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头人的异界冠位指定

狗头人的异界冠位指定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捡到一只小萝莉

等到这两个怪物都死了,莫河才定下心来,观察他们的样子。

这两个怪物的身高差不多,都有三个他这么高,是当之无愧的巨人;全身的皮肤是暗黄色的,很是坚韧,比首领身上穿着的镶嵌皮甲还要结实一些,从少数被割开的硬皮下看过去,是厚达十厘米的脂肪,但出乎预料的是脂肪下的肌肉也很是强壮。它们嘴里的利齿,长的有近五厘米,短的也有两厘米,莫河伸爪尝试着拔了一根下来,发现比之部族里厨师用的切肉短刀还要锋利。

当他还有看时,一旁驻足的长老已经报出了它们的名称。

“食人魔。”

说完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接受过他教导的莫河,很快也明白了他在想些什么。食人魔一般来说更喜欢生活在温带丘陵地区,特别是在商队往来密切的丘陵城市附近更是常见。而自由城邦是依托于海洋成长起来的商贸城市群,地理位置很是接近寒带,且往来贸易多是依靠水路海运河运,城邦外也基本没有散居的农户,能够让食人魔们下手的目标很少。

按理说是不会出现食人魔的才对啊?这群没脑子的怪物,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不远千里跑到自由城邦这里来呢?

但眼下这几个大笨蛋已经被弄死了,部落中也没有学会【死者交谈】的牧师。

线索到了这里基本就断了,只能先作罢了啊。

长老摆手招呼首领,让他带领着其他健康的战士,将这两具食人魔的尸体搬运回去。他则身上长袍的贴身口袋里,取出了些许的药草,揉碎之后,开始给那两个受伤的倒霉蛋治伤。至于不小心玩脱,把自己小命丢掉的那位,对不起,狗头人虽然团结,但对象仅限活着的同伴。没人那么好心给你收尸。

莫河看着那两具被慢慢拉走的食人魔尸体,不禁打了个哆嗦。要知道狗头人的食谱,是向来不介意加上智慧生物的肉的。而眼下战士们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猎到像样的猎物,连莫河都吃了好几天的野菜野果,整个部族中只有长老和首领,每顿碗里还有点老鼠肉的肉腥。而现在忽然多了两团“肉”出来,那么今天的晚饭。。。

光是想,莫河就有点想吐的冲动。当即和长老打了个招呼,自己一头钻进了旁边的林子里。

“刚刚的哭泣声,就是从这边传来的吧。”

他可不仅仅只是为了找些野果充饥,那一阵细碎的哭声才是他真正的目标。听惯了狗头人咿咿呀呀的纤细龙语,其他种族的声音在他耳中就格外的明显突出。尤其是那低微的哭声。。。

他敢肯定,那就是人类的哭声!

瘦小的狗头人穿行在森林之中,随着他的不断前进,一股血腥味也慢慢钻入了他的鼻腔,且越来越浓。那一阵阵的哭声几乎听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某些小型猛兽的吼叫和咀嚼声。他的速度慢了下来,按照长老的教导,再往前去出了这片森林,就是周围城邦之间商旅来往的驰道了。

虽然自由城邦主要依靠水上贸易过活,可是只那往来的几队贩运粮食酒水,或者铁器的行脚商人和小商队,都是这里的各路地精,豺狼人等怪物族群眼中的大宝箱!打劫一次,就足够吃上小半年的了,收益很是丰厚!

