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吧萝莉

第8章 第八话,破道符和幻象符

“至于七大宗门的功法,除了基本功法之外,是不可以互相学习的。否则将会视为本门叛徒,下场绝对极为凄惨。像我们宁雨符宗的基础功法,就是宁雨四符。”

金白挠了挠头,问道:“那宁雨四符中,除了清心定魂符和疾行符,其他二符是什么啊?”

兰天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变的怪异起来:“你们已经学会了清心定魂符和疾行符了?不可能啊,一般情况下,新弟子中最强的也就学了清心定魂符一符而已。”

萧轶欣莞尔一笑:“可能是我们比较聪明吧。”

兰天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接话,而是回答起金白的问题来:“宁雨四符,分别是清心定魂符,疾行符,破道符和幻象符。清心定魂符和疾行符你们已经学会,我便不再多言。破道符,可以破除幻境,而且能够削弱法术的威力,可谓是在修真界战斗切磋时最实用的符。幻象符则能制造一个强度固定的弱小幻象。幻象只有微弱的身体能力,由符纸本身的质量决定。不论你是以什么为蓝本幻化,都只能由符纸本身决定。”

听了他的话,三人点了点头,继续跟着兰天向前走去。

走过几栋似是宅居的房子,兰天在一栋方方正正的大殿前停下了脚步:“这里是刑罚堂。犯了宁雨符宗宗规的人就要在这里接受处罚。处罚有大有小,就要看你们犯了什么事。”

“说实话,宁雨符宗的刑罚可谓是七大宗族里最少的。但相应的,刑罚也极其的重。简单来说,就是:歪门邪道不可;与妖魔同流合污不可;身份传出不可;肆意杀人不可。这四条,皆可酌情考虑,也以实情变罚。可谓是最不拘束于条列上列举的项目的规矩了。”

“当然,你们可别想着钻空子。只要他们想,根本不需要这条列就能处罚你。所以,这条列大概也就是给你列举个框架,让你远离这类事就是了。”

“放屁!”一声炸雷般的吼声从那边的宅居传来。兰天浑身一颤,右腿刚抬起来,就被一个长着大胡子的大叔提了起来。那大叔体型极为恐怖,高足足三米,体宽也接近两米。一眼看去,就像是一只巨兽,而不是一个人。

那人甩了甩毫无反抗之力的兰天,哼了一声,呵斥道:“臭小子,谁和你说我们订这刑罚就是列个框架?谁和你说的?你是两天没打欠练了是吧……”说着,那人就把兰天抓到了宅居里,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总算是萧轶欣打破了沉默:“好吧,既然兰天师兄有事先走一步,我们就直接去找师傅好了。”

秦烟雨扑哧一笑:“这还真是急事。”

金白点了点头:“搞不好要出大事。”

三人就这么一边说笑着,一边向最高的那座塔走去。那一定就是宗主府了,毕竟,那样高耸,若不是宗主府,还有什么有那样的尊威,能修建的那么高呢?

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还没走出没几步,一声厉喝就从身后传来:“你们仨又去哪?刚来修真界就这么乱跑,小心给妖魔叼去了!”

话语虽然像是警告,可里面却尽是开玩笑的意味。三人转过头来,说话的那人可不正是玄奕吗?不过,比起以前见到的他,修真界里的玄奕身上倒是多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师傅。”

玄奕一笑,走近三人:“你们这是去哪啊?我听见外头一阵动静,就料想是你们几个不安分的小家伙来了。走,先去你们师傅的府邸坐坐。”

三人一愣,顿时有些发懵:“您的府邸?可是……那后面那高塔不就是你的府邸么?”

玄奕一愣,继而叹了口气,半是提醒半是无奈的道:“你们啊你们,要不是我出来了,恐怕还不知道要给我们宁雨符宗丢多大的脸。把镇妖塔认成是我的府邸,还是我的弟子。这要传出去,别的宗门宗主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了?”

镇妖塔?听玄奕这么一说,三人的表情也变得怪异起来。

玄奕见他们这副表情,拂尘一甩,走向那片宅居。三人紧随其后,生怕玄奕突然不见,他们又跑到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去。

好在玄奕没有和他们开玩笑的心思。他推开一座宅居的门,大步跨了进去。三人鱼贯而入,环顾四周,却只有一柄孤零零的雕花木椅。

玄奕坐在雕花木椅上,问道:“你们三个,是打算在宁雨符宗里逛逛,还是打算去别的宗门看看?当然,如果你们选择自己去江湖闯荡一番,我也没意见。只是要随身带上卷轴。”

三人互相看了看,并没有回答。他们本来就没想过这些事情,此时被玄奕这样一问,顿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尤其是,他们又不敢交流,你敢一个人代替其他两个人做决定么?他们三个都不敢啊!

