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蕉花

第34章 论郁达夫

我这篇小文不应该叫作“论”,只因杂志的预告已经定名为“论”,不好更改,但我是只想叙述我关于达夫的尽可能的追忆。

我和郁达夫相交远在一九一四年。那时候我们都在日本,而且是同学同班。

...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