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皇后之富察传

第49章 恩爱两不疑(9)

瑾瑶将碗中的虾放入口中,她觉得这是自己这么久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虾,瑾瑶没有想到弘历一个阿哥今日竟然能为她剥虾,心中不免更加感动。

弘历看着瑾瑶笑了笑,但还是带着些警告的口吻看着瑾瑶,“瑶儿,在这个宫内,喜好这些是万万不可打听的。就如同年节,寿辰等大日子里,送礼都为金银玉器最为妥当,若不是关系万分亲密,吃食之上一定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瑾瑶点了点头,她也知道今日的自己莽撞了,若是换作旁的阿哥,自己这么福晋今日怕就是到头了。

瑾瑶有些愧疚的看着弘历:“对不起,今日是我莽撞了,不该乱打听你的喜好。”

弘历看着瑾瑶的模样,一下子就心疼了,他就是见不得瑾瑶受到一丝委屈,连忙安抚道:“瑶儿,爷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怕你因此受到什么委屈。爷的喜好你自然可以事无巨细的知晓,就连富察氏都知晓一二,你是爷的福晋你想知道什么爷都告诉你。况且,今日你的喜好不是也告诉爷了,这样我们就都知道彼此的喜好了,你不必怪责自己。”

瑾瑶看着弘历紧张的模样和小心安抚她的样子,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弘历,你真好。”

弘历夹了一块点心放进瑾瑶的嘴中,“傻瓜,快吃吧,吃完休息一会儿,晚些六弟可会来,他可是个能闹翻天的,就连皇阿玛对他都甚是无奈。”

瑾瑶将嘴中的点心咽下,才看着弘历说道:“恩,那你也快吃,多吃些。”

看着瑾瑶用的那般香,弘历的胃口似乎也大涨,两个人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将一顿膳用完。

两人用过膳后,弘历吩咐人将剩余的膳食撤下之后,才看着瑾瑶说道:“瑶儿,你且好好歇息,爷这会儿去书房看会儿书,功课还是不能落下的。”

瑾瑶没有想到弘历这般用功,大婚第一日也要去书房,便看着弘历问道:“那你需不需要我去给你磨墨之类的,我现在也不是太累。”说着,瑾瑶却不争气的打起了哈欠。

弘历看着瑾瑶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了不少,“傻瓜,还说不困,都打哈欠了,你好好歇息,爷那里不需要你伺候,爷先去书房了。”

弘历说完之后,刚要离开却突然回头看着瑾瑶说道:“瑶儿,还是爷看着你睡着,爷再离开。”说完,一把将瑾瑶抱起,直接抱向里间的卧房内。

瑾瑶被弘历的举动弄的脸又红了,看着弘历说道:“你放开我,别叫奴才们看到了,这向什么样。”

弘历笑道:“哈哈,爷的瑶儿害羞了,你是爷的福晋,爷怎么抱都可以,他们就算看到了又如何?”

瑾瑶知道拗不过弘历,只得将头埋在弘历的怀中,生怕被底下的奴才看到。

弘历轻轻的将瑾瑶放在床上,看着疲惫的瑾瑶心疼的说道:“瑶儿,好好休息,爷看着你睡,你睡着了爷再离开。”

瑾瑶有些慌张的看着弘历,“那个,你先出去吧,我自己睡就行了。”

弘历看着眼前的女子,今晚一定不能放过她了,于是笑了笑,“今晚,爷定不会放过你,圆房不过就是这两日的事。到时候,爷什么看不见,都是爷的福晋了,有什么可害羞的。”

瑾瑶听到弘历之言内心更加忐忑,“那个……”

弘历看着瑾瑶的模样,一下子笑出声来,“爷的瑶儿怎么会这样可爱,爷什么都不做,你快睡吧。”

瑾瑶也不想看弘历了,便闭上了眼睛,或许弘历真的会让她安心,亦或许是真的累了,一刻钟不到瑾瑶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看着瑾瑶睡着了,弘历轻轻的在瑾瑶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便出去了。

“福晋睡着了,你们好好伺候着,若是福晋没有醒就不要将福晋吵醒了,到时辰了爷亲自来叫。”弘历收起了难得的温柔,看着青诗和青书淡淡的说道。

“是,奴婢明白。”两人看着弘历连忙说道。

书房内,弘历看着小来子说道:“小来子,讷亲和平郡王可在?”

小来子想了想看着弘历说道:“四爷,这会儿平郡王应该在办着差事,讷亲大人怕是不再宫中。”

弘历想了想看着小来子说道:“你等会去找平郡王,让他去找讷亲,将爷的这封信让他们二人看了,看了之后他们定会明白。”

“是,奴才明白。”小来子点了点头。

半个时辰,弘历才将信写好,看着小来子说道:“速速送去,不要被旁人知晓,见到平郡王就说爷这几日不方便出宫,让他替爷找几件稀奇些的物件,爷要送给福晋。这一百两银票,替爷给平郡王,就说若是不够他给爷礼物那日,爷一并补齐。”

小来子将信小心翼翼的收好,将银票拿在手上,看着弘历说道:“是,奴才明白,奴才这就去。”

宗人府内,“你是什么人?”

面对侍卫的盘问,小来子将自己的腰牌掏出,看着侍卫说道:“我是四阿哥身边的小来子,奉四阿哥的命,来找平郡王。”

侍卫看到令牌之后点了点头,很是有礼的说道:“原来是四阿哥身边的人,我这就去禀告了平郡王,还请公公稍等。”

“恩,劳烦大人了。”小来子也很是有礼的回复道。

没一会儿功夫,福彭就出来了,小来子看着福彭连忙上前行礼,“奴才给平郡王请安。”

福彭在上书房的时候就和弘历关系密切,对小来子更是熟知,“不必多礼,小来子你怎么来了,可是四阿哥有何事?”

小来子笑道:“回平郡王,我们爷大婚不便出宫,就想托您去宫外找些稀奇的物件,逗福晋欢心。”

福彭听到就笑了,“四阿哥,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这般上心,这还是那个不喜女色的四阿哥?”

小来子也不知道怎么说,便将一百两银票和信夹在一起,塞进来福彭的袖口,“平郡王,这奴才也不知,您还是改日问四爷吧。这是四爷让奴才给您的银票,还请平郡王费心,多找些好的物件。”

福彭正想拒绝,小来子就悄声说道:“这份信爷说请您和讷亲大人一起看。”然后,又大声说道:“平郡王,银票和话奴才带到了,奴才告退了。”

福彭还没有反应过来,小来子行了个礼就走了,摸着袖口的信福彭虽然疑惑但还是一脸严肃的回去办差了。

离慕.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