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拉德了

我已经没钱守护阿拉德了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7章 五虚断刀门传人

宇文钻天心说这人怕不是白痴吧,你直接往人家里闯,还让别人不要管你?

有心直接一剑戳过去,但由于隐藏属性声望的存在,让他隐隐觉得段超并非等闲之辈,还是强忍着怒气说道:

“还请兄弟稍等片刻,我们收拾了这小贼再来招呼你。”

“收拾个屁啊!他在耍你们哎!你连这都看不出来……算了,给哥让开!”

段超觉得没必要再和他废话,一巴掌呼过去就把宇文钻天震得连退数步闪到一旁,随即大踏步朝铸剑山庄走去。

宇文钻天又惊又怒,惊得是这人果然不是普通人,怒的是他竟然这般无礼!

我一个人是打不过你,可我是有帮手的!只要我振臂一呼……

他正要呼喊同门相助,不料只听“哎呦”、“呜哇”、“哈啦”之声接二连三响起,转过头来,就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同门已经被阿虚三下五除二全部砍翻在地。

这时宇文钻天才惊觉原来段超没开玩笑,这个该死的细作刚才竟然真的在戏耍他们!

“他的眼光可是比你高多了……”这时阿虚也收起大刀走上前来,笑着拍了拍宇文钻天的肩膀,在他呆滞地目光中大踏步朝段超和程灵素追去,一边追一边叫道,“兄台请留步!”

“还来!信不信老子把你喂了伟哥丢进羊圈……”

段超不耐烦地转过身,才发现追上来得并不是宇文钻天而是来自台湾的少年阿虚。

“哟!是细作啊,怎么,想通过出卖肉体的方式从我这里套取情报?我可告诉你,像我这么品性高洁的人可不吃你这一套!”

“在下并不是细作,也从未打算出卖……呃……敢问兄弟贵姓?那‘伟哥’又是何物?”

这时宇文钻天正忙着照顾他那些同门,一时倒无人打扰,但段超一开始就让阿虚极为尴尬,只能强行转移了话题。

“我姓段,怎么着,这就开始查户口了?”

“都说了我不是细作!”

阿虚觉得不能就这个话题继续和对方讨论下去了,否则今天就别想说正事了。

他深吸一口气,用极快无比的语速说道,“在下快飞阿虚,祖籍福建,家父乃上一代福建龙虚门分支五虚断刀门人,后来因为和门中其他长老不和,故而远渡海峡前往台湾。

到达台湾之后,父亲单人只刀重新建立起五虚断刀门,历经十数载就将五虚断刀门发展为台湾第一大帮。但时至今日他依旧念念不忘故土,嘱咐我回到中原,认祖归宗。”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长叹一口气,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月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在那个夜晚,他的父亲,台湾五虚断刀门的创始人老虚用他那瘦弱干枯的双手紧紧握住阿虚白里透红的小手,断断续续地说道:

“阿虚,这边有你大哥和二姐,我很放心。

为父……现在唯一牵挂的是就是你了……回想当年,为父年轻气盛,因为一些小事和门中师兄弟争吵了几句就负气出走,发誓不再回去。

如今回想起来,真是毫无意义啊……咳咳……

……你这次回中原,定要替我看看五虚断刀门和龙虚门现在怎么样,若是他们肯……肯答应,你便代我将五虚断刀门归并到老祖宗门下吧……”

一代宗师,就此阖目长逝。

尽管阿虚含着泪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但他在跟大哥虚虚、二姐虚子仔细商量一番后,共同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就是依旧由阿虚代表台湾五虚断刀门前往中原,只不过不再像老虚说得那样直接认祖归宗,而是上门较艺。倘若中原总支五虚断刀门的人技胜一筹,那就按照父亲说得那样,他们兄妹三人带着这些年在台湾的资源回去,双方皆大欢喜。

但如果他们还不如阿虚,那对不起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来台湾旅游我们欢迎,但也别想再把台湾的五虚断刀门当成是你们的附庸。

老虚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生前对他言听计从的三个子女在他死后竟然这么快就做出了这种决定。

实际上这也是人之常情,虚虚、虚子、阿虚从一出生就接受着台湾本土文化的熏陶,三人的母亲更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他们能理解父亲对自己的舐(shì)犊之情,却无法体会像父亲这样的老一辈人对中原那种深深的眷恋。

想想看,放着岛上舒舒服服的日子不过,却要巴巴跑到中原给人家当旁支弟子,听老虚的意思能不能加入还得看人家的眼色,换成谁都不乐意吧?

所以说就现在这种结果其实已经算老虚教子有方,三个儿女足够孝敬了,在台湾有好多搬迁过来的家庭还不如他们呢。

阿虚在渡过海峡之后的登陆地点自然是离台湾最近的福建,随后他很容易就打听到这里最出名的门派是铸剑山庄,至于五虚断刀门乃至龙虚门……根本没听说过。

没办法,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就来到了铸剑山庄,想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什么消息。

后来他在路上又听说前段时间荆南道上出了个叫水土的,占住要道,以武会友,还闯出了偌大的名声,年轻气盛的他不由就起了效仿之心,在来到湛卢山后依葫芦画瓢,想要提高自己在铸剑山庄的人心目的声望。

只是不知为何,他效仿水土产生的结果和预想中的有些不太一样,于是就形成了眼下这种局面。

“……所以,我并不是什么细作,更不会出卖美色!

我就是我,五虚断刀门阿虚!对了,还未请教……”

等阿虚讲完自己的故事,抬起头一看,眼前哪里再有段超和程灵素的影子?

“咦,人呢?”

他四处张望,这才发现在他刚才陷入回忆杀的这段时间,不光是那一对看上去让人摸不清底细的男女,就连那些被他打伤得铸剑山庄弟子都统统不见了。

“他们早就走啦!”

人群突然钻出一个大光头。

这是一个只有三五岁大的小屁孩,“在你发呆的时候他们都走光啦!”

阿虚内心顿时发出了一声长啸:“操——————!”

父亲,您不是说中原地大物博、民风淳朴的吗?

怎么根你说得不一样啊!

这里套路深,我要回家啊!

烈日吹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