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隐幽居

小隐幽居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赎罪

苏格儿听了玉灵的话也心里发寒,六道轮回……真的存在!那自己做的那些坏事会不会影响自己下辈子投胎?她绝对没有做过十恶不赦的坏事儿,但也不敢承认自己是个好人!

她皱着眉头咬着手指自己嘟嘟囔囔:“做动物最好是做国宝,最惨是……《阅微草堂笔记》说是做螃蟹,绑了手脚活生生被扔在锅里蒸,慢慢加热活活蒸死,快了也得几分钟才断气吧。做鸡鸭牛羊的不过是挨一刀的事儿,兴许还人道毁灭呢。不过要是做个被取熊胆的熊,拉咖啡豆的猫,马戏团里的动物还不如做螃蟹呢。”

“你只要答应帮我,下一世一定还是富贵命。”玉灵听了她的话说道。

苏格儿回过神来,还是有点呆地朝着他点头。没来得及细想呢,那鬼又凄凄惨惨戚戚地叫起来:“就算一条人命让我做一次螃蟹,那我也要被蒸死几十次了!大仙救我,我……我不想当螃蟹……”他只听了苏格儿说螃蟹就感觉到骇然,跪下来不停地给玉灵磕头,寄希望能给他一个解脱之法。

“他怎么知道你是神仙了?”苏格儿悄悄向玉灵问。

那鬼贼兮兮的也听见了,睁大眼睛看着玉灵,又怕又惊又喜地说:“原来您……您是神仙啊?我竟还有造化见神仙!您一定是来搭救我……救我出苦海的。神仙救命啊,神仙救命啊……”

他更是磕头跪拜不止,若是活人头都要磕出一个坑了。

玉灵很不为所动:“你这样重的罪,若能入轮回,不用在地狱里受罪已算是万幸,等你的罪赎完还可以再转世做人。”

“我赎罪我赎罪,我……一定赎罪。不过……不过我做螃蟹被蒸死也不过是让人饱一时口舌之欲,赎罪该是积德行善,救人于水火。我害过命,我可以救人性命赎罪,您让我赎够了罪再去阴间吧!”这只鬼能言善辩,想要为自己开脱。

玉灵知道他的心思,却说:“阴间有生死簿,人的生死富贵都是注定的,要死之人你救了他的命阴间非但不奖还要加重你的罪。”

那鬼一时黯淡,苍白骇人的脸色更难堪了,又焦急自己将要面临的处境。想一想,还不如一直做恶鬼好,反正已经都两百年了。

“不是还有枉死的吗?”苏格儿忽然慢悠悠地小声说,“就像他这样活着被人害死,死了还不能超生的。虽然是他害人,但也有因由啊!这……这样的能救吧!还有那些得慢性病的人或受伤的人,又不会死只是活受罪,让他治好了解除了他们的痛苦不也是做好事!”

“你想养鬼赚钱,让他行医!”苏格儿的心思根本瞒不住玉灵。

苏格儿干笑了下,她也是刚才听鬼说自己可以救人才突然想到的。而且不是有五鬼运财的说法吗?

跟鬼相处确实有危险,但是做什么又没风险呢?虽然害怕,可是不想错过这个让自己翻身的机会!偷偷养小鬼的人不知多少,何况自己旁边还有个神仙,真是还怕个鬼啊!

那鬼千伶百俐,没有神采的眼睛看了苏格儿一眼,立刻说道:“对对,我给人看病,钱全归你们。我们家世代行医祖传的医术,从明代时就做过御医。我三岁背医书,五岁学把脉,十岁就能坐堂看诊,十八岁已是小有名气的名医了。要不是受人迫害早亡,虽不敢比华佗扁鹊,那一定也是能留名下来的名医。我家祖训是济世救人,我生前也立志要造福众生,可惜命运不济一身本领不得施展,要是死后还能得偿所愿即使魂飞魄散也无悔啊!”

“好不要脸不正经的鬼。”苏格儿见他有个梯子就上房的劲儿心里骂他。

见玉灵又看着自己,她担心自己的想法被他否决,立刻又说:“我是想赚钱怎么啦!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为你这个穷神仙,吃个面的钱都没有。口口声声说要做善事,你以为没钱能做善事?天上下来的天真啊!又说让我帮你又不听我的,你要这样就拉倒,自个儿想法子去吧!我的糟心事多着呢,没工夫陪着你瞎耽误。”

本来是要说服玉灵,结果越说越激动,真的生起气来,松开他,抱着胳膊转过身去。

那鬼忙附和说:“钱确实是人间生存之道,可以救济穷人,赈济灾民。我已经是鬼,钱对我无用,我为的只是施展自己一身才华,善用一颗仁心!”

