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似水年华

逆流似水年华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9章 即将崩溃的金蓉

说出这句话之后,卢松就开始后悔了。

顶着众目睽睽地攻击,抄起身前一瓶啤酒就“咕嘟咕嘟”灌了起来。

何辰咳嗽了两声,对林诗诗说道:“我有个朋友最近会开影楼,要不你去他那儿帮忙?”

林诗诗愣愣地眨了两下眼睛,把目光从卢松脸上移到何辰脸上。

“底薪不高,如果你勤奋努力,两三千还是没问题的。”

“我可以么?”林诗诗有些迟疑,“我才十六岁,我,我怕做不好。”

何辰微微一笑:“放心,只要你愿意学,就可以做好的。”

林诗诗笑了起来,暗淡的眼神似乎又重新拥有生机,那个纯净的女孩儿似乎又回来了。

“好,我去!”

何辰点点头,瞟了一眼身旁的卢松,一瓶啤酒已经下肚,现在已经抄起第二瓶开始狂灌了。

“最近我事儿多,到时候那边好了,我叫卢松带你过去,行吗?”

林诗诗低下头,右手大拇指搓着左手大拇指,考虑了两三秒的时间后,点了点头。

此时,卢松第二瓶啤酒已喝了大半,摘下酒瓶的时候,身形左右晃了晃,“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一股浓烈而刺激的恶臭立时弥漫了整个房间。

坐在卢松旁边的何辰和黄振也跟着遭了秧,何辰裤脚粘上了一些秽物,黄振的黑色胶鞋前半部分几乎沦陷。

“我擦!”黄振跳了起来,惊怒的声音一瞬间响彻整个包厢,满脸心痛地看着自己的胶鞋。

而卢松却盯着黄振傻笑个不停。

不至于吧!

拢共才见过两次面,难道卢松搞了个一见钟情?

何辰和黄振去洗手间的路上,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一看见自己的鞋,黄振就有些龇牙咧嘴:“辰哥,这是我昨天才去买的新球鞋,李宁的,两百多块呢。”

“洗洗还能穿。“何辰压低声音调侃道,“要不让卢松赔你一双,他现在可是有钱人。”

“辰哥,这可是你说的啊!”黄振一下子笑开了颜,“待会儿回去我就找他赔去!”

何辰笑着耸了耸肩。

从洗手间出来,何辰的裤脚是看不出来什么,只是有些水渍,而黄振皱着眉抱怨道:“只有回去洗才能洗干净了!”

“何辰,是你吗?”

从女洗手间方向忽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

何辰转头看去,却是身材火爆的金蓉,金姐。

“真的是你!”金蓉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没错,不是性感不是魅惑,而是明媚。

小跑两步走到何辰身边,何辰有些愣神,今天的金姐跟往常见她的几次可不一样,这次的风格是韩式甜美风,让他提不起一丝羞羞的想法。

浅蓝色牛仔裤和白色的韩式遮臀大毛衣,看不出身体曲线,反而像一个乖乖女。

“金姐,挺巧啊!”何辰笑道。

“这位是?”

“我同学,黄振。”何辰看向黄振,“这位是金蓉,金姐。”

黄振笑嘻嘻点点头,叫了一声金姐,而眼珠子却不知道往哪儿转了去。

“你好。”

金蓉跟黄振打了个招呼之后,脸上便露出了几许纠结之色。

何辰看出了她的情绪,但也没有说话。

没等几秒,金蓉还是开了口:“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

何辰推了推眼镜,问道:“怎么了?”

金蓉咬着嘴唇,叹了口气,道:“家里的事,今天需要陪几个人玩儿,我知道他们不怀好意,我想请你跟我一起过去。”

何辰眉毛微皱,这不是把我当肉盾使嘛。金蓉的麻烦,他何辰去只怕也是做炮灰的。

这种事儿,可千万不能干。

看着何辰的犹豫神色,金蓉眼中有些慌乱:“如果我一个人,今晚可能就回不去了……”

“可是金姐,我又能做什么呢?”何辰有些无奈。

“你什么都不用做,陪我进去就好了。”金蓉语速有些急切,“如果待会儿我喝醉了,你把我送回去就行。”

说完,一脸期待地看着何辰。

“你朋友比我多,为什么不找别人呢?”

金蓉摸了摸自己额头,道,“如果叫其他女性朋友,那不是羊入虎口吗?叫男性朋友,我们只怕都会吃亏。”

看着何辰稚嫩而平静的脸,金蓉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没办法啊。

“我也是刚刚看见你才找到一线生机,因为你比我小八岁,我可以向他们介绍你是我表弟。”

何辰沉默了。

按理说,能让金蓉欠自己一个这么大的人情,就如同天上掉馅饼。

但天上真的会掉馅饼吗?答案是否定的。

从她刚才的话里可以知道,今晚她是抱着被人睡的觉悟来的。

能让罗毅叫金姐的人物,会无计可施地过来献身,那个人还能是一般人吗?

何辰要是坏了他的好事,只怕会死无全尸的。

从脑海里大概过了一遍,何辰的后脊背都有些隐隐发冷。

这事儿没法谈。

收了她的情,怕是要献出自己的命。

何辰果断地摇了摇头:“金姐,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真的无能为力,希望你能理解。”

“二十万!陪我进去走一遭!”金蓉哪能让眼前的救命稻草溜走,竟一口报了个价出来。

何辰撇了撇嘴,心底有些恼怒。

看何辰无动于衷,金蓉继续加价:“三十万!”

旁边的黄振悄悄拉何辰的衣角,声音都在颤抖:“辰哥……”

“金姐,不是钱的事儿。”何辰依然拒绝道。

“五十万!”金蓉再次加价,但眼睛里已经噙满泪水,感觉情绪随时都可能崩溃。

“金姐……”

“何辰,算我求你了,可以么?”金蓉的语气一下子软了下来,语气里满是哀求,整个人感觉都崩了似的,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女孩。

看着金蓉脸上的眼泪如雨落下,何辰心里开始游移不定了。

唉,帮,还是不帮。

对于女人,真狠不下这个心呐。

“金蓉啊,你说你去下洗手间怎么去了这么久,盛哥都等得不耐烦了。”一个尖细娇柔的女声不合时宜地插了进来。

金蓉全身竟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忙拉起何辰的手。

何辰和从过道上走过来的女人同时皱起了眉毛。

枪花入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