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里求生

第19章 庄家大院

最先说话的那个苍老声音道:“本来这个小庙可以避雨,偏偏又倒了。”与徐三哥答话的那个老者道:“赵老三,除了这小庙,附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避雨?山洞也行。”赵老三道:“有是有的,不过也同没有差不多了。”一名大汉骂道:“你奶奶的,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赵老三道:“这里往西北山坳中有一座鬼屋,是有恶鬼的。谁也不敢去,那不是跟没有差不多吗?”马上众人都大声笑骂起来:“老子不怕恶鬼哩!没有恶鬼也就罢了,有恶鬼老子揪了出来当点心吃。”又有人喝道:“快领路,又不是泡澡。在大雨里泡着,你道滋味好得很么?”

赵老三道:“各位爷们,老儿没嫌命长,可不敢去了,我劝各位也别去吧!这里向北,再行三十里,便有市镇。”马上众人道:“这般大雨,哪里还挨得三十里?别啰嗦,咱们这许多人,还怕什么鬼?”赵老三道:“好吧!大伙儿沿西北拐个弯,沿山路进坳,就一条路,不会错的……”众人不等他说完,已纵马朝西北驰去。赵老三骑的是一头驴,略一迟疑,拉过驴头,往东南方向而去。

徐三哥道:“吴二哥,韦香主,咱们怎么办?”吴师叔道:“我看……请韦香主吩咐,该当如何。”韦小宝道:“吴大叔说吧,我可没什么主意。”吴师叔道:“恶鬼什么的,都是乡下人胡说八道。就算真的有鬼,咱们也跟他拼上一拼。”韦小宝道:“有些鬼是瞧不见的。等瞧见了,已来不及了。”刘一舟道:“怕什么妖魔鬼怪?在雨中再淋得半个时辰,人人都非生病不可。”

韦小宝看了一眼小郡主,只见小郡主浑身不住发颤。又看了一眼方怡,道:“好,大伙儿这就去吧。倘若见到恶鬼,可须小心。”

八人依着赵老三所说,自西北走进了山坳。黑暗之中却寻不到道路,但见树林中白茫茫的,有一条小瀑布冲下来。

韦小宝道:“寻不到路,叫做‘鬼打墙’,这是恶鬼在迷人。”徐三哥道:“这片瀑布便是路。”沿着瀑布走上去,余人跟随而上。爬上山坡,听得左边树林中有马嘶之声,当下众人高一脚低一脚的向树林中走去。一到林中,天更加黑了。只听到前面有敲门声,果然有屋。但听敲门声不绝,却始终没有人开门。

八人走到近处,只见黑沉沉的一片大屋。众骑马人大声叫嚷:“开门,开门,避雨来了。”叫了好一会儿,屋内半点动静也无。一人道:“没人住的。”另一人道:“赵老三说这里是鬼屋。谁敢来住?跳进墙去吧!”白光闪过,两人拔了兵刃,跳进墙去,开了大门,众人一涌而进。

大门里面是个好大的天井,再进去是座大厅。有人从身边取出油包,解开来取出火刀火石打着了火,见厅中桌上有蜡烛,便去点燃了。众人眼中突现光亮,都是一阵喜慰。见厅上陈设着紫檀木的桌椅,竟是大户人家的气派。

一名大汉道:“这厅上干干净净,屋里有人住的。”另一人大声嚷道:“喂,喂,屋里有人吗?屋里有人吗?”大厅又高又大,他大声叫嚷,隐隐竟有回声。回声一止,四下除了大雨之声,竟无其他声音。又一名大汉叫道:“屋里有人没有?都死光了。”停了片刻,仍是无人回答。

那与徐三哥答话的老者看起来是众骑士中的头领,指着六个人道:“你们六个人到后面瞧瞧去。”

六名大汉拔出兵刃在手,向后走去。六人微微弓腰,走得甚慢,神情颇为戒惧。耳听得踢门声喝问声不断传来,并无异样。声音越去越远,屋子极大,一时走不到尽头。那老者指着另外四人道:“找些木柴来点几个火把,跟着去瞧瞧。”四人奉命而去。

