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仙谋

第168章 顺莱窟

一直暂住在魔道的柳博铭已经很久没见过穆幽了,所以此时突然有侍卫前来寻他,一时间他倒还起了疑心,不过看对方一额头的汗珠,想来是一路赶路才从中殿附近跑到了自己这个小院儿内。

收了剑,柳博铭还是决定同他一起前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样子的默槿先前柳博铭见过一次,隔着冰棺,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样貌,总觉得又有十二万分的陌生,仿佛里面躺着的,是另一个人一般。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过多地停留在默槿身上,一旁的穆幽看起来状态更为糟糕,甚至柳博铭担心他一个不注意,恐怕就要熬不过去了似的。

阿南见他进来,挥手让守卫全数退了下去:“主子在默槿的梦境中受了重伤,需得多加调养,恐怕一时半会儿,”他抿了一下嘴角,脸色越发地差,“我和主子,都看护不了默槿。”

“需要我做什么?”

倒不是为了穆幽,而是为了默槿,虽然久未曾见,但到底是自己的师妹,方才趁着阿南同他说话的机会,柳博铭多绕了两眼,冰棺中的默槿的脸依旧是掺杂着铁青色的一片苍白,却让他越看越熟悉。

开始柳博铭以为是太久未见,有些陌生,所以多看几眼后才会生出这样的感觉,可后来又觉得不是。

阿南又往他身边儿凑了凑,低语道:“看好默槿。”

这是当下他唯一能做的,却也是如今魔道最难干的差事儿了,人人都知道现在的默槿如果没有外人的保护,那恐怕连砧板上的鱼肉都算不得,毕竟鱼肉里还连着刺,她可是一点儿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虽然有千万分的不舍,但阿南最后看了一眼冰棺中的默槿,又同柳博铭点了点头,随在穆幽的轿子后面离开了这里。

沁泽园有些瑟缩地往边儿又靠了靠,这名少年人一身正道的煞气,他常年混迹魔道,总是不相契合的,好在柳博铭也没有要同他搭话的意思,先前从阿南那儿得了他的名字,又大约知道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柳博铭不过是暂且当他是个可以合作的伙伴罢了。

***

窟洞内万年如一日地,水滴落在潭中的声音均匀而有序。

穆幽甚至已经无法自行走下轿撵,若不是阿南抻了一把,恐怕方才还未进来,他就要摔在地上了。

坐在石头上,一边喘着粗气,穆幽一边挥开了阿南准备为自己宽衣的手:“我自己可以。”像是在同自己赌气一般,三下五除二地,也不管袖子、领口会不会被扯坏,穆幽几下便将繁琐的外衣和中衣都扔到了地上。

双手撑在膝头,穆幽忍了又忍,最终还是一拳重重地砸在了石头上,血倒是没有,可手指骨节处的淤青倒是以极快的速度迅速扩散开来。

“主子……”阿南在一旁微微弓着背,到了嘴边儿的安慰的话,最后还是变为了一声叹息…

虽然他不知道梦境之中穆幽到底遇到了什么,但结果显而易见,那个将默槿的三魂五魄拘禁起来的仙人甚至比穆幽还要厉害上几分,无论是否因了默槿梦境之中的加持,方才,他都是一败涂地,甚至险些丢了性命。

除了那个月华仙君外,阿南想不到第二个人。

穆幽张了张嘴,可想说的话还没吐出口,先吐出来的便是一口颜色沉重的血沫子,大部分被喷到了地上,余下的,顺着下巴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墨色的里裤上。

这将阿南吓得不轻,心惊肉跳的同时,他连忙单膝跪下,轻声道:“主子,您身子要紧。”

穆幽深深地看了阿南一眼,伸出手在他的肩头拍了两下后,像是要借着他的力气站起来一样,手掌下用力支撑着。阿南也不敢大意,随着他的动作慢慢站了起来,总算是将穆幽送入了池中。

潭水并不深,穆幽盘腿坐在其中依旧能露出半个胸膛来,不过他的身体却正在打着摆子,想来是寒到了极点。

阿南也立刻到了潭水上方的石座之上,盘腿坐下双手掌心并未放在膝头,而是掌心向下触在了身体两侧凸起的石头上,不断地,他能感觉到体内火象之力正在被剥离出来,输送到这冰冷的潭水之中。

原本蓝、绿参半的湖水开始从阿南这一侧变为浅蓝色,而后又变为了白色,随后生起了袅袅的烟雾。大约也是因为有阿南的加持,穆幽身体上的铁青色消下去了不少,只是身子还不是颤抖着,却又不像是寒气所致。

最后看眼潭中的穆幽,阿南无声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如今外面的一切,他与穆幽已是无能为力,只能祈祷柳博铭和沁泽园能够在这段时日内保护好默槿了。

***

行至宫里的时候,默槿迷迷糊糊地在月华君的怀里醒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歪着脑袋的关系,默槿的刚一抬起头,便红了眼眶,小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一个劲儿地吸凉气。

“怎么了?”月华君脚下步子不见停,倒是带了几分笑意,转过头看着她,“嘴巴撅地都能挂个酒葫芦了。”

“脖子疼…”默槿奶声奶气地应着,一边用手掌揉着自己酸胀的脖子,“你还笑,我这么疼你还笑…”

不知是不是因为月华君的笑容太具有欺骗性,默槿一时之间也忘了方才阵阵略过身侧的阴风,反而倒是觉得他好接触了很多。

“好,我不笑。”话是这么说,却没见月华君脸上的笑意消减多少。到了屋内,他将默槿放在垫子上坐好,自己则跪立在她的身后。柔软的发丝扫过他的指尖,还有细软的颈后的皮肤,月华君忍不住用指腹又磨蹭了几下,才将整个手掌覆上她的侧颈:“是这儿疼吗?”

默槿牵着他的手又往前引了一点,然后拍了两下:“是这儿,不能动,一动就疼。”

“啧,”月华君状似严肃地吸了口凉气,“恐怕是落枕了啊,要疼上好几天了。”

一听说要疼好几天,默槿小鹿一样的眼睛立刻蓄上了水气:“不要,怕、怕疼…不要疼好几天…”大约是在别人面前如此承认自己怕疼也是个丢脸的事儿,默槿不禁红了眼眶,连脸颊都泛起了红色。

“好,不疼了,”月华君掌下用力的同时,另一只手轻轻按在了默槿的后脊椎处,让她的身子不要乱动,“不疼,不疼啊…”

就在默槿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的时候,突然他手上用力,生生将默槿的头往落枕的方向板了过去,随着“吧嗒”一声,女孩的哭声立刻直冲云霄。

哥舒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