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罪之铭

第74章 狗血的剧情和星光下的歌者

经过了这么久日夜兼工的日子,突然闲了下来,许白焰还有些不太适应,反应炉工程完结后,所有参与这次工程的人全部领到了不少的额外提成和一次长假,这让大家都非常的开心,似乎只有周述本人依然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不想被打扰,所以这个时候也自然不会有人顶着被臭骂一通的危险去询问原因。

而许白焰自从那天和周述有过一次照面之后,也没有再去科赛曼公司,而那张推荐信也让他不必再为找工作的事情而烦恼,所以这几天里,他只是又买了一些关于“机动警员考试”的书籍,再次的为几个月后的考试做起准备来......当然,这些理论上的知识他不知道已经反复看过多少遍了,所以这些天他的时间更多的是花费在一个让他有些尴尬的事情上——陪程一依。

可能是上次那生死之间的一扑,也可能是程一依本就对这个短发少年有着一些毫无来由的信任,总之,自从她得到了一个长假后,她便总会拽着许白焰陪她做一些事情,就比如今天的逛街。

......

即使在旧城区最繁华地商业区,依旧能够若隐若无的透露出一种混乱和拥挤,但是在商业区的深处,却有一条无比安静的街道。

繁华与安静并不矛盾,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等同的,这条街上并没有像是几十层楼那样巨大的商场,只有一些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店面,但是装潢清雅却蓄着贵气的门脸,还有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依旧保持着这种矜持但又高调的建筑风格,便足以展现出这些店铺里的商品是多么的奢侈,以至于有了些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

时间已经到达了黄昏时分,正是商业街最火热的时候,但是这条路上的人依旧三三两两,不过每一个必然都是身份尊贵的人,而那些穿戴整齐的迎宾女士们在站立了一整天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极为标准的微笑,双手端在腹间,礼貌地注视着店外地每一个行人,随时准备迎接着那些一掷千金的富家子弟的到来。

但是今天在这些行人中,似乎有一个不太和谐的少年......

许白焰手里拿着一张肉饼,走在这条街上,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些迎面错过的贵妇眼神中被隐藏起来的诧异和嫌弃,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感叹,原来旧城区不光有蛋花饼这种小吃,而这种“肉饼”味道也很不错。当然,说是肉饼,自然没有真正的肉,只不过是用不同的香精合成了不同的味道而已......

和程一依相约在这个地方见面,但是许白焰还是早来了一会,因为程一依说,为了今晚的演唱会,已经给他定制了一套衣服,虽然许白焰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这套衣服有什么不好,但是既然已经定完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决定在事后把钱还给程一依就好。

很快,他便来到了程一依所说的那间服装店,许白焰自然是看不出这些简单但又奢华无比的装饰之中的名堂,但是能雇佣真人来当迎宾的地方,肯定不会普通,所以他又不禁祈祷着,自己的衣服不要太贵......

在服装店前站了许久的迎宾小姐看到一个人走向自己,立刻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但是当她看清到那个走近自己的少年时,脸上的笑容却难以自抑地僵了僵,险些难以保持住一向被严格遵守着的礼仪形象。

在这种商场里工作了这么多年,不论是什么岗位的人自然都有了一种察言观色的能力,她们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喜欢故弄玄虚,穿着一身旧衣服来商场里扮演穷人,然后上演猪吃老虎一类狗血剧情的无聊人士,但是,面前的这位年轻人绝对不是那种人。

这种一边往店里走,一边还用一种‘根本看不出店里的装饰到底有多么昂贵奢华’的眼神四处打量的样子,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装出来的。

当然,作为迎宾也绝对不可能因为没有购买能力,就对其冷眼相看,只不过......这位少年真的要带着那散发着油腻香精味道的肉饼进来么?那个味道几乎几秒钟就能以压倒性的优势,将店内昂贵的香水味掩盖的一丝不剩,而且还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清除干净的。

迎宾女士努力的掩饰着微变的脸色,依旧礼貌的将许白焰请进店内,虽然这肉饼的味道的确很凶猛,但是她又不能真的把“穷人没有进来的权利”这种牌子挂在门上,所以她只能期盼这位少年能尽快的认清自己不适合这里,然后赶紧离开。

许白焰走进店门,他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看了一眼身旁‘广告光屏’上闪过的衣服价格,然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一名女导购员看到许白焰走进来,立刻迎了上去,紧接着就被他手里的大肉饼惊得一愣,看着肉饼上被咬的如此巨大的痕迹,她不仅纳闷,到底是多能吃的人才能咬下去这么一大口啊?

正盯着光屏发呆的许白焰这才回过了神来,忽然注意面前的导购的视线正盯着自己的肉饼,没来得及掩饰下去,这才醒悟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赶紧带着歉意说道:“不好意思.....我......。”

他觉得现在继续吃下去肯定会很失礼,但是扔了还心疼,所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支支吾吾的一会:“能帮我包起来么?”他说到。

那名女员工极为勉强地笑了笑,但是没有接过对方手里的肉饼,只是立刻收敛了自己的表情,保持着尴尬的微笑。

许白焰看到对方的反应,自然是想到了一个商店怎么会有这种服务,便更加歉意的大口吃起来,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将肉饼消灭,同时,也一边卖力的往嘴里塞着,一边尽量清楚的说......:“我是来取衣服的。”

“取衣服?”那名女员工微微一怔,一方面是惊叹于对方吃东西的速度,另一方面也在惊讶,自己店里的定制名额极其的珍贵,而基本每个拥有定制资格的人她必然都认得,所以,她下意识的问了句:“您没走错.....?”