但危险性也极高!毕竟整个北方都已经建立起了相对完善的冒险者制度。随意地出手打劫,只有可能会招来公会派出的冒险者小队,惹上灭顶之灾。而莫河在的狗头人族群之所以能够存续至今,就是因为他们从来没去驰道上干过打劫的勾当,纵是有时候缺衣少食,也是去找那些地精和豺狼人的麻烦。

莫河压低了身子,最后的一小段路他基本是匍匐在了地面上,手脚并用地爬了过去。直到看到了他的目标——一根粗大到足以遮挡住他的树桩后,他才停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半蹲了起来,探出脑袋看向了驰道。托他的龙躯之福,获得了能在昏暗光线下自由视物的能力,所以他不出去,就可以看清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辆被破坏得十分严重的马车倒在了路边。它似乎是行驶时,被忽然从旁边飞射而出的巨石击中,整辆车额前半部分都被击碎了,而那块巨石也正躺在旁边。这里似乎刚刚还经历了一场激战,就莫河肉眼所能看见的食人魔尸体,就有三具之多,被巨石波及打死的拉车驮马旁边,还有数量超过二十的地精尸体。除此之外,还有三个全副武装的战士的尸体,就倒在了马车边。

至于之前听到的吼叫和撕咬声,则是四条正在吃那些死去马匹的郊狼。

这种狡猾的野兽,经常在四周的蛮荒种族周围出没,偷吃那些丢出的骨头和腐烂的肉。也因为这,而进入过长老的视线范围内。那个只关心部族的老人还曾盼望着训练出一只郊狼狗头人骑兵来。但后来发现他们实在太小太瘦弱了,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同时莫河也察觉到了,那个哭声的来源究竟在哪里。

“你们几个,倒是忠义了,但你们也别当所有人都没脑子啊。你们几个护着一辆碎了的马车,是闹哪样嘛。”

既然敌人只有四条郊狼,那么他也不用躲了,就直接大摇大摆地从树桩后走了出来。没等那几个畜生反应过来,就是一颗【次级火焰球】丢了过去,直接把离他最近那只小怪物烧成了焦炭。郊狼这种生物弱得很,生物等级普遍不会超过3级,基本一发法术就能打死了。

其他几只看到了这一幕,立马就收起了獠牙,低低哀嚎了一声,就齐齐夹着尾巴逃了。

最后的阻隔也消失了。

莫河伸出了手,想要拉开那扇破门。但当他的目光,不可避免看到自己长满了红色鳞片的爪子时,火热的心却一下定了下来,满满的兴奋都被恐惧,忧愁还有羞怯取代了。

“我应该过去打开那扇门吗?”他犹豫了起来。

是的,是他赶跑了那些凶恶的郊狼。但那又如何呢?他现在的样子,难道不是一头怪物吗?

英雄赶跑了怪物,拯救了受困的公主,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顺理成章走上人生赢家的道路。

但如果是怪物赶走了怪物呢?

他缓缓缩回了手。

对于英雄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对手。对于公主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一场苦难。对于那些看客来说,只不过是需要多想一下,想想那怪物的脑袋最后到底是该挂在城头,还是挂在收藏室里。怪物就该是被消灭,作为英雄的配角,谁会去关心怪物的好坏呢?不是所有人都有手段在下手杀怪前,抬手释放一个【侦测邪恶】的。

所有职业中,大概只有圣武士才会纠结,自己是不是会错杀好人。

“还是算了吧。”

大概迟疑了有五分钟,莫河终于是放弃了打开门的想法。

别惹麻烦上身了,还是趁着没人发现这里的情况之前,把有价值的东西都收拾收拾吧。

先是三个穿着半身甲的战士。。嗯。。一共四十二枚金币,两瓶不知道功效的药剂,还有就是一把银制的匕首。其他的东西,诸如精致长剑,小圆盾,要么是被食人魔的巨力砸坏了,要么就是尺寸不对,用不了。

食人魔?跳过。大体型的东西,谁用得了。

地精的话,还能挑一挑,但主要也是长矛,皮甲一类比较重的东西。他一个人搬不动,得去部族叫人才行。

。。。。。。

就在他专心致志搜寻着战利品的时候,背后的马车厢门被轻轻打开了一个小缝。

但似乎力度没有掌握好。

啪叽。

一个身穿黑色法师袍的金发小萝莉从马车上摔了下来。

“唔。好疼啊。”

上岸咸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