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宦

世宦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章 改变从此始

精神丰奕的二人回归桌案前继续阅览,待把小山堆似的公文处理完毕不过一个时辰。

贺芳年近日被上官视察吏治之事搅得不能瞻前顾后,此刻稍稍松了半口气,慵懒撑着下巴不时观察徐元。

徐元阅完无事,捡了本字迹尚好的公文暗自揣摩,并未察觉频频而来的视线。

贺芳年看他侧露的项颈,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此仪表,配阮三小姐足矣。

抛去窝囊废这个绰号,端看此时的徐元,俨然一翩翩少年郎。双眉微蹙两眼有神,鼻丰唇美红染双颊,哪个女子能不心动?

贺芳年摇头,都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依他所见徐元分明是败絮之中掩藏的金玉,只需要一道恰到好处的光芒便可熠熠生辉。

传言不可信,不可尽信。

既是如此,他便有心考验徐元一番。

“徐二公子看过公文可有想法?”

徐元紧张的咬了下唇,“论各县的赋税、劳役以及讼狱之事,各县的大人们自然是如数家珍,学生望尘莫及。”

即便有备而来,他在贺芳年开口那一刹还是下意识的紧绷起身子。

但想到上辈子被命运摆布万死不得其所的下场,想到因自己的懦弱连累了多少无辜,刹那间徐元便神魂俱定。

“府台治理平阳府兢兢业业,谁人见了都要道声好,是以秦大人来与不来都没什么紧要的。府台只须做好分内事,最需要担惊受怕的是守备大人。”

平阳府守备陆堇是个正儿八经的千户出身,今年刚升任卫指挥使忙着春风得意,似乎视察吏治之事跟他没啥关系。

贺芳年如此想也就这么说了,换来的却是徐元一声低叹。

“那位陆守备两年之内连升几级,已经是人人称羡,如今又掌管一府军务,背后少不得有人嚼口舌。陆守备毕竟与兵部有牵连,五军都督府兵马在手,卧榻之侧岂容兵部鼾睡?”

陆堇是什么样的人徐元并不清楚,可他清楚陆堇的结局——被秦大人徒手捏断了脖子,断气儿的时候双眼瞪得比铜铃大。

他第一次见到人由生到死不过倏忽一瞬间而已,吓得魂不附体,但凡听到个“死”字,陆堇那张痛苦的脸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

贺芳年沉默许久,良久才深蹙眉头道:“据本官所知二公子时常流连诗会酒社,朝堂之事一向是两耳不闻的,怎的今日说得这样利索?”

徐元嗐一笑,“其实学生知晓这些消息也是情非得已,无奈家兄常在耳边念叨,久而久之便留在了心中。大人方才一问,学生也就顺口一答。”

他一边说一边从袖中掏出一卷纸,“这是昨日家兄所作,不巧被服侍学生的书童捡到。适才之所以想起守备大人,全靠有它,府台请看。”

贺芳年接过去忽而眼前一亮,没想到徐家的大书呆子还能写出如此富有灵气的字。

“春风得意马蹄疾。”

贺芳年含笑,不愧是读书人一心想着金榜题名啊。“一日看尽长安花!好好好!”

贺芳年将纸还给徐元,“经你这么一说,本官心里舒坦了不少。正巧几日前本官的旧部送来两套京城会通书坊特印的会试题册,能连续三次压中策论题目的书坊只此一家。”

“多的那份送你如何?”

徐元拱手致谢,“学生代兄长谢过。”

谈及读书的事,贺芳年不由正色道:“虽然你只是请本官指点一二文章,本官不该管闲事的。本官只问你一句,青云路你走还是不走?”

徐元道:“走。”

“既然要走,如此宝贵的资源为何要让给徐亨?话是你说的,点子是你提的,怎么功劳都跑到他身上?”

“学生愚笨,没有兄长的提示是怎么也想不到守备大人之事上面的。再者府台关心学生不是管闲事——”

徐元利索撩开衣袍下跪奉茶,“学生徐元字图之,请老师喝茶。”

贺芳年眉开眼笑忙接过茶,道:“起来罢,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讨杯师傅茶喝上一喝,哈哈哈!”

……

阮妙菱不在,西府照旧是前前后后秩序井然。

从京城加急送来的锦盒下午时分送到了西府,古仁接到后径直去了书房等候,半个时辰后阮妙菱回府。

兔月急忙禀报:“小姐,古将军在书房等候多时。”

“这就去,你和问儿将箱子里的绣球整理好放入库房。”阮妙菱吩咐完便往书房去。

古仁听见外边丫鬟唤三小姐,忙站起身。

“小姐,今年的策论题已出,还是按老规矩?”

京城的会通书坊本是宝贞公主名下一个不太起眼的产业,如今能得莘莘学子思之如狂,年年心甘情愿掷之千金,全因宝贞公主的一时兴起。

老规矩是将新出的策论题交给宝贞公主阅览,押下必考的一题,再加急送回京城高价出售。

不过从第三回起事情有了变化,古仁至今都记得当时宝贞公主拉着三小姐的手,让她押题时的情景。

才十岁小姑娘信手一指,而后只顾着跟娘撒娇。就是这一指,当年大比会通书坊再一次荣登京城书坊榜首位。

阮妙菱扫了眼桌上有一指厚的策论题,把在街上买的陈皮递给古仁。“治咳嗽的,仁叔嗓子不适时让丫鬟煮一剂尝尝。”

不等他推辞,阮妙菱已经笑着拿起墙壁上的纸鸢飘然而去。

古仁看一眼可怜的书册,小姐爱玩儿,只好再等等了。

西府外围的后大街十分宽敞,几个娃娃正扯这一个面糊糊粘成的纸风筝吵得不可开交。

“它不吃风,飞不起来!”

“骗人,我爹亲手做的……”

“你爹懂做风筝,肯定不用面糊糊来黏竹片……”

阮妙菱刚跨出门,几个孩子立刻缩成一条直线,眼神却直勾勾望着她手中的风筝。

她莞尔一笑,“这个吃风,拿去玩儿。”

“三小姐的东西都很值钱吧,而且那么好看……”

“弄坏了怎么办?”

阮妙菱道:“白送,坏了不用赔。”

几个孩子呜啦啦欢呼,很快朗朗晴空飞起一只湖绿绘牡丹的燕子,墨勾勒的圆溜溜的眼睛映衬着泛白的肚皮,吸引了不少隔条街的路人驻足观看。

阮妙菱仰头紧紧盯着风筝,对着街上奔跑的小孩儿们喊:“高些,再高些——”

拉风筝线的孩子一脸苦相。

“不能再高啦!”

也耳

作家的话
签约状态已改,像吃了定心丸,哈哈……新的一段征程希望遇见更多可爱的读者,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