见三人迟迟不答,玄奕眉头微皱:“不知道?”

三人点了点头。

“好吧,既然如此,你们就自己下山去,到修真界逛逛吧。你们毕竟是第一次来,功法什么的都还不熟练。若是随我去其他宗门,怕是要给人家笑话。多在修真界走走,也没什么大碍。不过,千万别走出凄州。出了这片区域,可就是只有过了天劫三轮的修士才能到的天劫域。以你们现在的修为,远远不能到那里去。”

“不过,在那之前,先把破道符和幻象符练好吧。若是本家基本功都没练好,别说宁雨符宗,就是你们自己的脸都没地方搁吧。”两张符纸悬浮于空,玄奕的真气再次涌出,破道符和幻象符很快就绘制好了。

递给三人每人一叠符纸,萧轶欣和秦烟雨忙不迭就抄了起来,金白却问道:“师傅,真气和内力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玄奕瞥了他一眼:“自然有所不同。相对而言,内力可柔可刚,可炽可寒,一切都由其主人决定,极具塑造性。而真气则不同,真气的属性绝对不会发生改变,只有达到了一定的凝实度才会发生质变。除此之外,真气也只能用来发出一些难以变动的招式。不过,真气比内力好的一点就是,唯有用真气开辟了身体中的经脉筋骨,才能容载内力。简单来说,内力必须建立在真气的基础上。”

“哦,是这样啊。”金白低下头,刚想闭上眼,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抬起头来:“那之前把兰天师兄带走的那位是——”

“他就是兰天的师傅。七长老玄雨。”玄奕淡淡的道。

“哦。”金白低下头,双眼闭合,猛地又睁开,抬起头来,张开嘴:“那,那个……”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玄奕把眼一瞪,拂尘就扬了起来。

“啪!”“啊!”

说实话,虽然今天是错日,但萧轶欣三人还是很不习惯。心中总是感觉已经旷了好几天课,失了好几天踪似的。不过,经过这四天的练习,两种符三人都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

“师傅,我们是吃完这一顿再走,还是立刻走啊?”萧轶欣凑到玄奕身旁,问道。

“去去去,赶紧下山去。”玄奕脑袋一歪,皱起眉头,如是回答。不是他不喜欢这三个徒弟,是这三个徒弟实在太……怎么说呢?原本,玄奕是要三人去宁雨符宗的食堂吃饭的,可谁知道这三个徒弟死活不肯去,还以“丢您面子”等借口为由,和玄奕抢吃的……

玄奕自己倒是不太在意。虽然自己并未辟谷,但几天不吃,倒也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这三个徒弟的食量和自己一个人相比可是大同小异。每次吃不饱,萧轶欣和秦烟雨都会各种卖乖,逼的玄奕不得不去再给他们取一份食物。要知道,玄奕贵为宗主,食物也和普通弟子不一样的啊!他们这么一搞,弄得这几天,专门负责给他准备膳食的厨子一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还是不是看着他的肚子,似乎是要看东西是不是进了他的胃……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玄奕多好面子,被厨子这么看自然不会有好感觉。可他又偏偏吃萧轶欣和秦烟雨那一套,结果就被他们变相“剥削”了四天。

萧轶欣嘟了嘟嘴:“好吧,那我们走了。师傅你不打算给我们点盘缠么?”

“不打算。自己解决。”

见玄奕这个反应,三人也知道这几天吃饭的事情为难他了。萧轶欣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三人先后出门。

最后出去的萧轶欣刚要把门关上时,玄奕却忽然甩过什么东西。萧轶欣接到手里一看,正是传送卷轴。她看向玄奕,开口了:“谢谢师傅。”

“记得要带上传送卷轴,否则有你们好受的。”玄奕依旧是那副平淡的样子。

轻轻的“吱”声转瞬即逝,门被关上了。玄奕在那雕花木椅上荡来荡去,显得极为悠闲。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身上可没有半点盘缠。”秦烟雨犯难道。

“管他呢,先下了山再说。我已经迫不及待了!”金白一副神往的样子,少年应有的热血在他身上演绎得淋漓尽致。

萧轶欣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盘缠的事,只能路上想想办法了。”

王座守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