“你得了吧你,唱什么高调,有仁心你就不能吓死人了。”苏格儿发了一通脾气胆量大增,一副豁出去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又说道:“张飞看李逵,谁也别说谁。咱们各有各的目的。你这个神仙说要做善事,说白了你就是想当英雄。那鬼你是罪恶滔天,得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赎罪。而我就是为了钱。咱们虽然目的不同但是不冲突,各取所需,一举三得,加上个事主那就是四得。怎么样吧,行不行痛快点。”

她等着玉灵回答,做出一副他不答应她就要立刻走人的样子。

“好,那就这样吧!”玉灵略微思索后说道。接着又说:“可是一个魂魄无法给人看病,体弱的人碰到他的阴气病非但不能好反而会加重。况且他一见光就要灰飞烟灭。”

“那怎么办?”苏格儿和鬼异口同声的问。

这时只见他从身上掏出一块白色玉石,长条形,大小如女孩子用的口红,质地细腻色泽莹润。说道:“这是我的印章,我用它给你重塑一个身体。不但与人无异,还可滋养魂魄,心思纯善还可提升你的术法。”

“这么好的东西啊!”苏格儿盯着那块玉看。她从小到大也见识过好东西,这一看就是极品,人间见不到的极品。

那鬼也是一个劲儿的点头,又表了一番心无邪念,造福众生的决心,死灰的眼睛里几乎要放出光来。

苏格儿太机灵,脸也变得快,又摇着玉灵的手臂说:“给他弄一个好看点儿的,这副鬼样子那么衰要吓死人。”

“装束可以换一换,但相貌是要依照他做。”玉灵说完把那玉石放置在鬼的脑门上,顿时放出白色光芒来,闪得人的眼睛一时不能直视,等再睁开眼看那鬼样子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好看的少年,周身阴森之感尽失。看他冰姿玉骨,玉树临风,英英玉立,真个叫琢玉成器!

“呵……没想到长得还挺好的!你是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穿了吗?”苏格儿见他身上的衣服和玉灵之前穿的现代衣服一样,而且那辫子也没有了,一头好看的短发。

玉灵说:“我是按照初来时见到的一张画像上的装束做的,给我看一看别的还可以换一换。”

“不用了,挺好的,挺适合这个温度的!”她咬牙笑着说。

而那鬼正对自己新得的身体兴奋不已,上下前后的打量,把自己全身摸一个遍。冰冷的灵魂终于有了温润的躯体,不再是空虚无依,不再是缥缈虚无。他又原地转几圈,到一面被他刚刚弄破的大镜子前去照,笑得脸上要开出一朵鲜花。

突然他把两手用力一挥,屋子四周阴暗密闭的墙壁渐渐消失,大大的玻璃窗和原本的墙壁显露出来。圆月正当空,明亮的月光照射进来,若没有那夜明珠定能看到一地银霜。

苏格儿惊得眼睛和嘴巴都张大了,她暗自庆幸很久以前没有进来,否则这样的老鬼弄死自己跟玩儿似的!

宜言又跑过来跪倒在玉灵跟前,感恩戴德地说:“多谢神仙让我重生,从今以后我一定痛改前非,改恶行善,济世救人,扶危济困,赎清自己的罪孽。”

苏格儿早瞧出他是个会耍嘴皮子的鬼,朝他撇撇嘴。既然他改头换面了她也就不怕了,拿眼睛打量这个房子。倒是好,收了个鬼也有房子了。

这房子占地宽阔上下三层,少说得有十几个房间,比她原来的家可大多了,就他们站着的这厅跟个小礼堂似的。木质楼梯看起来还挺新的,空间格局也还行。就是风格太老,不太入时。

她正在想要怎么利用这个房子,利用玉灵和宜言给自己赚钱,这时候小喜鹊突然欢快叫着在屋子里乱飞了起来。她突然想起这鸟儿之前叽叽喳喳说的那些话,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不是个活的追踪器吗?想知道什么事可以让它去偷听,还能让它去找别的动物打听。

苏格儿家里以前是做生意的,血液里就有商业基因,又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当卸下心头事冷静下来后,脑子也快速的转了起来。