可能是这个往嘴里塞着食物的少年实在是太过于引人注意,所以自从他走进来后,经理就一直在看着他,而当他听到了这位少年要取衣服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慌忙的走过来,很歉意的行了个礼:“请问先生的姓名是......?”

许白焰的嘴塞得像个包子,他努力的咽下了嘴里的食物,然后敲了敲自己的胸口:“许白焰。”他喘了口气说道。

......

那位导购美女在这间店里干的时间也不短了,但是她还真就没见过这样的情形,看到经理那满是歉意的表情,她自然是知道那位少年肯定是个自己不认识的贵客,但是他为什么跟着经理一边走,一边互相道着歉,而且还一边道歉一边猛个劲的吃着,攥着肉饼死活不撒手......最终她终于不得不感叹,自己的眼里果然还是不够毒辣。

再三确认了自己可以不用吃的这么着急后,许白焰依旧快速的吃光了手里的食物,然后跟着经理来到了试衣间。

五分钟后,他看着落地镜子里的那个人,不禁惊讶,这身衣服看起来并不那么的显眼,但是穿在身上,却很神奇的让自己精神了许多,想到这,他又不由的开始担忧,这么一件衣服到底要多少钱。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叫来了刚刚的经理,用最小的声音问了一遍价格。

然后便惊讶的得到了答案......不要钱。

这种实名制的服饰店里,定制的衣服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需要大量的前期消费才能获得一次这样的机会,只不过在贫民区呆惯了的许白焰自然不会想到这种情况,他只是习惯性的用钱来衡量一个东西的价值,随后便无比满意的点了点头,也不禁琢磨着,这种地方真是不错,连赠品看起来都是这么的高端。

......

......

逛街。

对于所有的男人来说,当然是最辛苦的,因为当女人沉浸在购物之中时,男人根本就是一个无用的摆设,但是你还不能去做别的,只能接受自己的无用,然后不断的说着“好看。”“好看。”“很好看。”

而许白焰觉得自己比其他男人稍稍轻松一点的地方就在于,他说出的“好看”并不是违心的敷衍,因为程一依真的很好看。

没有了往日在工程部里的白大褂,更没有了随意扎在脑后的长发,虽然那个眼镜依旧戴在鼻梁上,但是却为她增加了一些知性的美感。

“好看么?”程一依再次走出了更衣室,身着一身长裙,在许白焰面前转了一圈。

“好看。”许白焰说道,这两个字他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不过他还是每次都会很认真的去看那些衣服。

程一依看着许白焰那认真的表情,不禁笑着问:“是不是我套上一个麻袋你也会说好看?”

许白焰很尴尬的说:“我可没有敷衍,只不过我的审美向来不怎么样,其实你照照镜子的话,比问我要更加的靠谱。”

程一依听到这么诚恳,努力的憋住笑:“今晚穿这件去演唱会怎么样?”

“好啊。”许白焰回答道。

......

走出商业街,夜色以至,灯火如旧,但是嘈杂中,却多了些往日里不常见的欢愉。

自从都会区被政府兴建并划分开之后,旧城区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的一个夜晚了,街上的风依旧微凉,但是却到处弥漫着一种如新年钟声响起前的喜悦,街头的音乐声似乎几十年来第一次盖过了车流的喧嚣,许白焰听过这首歌,但是始终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但是今夜他再如何的不懂音乐,也知道,原来这首总是在街头巷尾被播放的歌出自那个叫园子的歌者。

他仰起头,看到了和往常并不相差多少的灯光,但是在音乐中却并不是那么的恼人。

“之前我从来没有认真的听过这首歌。”许白焰突然说道。

身旁的程一依裹着风衣,风衣下是那件淡蓝色的长裙,她压着被风吹起的头发,笑着走向路边的一辆轿车:“今晚你可以尽情的听。”

许白焰看到了那辆车,微微一怔,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知道么,最近我总是会遇到像你这种有钱人。”

程一依已经打开了车门:“那是因为你之前接触的人太少了。”她说到:“赶紧上车吧,演唱会快开始了......”

许白焰笑着走到车边,一手扶着敞开的车门,耳旁还响着那习惯但是又陌生的旋律,这一刻他很明显的理解了为什么林月那么喜欢听歌......即使像是自己这种五音不全的人,在真正的去倾听一首歌的时候,也会不禁有了一种被触动的感觉。

许白焰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也可能是曲子,也可能是那些歌词,这一刻他站在风里,站在车边,感觉四周的风变得很温暖,那些歌声轻易的便穿过他倔强沉默的躯壳,轻易的就勾起了许多回忆,也瞬间掩盖住了那天夜里的枪声。许白焰想,也许林月每天夜里都是这样,接通那个用了无数个夜晚的音乐频道,然后将音量放小,躺在床上等着世界更加寂静,然后在歌声中慢慢睡去......

“嗨,快点。”程一依的声音打断了许白焰的胡思乱想。

“好。”他说到,然后伏下身子,刚要钻进车里,这时,面前建筑上巨幕光屏切换了一个画面,园子站在一片灿烂的光华之中,双手静握着一只复古的话筒。一段清晰巨大的音乐响起,背景变成了一片更加绚丽的星光,许白焰呆呆的看着那星光之下的歌者,还有那张因为妆容显得更加鲜亮,但是却依旧熟悉的面孔,瞬间的呆在了原地......

肥瓜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