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仙降临都市

剑仙降临都市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3章 赢了不让走

出了皇宫,谷一川进入一条巷子,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

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亮光?

除了赌场,就是青楼。

青楼,谷一川自然是不愿意去的,那就只能去赌场了。

那里三教九流的人都有,人杂,消息多,而且人都势利眼,见钱眼开,没有买不到的消息。

谷一川循着亮光,来到了一间赌场。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一驼背为谷一川引路,还问道:“官爷是玩骰子,还是牌九?麻将我们这也有,不过不知道还能不能凑上对。”

谷一川对赌博不太懂,只是早年在领命除妖时路过配岛或者其他城镇见过,大体记得麻将比较麻烦,玩一场需要费些时间,牌九相对省时,但要懂各种配对,他没玩过,自然不知道那些,最后就只剩下骰子了。

他试探性地问道:“你们这骰子是怎么玩的?”

驼背回道:“骰子最简单了,说白了就是赌大小,一共三个骰子,总点数为3至10称作小,11至18为大,全骰通杀。”

“全骰通杀是什么意思?”谷一川追问道。

“官爷你不会第一次来吧?”

“是第一次,来找点刺激。”

“呵呵,懂了,全骰就是三个骰子点数一样,这时候不讲总点数,庄家通吃,买大买小的都不能赢钱。”

“那如果庄家每次都摇出全骰呢?押注的人岂不是很吃亏。”

“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人人都是赌神吗?三个骰子点数一样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谷一川想了想,问道:“那谁做庄有规定吗?”

“这个没有,谁做庄都行,没人做庄就我们的人做庄,但不管是做庄的还是押注的,赢了钱都得交份子钱。”

谷一川笑了笑,说道:“这个我懂。”

驼背也笑了笑。

不知不觉,他俩就来到骰子赌区。

一张大方桌上,已经围了密密麻麻的人,里三圈外三圈。

驼背把谷一川领进门就走了,继续招呼别的客人。

谷一川站在屋子一角,打开气盾,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薄薄的一层隔气层。

屋子里的味道实在太难闻了,汗臭味和酒骚味无处不在,而那帮人还玩得不亦乐乎。

人群密集的连插根针的缝隙都没有,谷一川大喊一声:“着火了。”

声音很大,应该每个人都能听见,可没一个人动。

谷一川又喊了一声,还是没人动。

他们这赌瘾得有多大!

正好,右手边有一支蜡烛,他顺手推了一下,蜡烛正好落在一醉汉身上,他惊慌地跳起来,四处乱窜。

烧他一人不要紧,估计还没人理睬,但他到处乱窜,就引起了骚乱。

虽然赌博比性命重要,但真火烧屁股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到疼。

那醉汉引燃了几个人,大伙开始慌起来,纷纷逃窜,当然也有人不逃,趁乱捞钱。

一时间,整个骰子区闹闹惶惶。

赌场的仆人很快端来了水,没有先救着火的人,而是救着火的牌桌。

最后牌桌上的火被扑灭了,人身上的火也被扑灭了,大伙又回到赌桌上,像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至于那些被烧着的人,只要还活着,仍不肯离开赌场。

不过,经过一场小火,人确实变少了,估计是那些趁乱捞钱的人走了。

这回,谷一川占了一个好位置。

“来来来,押注,押注。”一长衫男子手摇骰子,吆喝道。

谷一川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刚才走得急,没注意到那锭金子,此时应该还在那狱卒身上。

赌场,只会缺人,从来不缺钱,只要人来,就会有钱。

谷一川很快被一个放高利贷的人盯上。

那人身穿锦罗绸缎,手持一把折扇,很体面,也很斯文。

“这位官爷,一时手头紧?”

谷一川上下打量了一下他,点了点头。

“我这有,你先用着,赢了再还给我。”斯文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碎银,估摸着有十两。

谷一川自然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好,问道:“几分利?”

斯文人微微笑了笑,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五分利,我对官家的人放利最低,你可以先打听打听,在这赌场绝对是最便宜的了。另外,我再透露个消息,已经连续好几把都是押小的赢,你赶快趁这机会捞一把,赢了钱,对面就是青楼,喝花酒夺花魁去,哈哈……”

谷一川也微微笑了笑,收了他的银子。

斯文人打开折扇,含笑说道:“祝官爷好运。”

那位长衫男子又开始吆喝大家下注,大伙纷纷下注。

谷一川没有动。

又过了几把,谷一川还是没有动。

斯文人在暗处观察,很开心,过去的这几把,他的利息已经快接近本金。

通过这几把,谷一川搞清楚了庄家的门路。

先不说骰子有问题外,应该说他想要什么点就能摇到什么点。另外,在每次开罐前,他总会估量牌桌上押大押小的金额,视情况再决定开大开小,真是小儿科的伎俩。

这么稳赚不赔的庄家真是好当呀,而眼前这些人还像傻子一样被蒙在骨里。

谷一川准备下注了。

他身旁的一个瘦子,推了他一把,说道:“怎么?怕了?跟我下吧,我这几把手气特别壮,跟我准没错。”

说完,他把刚才几把赢来的钱都押了小。

谷一川笑了笑,把十两银子都押了大。

等到开罐,毫无悬念是大。

那瘦子傻眼了。

他愤怒地指责庄家出老千,在牌桌上闹起来。

没骂两句,他就被人端出去。

赌局继续,谷一川又连续赢了六把,他的十两银子变成了一千二百八十两。

当然,这六把可不是仅凭逆势而为才赢的钱,他灵海如海,即使在陈金晟控制的世界也是如此,他想知道骰盅里几点,还不是如明镜一样。

谷一川赢了很多钱,很多人开始注意他,包括庄家。

谷一川也注意到了,再这么下去会招来更多人眼,再说他本来就不是了赢钱而来,只是发现没钱,那就赢些钱来买消息,这一千多两也应该够了。

他准备抽身离开。

可是,两位壮汉拦住他的去路。

塔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