她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不由地笑起来,向他们几个说道:“我知道咱们要做什么了!神仙大人,你不是要做善事吗?他又会看病,那我们就开诊所吧。我没忘记你要做有关姻缘的善事,所以我们不仅医身体的病还医心里的病,命里的病,医一切人生的疑难杂症。”

玉灵知道她怎么想,但是不明白,虽不明白也很有风度地说:“好,听你的。”

那宜言却是和小喜鹊一样的兴奋,半点不像个古人,倒跟个活泼的少年一样急着要知道怎么做。

苏格儿又详细解释道:“你会看病,那就去给人看病好了,治好了可以减你的罪。神仙除鬼驱邪造福人类这是天道,按照他在天上的职业特点还可以做情感咨询,当然这方面我也会给你做点辅助,毕竟您这地位得有个助手才合适。小喜鹊最厉害了,简直就是动物界的采风官,开个侦探社这就是天然的探员啊!调查起事情来最合适了!而我就负责经营运转,联系客户,另外负责一切日常杂物。”

苏格儿打算的很好,她身边有个仙有个鬼,会法术的,还有什么事能难住她?还有谁能欺负她?

玉灵是属于有编制的,可能会有很多规矩要守。但这个鬼……瞧他那样子也是个能玩的,不是很出格的事也不会有太多顾忌。小喜鹊,这只单纯又碎嘴的小鸟儿还不是全听自己的!

想着高兴,但保险起见她第二天还是去查了下这个房子,竟发现并不是无主,而且那人还是以前爸爸的朋友,一个姓陈的做地产生意的老板,自己见过还管他叫过叔叔。早知道一定讹他一笔驱鬼的费用了!她不知道那个人干嘛要这个房子,不过还是当即就去找了他。

那陈姓先生虽然不似以前笑脸相迎,但好歹还给点儿面子见了她。本以为她是来借钱,结果听说她要租自己的房子就变了脸色,他不想招惹上是非,告诉她那地方不干净,又说是曾经有人欠了他钱拿来抵债的,他收不到债没办法才要了那房子。

苏格儿告诉她自己住大房子习惯了,租的房子太破了没办法忍受,又说自己命硬不怕鬼,执意要租。他对这话毫不怀疑,想这享受惯的女孩儿不能忍受穷苦,又把话讲得这样可怜,疑心她借租鬼屋为名向他要饭来了,不租房子给她就得多少给点儿经济帮助。这人是个铁公鸡,不想破财,所以在苏格儿付了他一年的租金五千块钱,并签了无责任保证书之后把房子租给了她。

屋子里的门窗全部打开把晦暗的空气替换干净,又把所有的房间清理整洁,丢掉阴森的古旧。客厅里的东西都被宜言鬼叫的时候弄得破烂了,况且那风格也怪异且诡异,只好租来了新的。在这不算幽深的林中,巨大的改变借用玉灵和宜言的神鬼之力进行的悄无声息。

而宅院在他们手中也不费什么力气就变了模样。外墙成了古朴干净的柔白,大门口处装上了漂亮大气的栅栏门,院子里开阔明朗,枯萎的野草地成了一片鲜绿的草坪,还种植了鲜花翠竹,有了一个秋千架。水塘的水色在宜言的戾气消失后变成了青绿色,鱼游蛙跳,两棵大柳树生机勃勃,柳丝倒垂,虽是夏日也是温柔的新绿。精致的小木桥焕然一新,连那片树林都不再那么阴森恐怖,鸟鸣虫叫。

亮白的阳光灿烂地洒下来,鬼气森森的地方欣欣向荣的成了世外桃源。苏格儿给这宅子取一个名字叫幽居。古人讲: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自是小隐。

也终于有了个正正经经的房子住,都很欢喜,所以又给小喜鹊取名字叫了有巢。既是有感而发,也是《诗经》里那首鹊巢的意境,虽不娶新娘,但是有需要的人就来吧!

最高兴的莫过于宜言,就在有了玉质身体后的那一天,他站在夏季的烈日下纹丝不动,整整晒了一天的太阳,没有说一句话。两百年,都是几辈子的事了!

苏格儿对外挂出的名字是情感咨询事务所。但是地处偏僻而且名声不太好,所以半年来都没有人踏入过,只她靠着以前的关系宣传了一下,发了几张名片,通过电话联系接到两次捉奸的生意,都是上门服务。也好,他们也不想有人来打扰这里的清静。

不过靠她口头传播宜言神医的名声,让他替人看病赚了不少钱。开始她还不太相信他的医术,以为他吹牛的,没想到还真挺有本事的。

白钰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