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啸山河

第25章 比武招亲

……

“燕巡捕,买个包子吧,刚出笼的,热乎着呢……”

“不了,前几日北街那块死了三个人,大人命我赶紧善后,等忙完这阵子再来尝尝你的手艺……”

西街街道上,巡捕燕七带着几名下属风尘仆仆的向北街跑去。几天前豪客居三名武林中人惨死内中,让他忙的不可开交。

这个世界官府和武林是互相独立的存在,官府不管武林恩怨,当然武林中人也不得插手朝廷官府的事情,以一种微妙的关系和谐相处着。

当然了,如果一旦有一方越界,那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大体两败俱伤收场,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有在王朝危机存亡之际,武林和官府才会相互合作共同渡过难关,然后等危机解除,继续恢复到之前态势。

最明显莫过于塞外狼朝虎视眈眈,百余年前狼朝大举入侵中原王朝,大有一举取而代之的趋势,王朝无力阻挡,不得已和武林各门派合作,终于联手将入侵中原的二十万狼兵尽数歼灭在塞边,化解了这次危机。

然后,在确定狼朝元气大损后,又迅速恢复到之前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中,可以说是令人看不透的关系。

燕七现在处理的是江湖中的事,自然只是走个过场,在确认属于江湖恩怨后,只能联络义庄敛尸,命仵作做个样子而已,更何况苏城四大地霸哪个都不好惹。

“哎呀,七爷,您这是投胎呢?还是奔丧啊?瞧把你累的满头大汗,要不要来一口?”

就在燕七路过西街牌楼之时,从牌楼上传来丁峰的笑声。

燕七抬眼望去只见丁峰拿着根烟杆头戴斗笠,躺在牌楼一角翘着腿,悠闲的抽着烟,不时吐出一个个烟圈向空中飘散。

“没空,忙死了……”四大地霸里,燕七还是觉得丁峰这人最好说话,而且西街这块他来了后基本没什么大事,让他很是满意。

当然除了傅家父子的死让他也忙活了一阵,累的差点断气,不过傅家也属于武林范畴,也和北街豪客居一样,只能走个过场。

“这几天还不是为了西街和北街的命案奔波,真是快把我的腿都跑断了……”燕七无奈的叹了口气,抬头对丁峰诉苦。

“那就是奔丧喽……”丁峰笑着说道,“没办法啊,谁让眼下多事之秋,七爷您忙,我不打扰您了。”

说完丁峰又从嘴里吐出一个烟圈,一脸惬意的抖着腿,压了压脑袋上的斗笠。

见丁峰这模样,燕七又唉声叹气地说道:“唉,还是你小子舒坦,我都不想干了……”

丁峰闻言,玩味地说道:“那敢情好啊,不如丁爷我收你做小弟,以后跟着我吃香喝辣的,嘿嘿……”

“免了免了……”燕七笑骂道,“我可不想跟着你吃了上顿愁下顿,这差事苦是苦了点,至少还有个饭碗糊口呢,行了不和你说了,忙去了,回见类……”

“不送啦……”

丁峰见燕七和他的属下离去,挥了挥手冲他应了一声,然后把烟杆内的烟渣扑灭,把斗笠整个盖住脑袋,准备睡个午觉,却被一阵喧啸打乱与周公相会的机会。

“幽家招婿啦!快去看看啊,明日在他家武场设擂,最后获胜者就是幽家女婿,大家快去看看,有能力的去报名吧……”

“这不是比武招亲吗?好啊,有热闹可以看啦,走走走……”

“不知道谁能最后打擂胜出,那幽小姐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武功也不错,一起瞧瞧去……”

很快,人群簇动,不断向幽家所在跑去,大部分都是看热闹去的。

“比武招亲?”丁峰拉起斗笠,看着牌楼下涌动的人流,一脸的怪异之色。

“这幽家小骚蹄子这么耐不住性子?刚死了情郎就迫不及待另寻新欢?看来真是寂寞难耐啊!简直岂有此理!”

丁峰立马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满脸忿忿不平。

“这要没我丁爷能成什么大事?有热闹不凑是傻子,丁爷我好歹也是西街扛巴子,这事我得管管,嘿嘿,那幽若兰骚是骚了点,不过,看上去,很润啊!

啧啧啧,为了江湖同道免受其害,丁爷我就吃点亏,勉为其难收了她吧,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嘿嘿嘿,美人儿,丁爷我来喽……”

想到这里,丁峰舔了下嘴唇,一个翻身跃下牌楼,将手中烟杆插到后背脖颈处,然后从牌楼一角取过苗刀架在肩上,迈开螃蟹步,豪气万千的向幽府走去。

幽府门前,人潮涌动,不少江湖中人手持五花八门的兵器,在边上报名的桌子前写下自己的名号,以及生死状,不时有幽家下人将各报名的江湖人士写在纸上贴到门墙之外的告示牌上。

“闪开闪开,我来看看都是什么人来打擂……”

丁峰一脸痞气,将阻挡在自己身前的人群一个个粗暴的拉开,终于挤到了最前的位置看向一张张贴出的告示纸张。

“梨花枪陈近北……”

“无影脚蓝飞白……”

“迷踪拳霍元乙……”

“铁掌水下沉裘千两……”

“石上蚤淼徙……”

“孢子头林撤……”

“一剑无血冯铂伟……”

“穿林北腿姜桀始……”

“本地人叶梁晨……”

“……”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最奇怪的还有这两个,弑兄第九赖坎卧,亿刀九鸠谷恬勒?

我去尼玛的,肯定好像在哪见过,咋那么的熟悉?啥玩意儿这是?我怎么不知道苏城方圆百余里还有这么一群活宝存在?”

丁峰看着那些报名参加打擂的江湖人士名号,顿时一脸的黑线,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群喽啰一样的存在,以前听都没听过,如今却跟蛇鬼牛神一样全冒出来了,令他猝不及防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咳咳咳,让开,老夫要报名……”

就在这时,一个拄着拐杖已过七十,头发花白的老头挤进人群向报名地点走去。

但见他来到报名桌前喘着粗气喊道:“老夫报名打擂,名号,咳咳咳……”

那记名下人连忙对他说道:“我说大爷,这是打擂,你都一把年纪,做我们小姐爷爷都显老,别来瞎凑热闹了……”

那老头一听不乐意了,敲着拐杖对那下人说道:“你这又没规定年纪,老夫为什么不能参加?再说了老夫年轻时的名号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夫便是,咳咳咳……例无虚发黎勋焕……”

丁峰:“……”

黎勋焕继续说道:“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说着黎勋焕老脸一红:“老夫虽然一把年纪七十又三,不过至今不曾成亲,依然还是童子之身……”

丁峰:“……”

下人:“……”

众人:“……”

江南的风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