲:“夫人为他们请求,我已经把他们放回去了。”先轸生气地说:“将士们在战场上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把他们抓到,一个女人几句骗人的话便把他们放走了。这是在遭踏我们的战果而助长敌人的气焰,晋国距亡国没有多久了。”说完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头也没回便走了。襄公派阳处父追赶孟明,到达黄河边上,他们已经上船了。阳处父以襄公的名义即是要把左骖送给孟明,孟明在船上叩头拜谢讲:“承蒙国君开恩,不把俘虏杀死,而让我们回国受刑,要是寡君杀了我们,就算死了,也不会忘掉今天的恩惠。要是托国君的福而得到赦免,三年之后,我们将前来感谢国君的恩德!”

秦穆公衣着素服在郊外等候,面对归来的将士失声痛哭,他讲:“我没有听蹇叔的话,让你们几位蒙受耻辱,这是我的过错。”也没有解除孟明的职务,他解释说:“这完全是我的过失,大夫有什么错?再说我也不能由于一次过错而抹杀他的大功啊!”

[原文]

狄侵齐,因晋丧也。

公伐邾,取訾娄以报升陉之役。邾人不设备,秋,襄仲复伐邾。

狄伐晋,及箕。八月戊子,晋侯败狄于箕。缺获白狄子。先轸曰:“匹夫逞志于君而无讨,敢不自讨乎?”免胄入狄师,死焉。狄人归其元①,面如生。

初,臼季使过冀,见冀缺耨,其妻馌之。敬,相待如宾。与之归,言诸文公曰:“敬,德之聚也。能敬必有德,德以治民,君请用之。臣闻之,出门如宾,承事如祭,仁之则也。”公曰:“其父有罪,可乎?”对曰:“舜之罪也殛鲧,其举也兴禹。管敬仲,桓之贼也,实相以济。《康诰》曰:‘父不慈,子不祗,兄不友,弟不共,不相及也。’《诗》曰:‘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君取节②焉可也。”文公以为下军大夫。反自箕,襄公以三命命先且居将中军,以再命命先茅之县赏胥臣曰:“举缺,子之功也。”以一命命缺为卿,复与之冀,亦未有军行。

[注释]

①元:人头。如生:像活着一样。②节:指善节,即长处。

[译文]

狄人侵略齐国,由于晋国有丧事。

鲁僖公进攻邾国,占领訾娄而报复升陉的战役。邾人没有提防,秋天,襄仲再次进攻邾国。

狄军进攻晋国,抵达箕地。八月二十二日,晋襄公在箕地击败狄军。缺抓捕了白狄子。先轸说:“一个寻常的人在国君面前施展一时的快心而没有受到惩处,怎敢不自己惩处自己?”于是,脱下头盔冲入狄军,死在那儿。狄人送回他的头,面色如活着一样。

先前,臼季出使路过冀邑,看到郤缺锄草,他的妻子给他送饭。很恭敬,彼此相待如宾。臼季和他一块回来,把郤缺夫妻相敬如宾的事向晋文公讲:“恭敬,是德行的集中表现。可以恭敬便一定有德行,德行用来治理民众,请君王任命他。臣下听说,出门遇见人就像会见宾客,承担事情就像参与祭奠,这是仁爱的准则。”文公说:“他的父亲芮有罪,行吗?”臼季答复说:“舜惩办罪人,杀害了鲧,他举拔人材,却起用了鲧的儿子禹。管仲是齐桓公的仇敌,却任用他为相而获得成功。《康诰》讲:‘父亲不慈爱,儿子不诚敬,哥哥不友爱,弟弟不恭顺,这是不相关系的。’《诗经》讲:‘采蔓菁采萝卜,不要丢弃它们的根。’君王选取他的长处便行了。”晋文公让缺出任下军大夫。从箕地回来,晋襄公用最高品级命令先且居统帅中军,用次一等品级命令把先茅的悬赏赐给胥臣讲:“推举郤缺,是您的功劳。”用三等品级命令缺做卿,重新赐予他冀地,不过没有出任军职。

[原文]

冬,公如齐朝,且吊有狄师也。反,薨于小寝①,即安也。

晋、陈、郑伐许,讨其贰于楚也。楚令尹子上侵陈、蔡。陈、蔡成,遂伐郑,将纳公子瑕,门于桔之门。瑕覆②于周氏之汪。外仆髡屯禽之以献。文夫人敛而葬之郐城之下。

晋阳处父侵蔡,楚子上救之,与晋师夹而军。阳子患之,使谓子上曰:“吾闻之,文不犯顺,武不违敌。子若欲战,则吾退舍,子济而陈,迟速唯命,不然纾我。老师费财,亦无益也。”乃驾以待。子上欲涉,大孙伯曰:“不可。晋人无信,半涉而薄我,悔败何及?不如纾之。”乃退舍。阳子宣言曰:“楚师遁矣。”遂归。楚师亦归。

大子商臣谮子上曰:“受晋赂而辟之,楚之耻也,罪莫大焉。”王杀子上。

葬僖公,缓作主,非礼也。凡君薨,卒哭而,而作主,特祀于主,、尝、于庙。

[注释]

①小寝:夫人寝室,一说休息室。②覆:即翻车。

[译文]

冬季,鲁僖公到齐国朝觐,并且对狄人侵袭表示慰问。回国,死在夫人寝室里,是因为追求安逸的原因。

晋国、陈国、郑国进攻许国,征讨它倒向楚国。楚国令尹子上侵袭陈国、蔡国。陈国、蔡国跟楚国讲和,于是进攻郑国,准备护送公子瑕回去做国君,在郑国桔之门攻城。公子瑕的战车翻倒在周氏之汪。外边的仆人髡屯抓住了他献给郑文公。文夫人收敛他安葬在郐城下面。

晋国阳处父进攻蔡国,楚国子上救助它,和晋军夹着水对峙扎营。阳处父担忧楚军,派人对子上讲:“我听说,有文德的人不肯侵犯顺理的事。有武德的人不肯躲避仇敌。您要是想打,那么我便后退三十里,您渡河再摆开阵势,早打晚打都听您的命令,不然便放我渡过河去。双方屯兵日久耗费资财,也没有什么好处。”于是便驾上战车等待着他。子上想要渡河,大孙伯讲:“不行。晋国人没有信用,乘我们渡过一半而逼近进攻我军,后悔战败哪儿还来得及?不如放他们渡河。”于是子上便后退三十里。阳处父宣布讲:“楚国军队逃走了。”便回国去了。楚国军队也回国了。

太子商臣诬告子上讲:“接受了晋国的贿赂而躲避晋军,是楚国的耻辱,没有比这再大的罪了。”楚成王杀死子上。

安葬鲁僖公,没有及时制作神主,是不合于礼的。但凡国君死去,安葬后便停止了不定时的号哭,并把死者的神主附祭于祖庙,附祭便要制作神主,单独向死者的神主祭奠,之后便在祖庙中和其他祖先一块烝祭、尝祭、禘祭。

左丘明 (春秋)孔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