向言等八人坐在大厅长窗的门槛上,谁也不开口说话。韦小宝忍不住问方怡道:“姐姐,你说这屋里有没有鬼?”方怡还没回答,刘一舟抢着说道:“当然有鬼。什么地方没死过人,死了人就有鬼。”韦小宝打了个寒颤,身子一缩。

刘一舟又道:“天下恶鬼都欺善怕恶,专管迷小孩。大人阳气盛,吊死鬼啦,大头鬼啦,就不敢招惹大人。”方怡握住韦小宝的手,道:“人怕鬼,鬼还怕人呢!一有火光,鬼就逃走了。”

这时脚步声响起,先到后面察看的六名大汉回到大厅。脸上神色透着十分古怪,七嘴八舌的说道:“一个人也没有。可是各处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床上放着被褥,床底下有鞋,都是娘儿们的。”“衣柜里放的都是女人衣衫,男人的却一件也没有。”

刘一舟大声叫道:“女鬼,一屋都是女鬼。”众人一齐转头看着他,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出声。

突然听得后面四人怪声大叫,那老者一跃而起。正要抢到后面去接应,那四人已奔入厅中,手中火把已熄灭,叫道:“死人,死人真多。”脸上尽是惊惶之色。那老者沉着脸道:“大惊小怪。我还道遇见了敌人,死人有什么可怕的?”

一名大汉道:“不是可怕,是……是稀奇古怪。”另一名大汉道:“东边的一间屋里,都……都是死人灵堂,也不知共有多少。”那老者沉吟道:“有没有死人和棺材?”两名大汉对望一眼道:“没……没瞧清楚,好像没有。”那老者道:“多点几根火把,大伙儿去瞧瞧。说不定是座祠堂,那也平常得很。”

他手下大汉就在大厅里拆桌拆椅,点成火把,向后院涌去。

徐三哥道:“我去瞧瞧,各位在这里待着。”跟着众人之后走了进去。敖彪问道:“师父,这些人是什么路数?”吴师叔摇头道:“瞧不出来,听口音似乎是鲁东关东一带的人,不像是六扇门的鹰爪。莫非是私枭?可又没带货。”

刘一舟道:“那伙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倒是这屋中的大批女鬼,可厉害这呢!”说完向韦小宝伸了伸舌头。

小郡主道:“刘……刘师哥,你别老是吓人,好不好?”刘一舟道:“小郡主你不用担心。你是金枝玉叶,什么恶鬼见了你都远远避开,不敢侵犯。恶鬼憎的就是不男不女的太监。”方怡柳眉一轩,脸有怒色,待要说话,却又忍住了。向言笑道:“好在这里没有太监,看来这恶鬼不会找我们了。”刘一舟脸色一变。

过了好一会儿,听得脚步声响,众人回到大厅。徐三哥低声道:“七八间屋里,共有三十来座灵堂。每座灵堂里都供了五六个、七八个灵位。看来每座灵堂上供的是一家人。”

向言心中一喜,原来是这里。当初看书的时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加上到达这个世界后向言一直战战兢兢的,向言因此而将许多细节都忘了——只记得一些大概的事情。先前听说是鬼屋,把向言吓得不行。现在知道这里是庄家大院,登时放下心来。

心中又想:“倘若要是实在没地方安身,就投奔这里——好歹我也在杀鳌拜时立了大功,她们应该会收留我吧。”

过了一会,徐三哥缓缓的道:“奇怪的是,灵堂前都点了蜡烛。”韦小宝、方怡、小郡主三人同时尖叫出来。

一名大汉道:“我们先前进去时,蜡烛明明没点着。”那老者道:“你们没记错?”四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摇了摇头。那老者道:“不是有鬼,我们遇上了高手。倾刻之间将三十几座灵堂的蜡烛全部点燃,这身手可也是敏捷得很。许老爷,你说是不是?”徐三哥道:“咱们恐怕冲撞了屋主,不……不如到灵堂前磕……磕几个头。”

