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仙谋

折仙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8章 回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柳博铭再也忍不住滔天的怒火,在他举起剑刃的瞬间,默槿周身再次卷起的风沙将他阻挠在了外面,排挤在她和穆幽之外。

默槿停止了抽泣,穆幽的唇很轻地碰在她的唇上,但这根本无法称之为一个亲吻,而是穆幽将自己体内刚刚得到的蛇灵炼化后,如今再过给她。

带着鲜血的味道和蛇的腥味,默槿缓缓张开了双眼,墨色的瞳孔内却是一片茫然,面前发生的事情她不仅不理解,甚至根本不在乎。

下一瞬,风沙的屏障消失,柳博铭的意识短暂停滞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极速下落,不等他调整好姿势,后背已经摔到了地上。另一边儿的默槿和穆幽也没有好到哪儿去,只是因为穆幽在下面接了一把,虽然他也落到了地上,至少默槿是被他接住,又被紧接着跑过去的阿南护在了身后。

罗长老意味深长地看着被两个人掩护在身后的默槿,遥遥地冲穆幽拱手行了个礼,竟然转身离开了。

阿南回头看了一眼穆幽,发现他竟然没有半分惊异之色,反而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默槿。”柳博铭爬起来后连衣服都来不及拍一拍,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默槿身旁,伸手便去探他的脉搏,同时一手小擒拿手冲着还在看着罗长老的穆幽便去了。

阿南反应极快,他借力打力将柳博铭的手挡开的同时,扶着默槿肩膀的右手下滑到了她的腰上,脚下蹬地,直推开了三、四步才停下来。

“你要对默槿做什么?”

“那你不如问问他在里面对默槿做了什么!”

柳博铭毫不示弱,看默槿被带着脱离了自己伸手能够到的范围后,立刻将目标转向了穆幽,右手成手刀,直取穆幽的后颈。

虽然没有看他,但穆幽对他的动作已然早有防备,在他伸手攻来的同时,已经立起右臂格挡住了他的攻击:“我刚刚不那么做,默槿就不会回去。”

“回去?”

不仅仅是柳博铭停手愣在了原地,连阿南都没有理解穆幽的意思:“主子,您说…她回哪儿去了?”

穆幽刚刚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转瞬又软了手脚,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好在有保护的侍卫已经反应过来接住了他,否则他这个魔可就都大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柳博铭看着冲进来的阿南,立即起身走过去揪住了他的领子,“那个穆幽,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相比于只用守在默槿身边儿的柳博铭,阿南此时已经忙得满头大汗,他不仅要照看着穆幽那边的情况,还对默槿这边放心不下,两边儿跑地鞋底都快穿了。面对柳博铭的追问,他烦躁地挥开了他的手:“只能等主子醒了再说,现在默槿这边怎么样?”

他没有去问柳博铭,而是看向了站在床边儿眉头紧锁的女医,这几位大夫从默槿来到魔道开始,就没有少照顾她,对她的情况自然也是最了解的。

听到阿南的问话,为首的女医又凝着眉看了眼床上的默槿,扭头示意阿南跟自己出来。

“默槿到底怎么样?”

在他看来,默槿此时的脸色已然比之前好了千百倍,可是却迟迟不见醒来,怎么都叫人放不下心来。

女医看了眼紧跟出来的柳博铭,与阿南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才压低了声音说到:“默槿姑娘…如今三魂尽无,七魄也只余下一魄勉强吊着性命…“越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小,显然阿南身上可怖的压迫感还是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你们在里面的时候,“阿南猛地转过身,一把扯住柳博铭的衣领,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也想知道!“柳博铭的脾气同样被点燃了,他一把握住阿南的命门强迫他松开了抓住自己衣服的手,同时后退了半步,抬手指向殿内另一间人来人往的厢房,”你不如问问你那个主子,最后对默槿做了什么!“

他喜欢的姑娘,先是知道她在不知何时被人伤害了,现在又眼睁睁看着旁的人轻薄于她,柳博铭的一颗心都快要炸裂了,若不是还存有三分理智,要等穆幽清醒过来后给他一个理由,柳博铭现在就能冲进去砍了他!

看柳博铭的样子不似有假,女医侧身向前,挡住了阿南的目光:“南将军还是稍等片刻,去看看主子那边的情况吧。“

重重叹了一口气后,阿南还是认命地又钻进了穆幽的寝宫。

他这里的情况倒是比默槿那方要好一些,为首的几个老大夫已经开始收拾药箱,交代侍女之后要注意的事情了。阿南冲进来后直接拉住了一个离自己最近的大夫,轻声问到:“主子怎么样?”

大夫收拾药箱的手顿了一下,这才注意拉住自己的人手南将军,正要拱手行礼,被阿南一把扶住了胳膊:“免了,主子到底怎么样?”

那人也不坚持,向阿南的方向又靠了靠,耳语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内里损耗过多,休息几日就好了。”

“那…”阿南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穆幽,追问到,“主子什么时候能醒来?”

“这个…快了也就一两个时辰,若是慢了…”大夫将药箱最上一层合好后,将背带背到了自己肩上,“也就一天左右。”

无论长短,至少是给出了一个时间,阿南一颗心算是从喉咙回到了嗓子眼,他点了点头谢过几位大夫,叮嘱女官们好生伺候着,又扭头去了隔壁默槿的屋子。

“怎么样?”这回里面守着的人已经少了很多,除了柳博铭外,只剩下一位女医和两、三位侍女,第一个开口询问的自然是女医,柳博铭的眼神也从他踏进内阁后就没有离开过。

阿南倒了杯水灌下后,抹了把嘴,将刚才那边大夫给自己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女医是松了一口气,可是柳博铭还是沉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阿南不愿意与他多话索性站到了屋内离床边儿最远的地方,只用余光看着穿上的默槿。

倒是女医走到了柳博铭身边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也不要着急,毕竟默槿姑娘如今这个样子都仍有呼吸、脉搏,想来真的是出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儿,才会导致她魂魄分离。等主子醒来,大约也就能知道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面人,面对女医的安抚,柳博铭也只能点头接受,但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从默槿的脸上挪开半分。

哥舒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