雨声之中,东边屋中忽然传来女子啼哭的声音,声音甚是凄切。虽然大雨倾盆,这几下哭声却听得清清楚楚。过了一会,西边屋中又传来女子悲泣之声。

刘一舟、敖彪及两名大汉齐声叫道:“鬼哭。”向言知道是庄家人在吓人,故意说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们都是正人君子,怕什么鬼?”韦小宝吓得更厉害了。

那老爷“哼”了一声,突然大声道:“咱们路经贵处,到此避雨,擅闯宝宅,特此谢过。贤主人可肯赐见么?”过了良久,没丝毫动静。那老者摇了摇头,大声道:“这里主人既然不愿接见俗客,咱们可不能擅自骚扰。一等天明雨停,大伙儿尽快动身。”说完连打手势,侧耳倾听。过了良久,不在听到啼哭之声。

一名大汉道:“章三爷,管他是人是鬼。等到天明,一把火把这鬼屋烧成他妈的一片白地。”那老者摇头道:“咱们要紧事情还没办,不可再生枝节。坐下来歇歇吧。”

众人衣衫尽湿,便在厅上生起火来。有人取出酒壶,拔开塞子,递给那老者。那老者喝了几口酒,开始闭目养神。

徐三哥对那老者道:“章老爷,你要找两个太监吗?北京城里,只有一位大大的出名。他大名传遍了天下,想来你也听说过。那便是杀了鳌拜,立了大功的那一位。”

那老者睁开眼道:“嗯,你说的是小桂子公公。”徐三哥道:“不是他还有谁?这人有胆有勇,武艺高强,实在是了不起。”那老者又问:“小桂子公公身边还有一个跟班,叫小向子的,你听说过吗?”

向言听得心中一凛。徐三哥想了一会,道:“北京的太监中,唯小桂子公公名气最大。这个小向子公公好像没什么名气。”

那老者道:“这小向子虽然没名气,不过人却特别阴险狠毒。虽然动手杀鳌拜的是小桂子,但主意却是小向子出的。对了,这小桂子相貌怎样?你见过他没有?”

徐三哥笑道:“哈,这桂公公天天在北京城里溜达,北京城里没见过他的只怕没几个。这桂公公又黑又胖,是个小胖子,少说也有十八九岁。说什么我也不相信他只有十五岁。”

那老者道:“是么?我听人说的,却是不同。听说这桂公公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童,倒也狡猾机灵。只怕跟你带的这个小孩倒有几分相像,哈哈。”说完向韦小宝看去。

刘一舟道:“听说那小桂子卑鄙无耻,会使蒙汗药。他杀死鳌拜,便是先用药迷倒的。否则这小贼又胆小又怕鬼,怎杀得了鳌拜?”向韦小宝笑吟吟的道:“你说是吧!”

吴师叔大怒,反手掌向刘一舟脸上打去。刘一舟低头避过,站了起来。

那章姓老者霍地站了起来,笑道:“好啊!众位乔装改扮得好。”他一站起,手下十几人跟着跳起身来。那老者喝道:“都拿下了,一个都不许放走。”

吴师叔从怀中抽出短刀,头向左一摇,砍翻一名大汉。向右一摇,又一名大汉咽喉中刀倒地。那老者双手在腰间摸出一对判官笔,双笔互擦出滋滋之声。双笔左点吴师叔咽喉,右取徐三哥胸口,以一敌二,身手敏捷。徐三哥向右一冲,左手向一名大汉抓去,那大汉后仰急避,手中单刀已被夺去,腰间一痛,自己的刀已斩入自己肚中。

那边敖彪也已跟人动上手,刘一舟微一迟疑,解开软鞭,上前厮杀。对方人数虽多,但只有那个章姓老者与吴师叔斗个旗鼓相当,余下众人都武功平平。忽听得“滋滋”几声,那老者已跳到一旁,两根判官笔互相摩擦。他手下众人齐往他身后挤去,迅速之极的排成一个方阵。

徐三哥和吴师叔都退后几步,敖彪奋勇上前。突然间方阵中四刀齐出,两刀斩其肩,两刀砍其足,又有两枪从中间伸出,架住了他砍去的一刀,配合得甚是巧妙。敖彪“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肩头已被砍了一刀。吴师叔急叫:“彪儿后退。”敖彪向后跃开。

只见那老者右手举起判官笔,高声叫道:“洪教主万年不老,永享仙福,寿与天齐。”那十余大汉一齐举起兵刃大呼:“洪教主寿与天齐,寿与天齐。”声震屋瓦,状若颠狂。那老者又高呼:“洪教主神通广大,我教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坚不摧,无敌不破。敌人望风披靡,逃之夭夭。”

却听那老者和众人越念越急,已不在是那老者念一句,众人跟一句。而是十余人齐声念唱:“洪教主神通护佑,众弟子勇气百倍,以一当百,以百当万。洪教主神目如电,烛照四方,我弟子杀敌护教,洪教主亲加提拔,升任圣职。我教弟子护教而死,同升天堂。”突然间纵身大呼,急冲而来。

徐三哥和吴师叔慌忙抵挡,不料对方功力大增。不几合,方怡、小郡主、韦小宝、向言、敖彪、刘一舟先后被打倒,稍后徐三哥和吴师叔也受伤倒地。那老者接连出指,点了各人身上数穴。

众大汉又大呼:“洪教主神通广大,寿与天齐,寿与天齐。”呼喊完毕,突然一齐坐倒。各人额头汗水有如泉涌,呼吸喘气显得疲累不堪。

原来是他们,我知道该怎么脱身了。

向言道:“章三爷,你们是神龙教的吗?”那老者变色道:“你也知道神龙教的名头?”向言又问道:“章三爷,你们神龙教是不是有一个倾国倾城、美艳无双的夫人?”那老者喝道:“大胆。既敢亵渎夫人。”

向言道:“我就是你说的小向子。”又目视韦小宝:“他就是小桂子。皇上听说夫人倾国倾城,特意派我们去把夫人劫回京城当皇后。你们神龙岛要完了,你不如跟着我们去京城,我向皇上推荐你们当官。”

向言心中一阵叹息,平时口中总是喊反清复明,关键时候还是要借助满清来脱身。

那老者冷笑道:“早听说小向子诡计多端。神龙岛在海上,你们要攻打神龙岛为什么往西走?”向言道:“这种事情如果说出来岂不让人笑话。皇上派我们去西安与一个蒙古人和一个西藏人接头,到时候让蒙古人和西藏人去打神龙岛。”那老者又道:“云南沐家忠于前明,难道也和朝廷一起攻打神龙岛吗?我看你是打算反叛朝庭,投奔反贼了吧?”

向言听得心中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

韦小宝接口道:“章三爷,我们两个当官当得好好的,换成是你,你会不当官反而去跟着沐王府去东躲西藏吗?至于我们和沐王府的人在一起,沐王府恨的,可不是皇上,只怕你是不知道的。”

我果然不如韦小宝。

那老者道:“我怎么不知道?沐王府恨的自然是吴三桂。”韦小宝道:“了不起。章三爷,有你的。我跟你说,皇上与沐王府答成协议,沐王府帮忙把你们夫人送到皇宫,皇上将吴三桂满门抄斩,平西王府鸡犬不留。只不过这是十分机密之事,我跟你是自己人,说了不打紧,你可千万别泄露出去。”

那老者一指韦小宝道:“把他带到那边厢房细细查问一下。”一名大汉抓住韦小宝后颈,另一人持烛台前导,走进后院。不多时,两人又回到前厅。突然之间,数条白影飞出,大堂中烛火陡然熄灭。“什么人……”黑暗中一道短促的惊呼响起,随即在嘭嘭响声中喀然而止。

言戈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