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重生奇遇记

第14章 涉险

安德烈选择的荒山离唐小婉家还很远,这个偏僻的镇子虽然不大,但是人迹罕至的山林却不少,唐婉也在自家奶奶那听说某个山上曾经出现野人,而且还出现过人骨头,因为她刚重生不久,还不知道奶奶所说的是哪座山,所以也不会想到这里就是奶奶提到过的出现野人的荒山。

“快走吧。”安德烈催促着唐婉,他今天是精神百倍,看到这么荒无人烟的大山,肯定会有自己想找的罕见野生植物,想到这个就兴奋不已,上山之前还不忘拿手里的相机给这片荒山来了个大全景。

唐婉站在山脚下,看着乱木丛生的荒山似乎有点不对劲,他们村的后山虽然说毒蛇众多,但是也没有这座荒山给唐婉的感觉这么可怕,怪石林立,似乎还有瘴气,潜意识里唐婉感觉到了危险,不自觉的停止了脚步。

“喂,唐,你怎么不走了。”安德烈走出好远回过头来才发现唐婉还站在原地,一脸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禁有些着急,冲着唐婉挥了挥手。

唐婉身上冰冷的感觉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强烈,皱了皱眉眉头,站在原地想对策,她可不想没事找死,但是安德烈在催促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唐婉打开了听力去聆听这座山上动物的声音,想通过动物的声音去了解是不是有危险,但是奇怪的是她竟然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安静的仿佛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

“看来这座山上肯定有很厉害的东西,要不然不会没有动物。”唐婉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着。

隐在暗处的小黑蛇对唐婉的表现感到很惊讶,这座山并没有看到的那么平静,身为蛇族王子的他当然知道,蛇族千百年传下来的规矩就是不能越界进入这座山,但是他没想到他的小姑娘他们选的地方竟然是这座山,没有办法,他只能违背祖训跟着来了。

她是怎么知道有危险的,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为什么她能感受到危险,他的小姑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呢,太有意思了,敖中天嘴角露出了似有似无的笑。

“你怎么不说话?”安德烈看着唐婉还是不理自己,顿时失去了耐心,大声的嚷嚷起来。

“您的绅士风度难道只有几分钟而已?”唐婉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个外国佬冷笑着,没有那绅士风度还装什么,唐婉在心里忍不住吐槽。

“我只是太着急了,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安德烈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唐婉,随后目光看向别处,他实在是不敢和这个小姑娘对视,那种浑身冷冰冰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他开始有点后悔答应让唐婉做他的翻译了,但是他别无选择。

“我不走了自然有我的理由。”

“这座山不能进,很危险。”唐婉不紧不慢坐到了山脚下的大石头上。

见唐婉竟然坐下来休息,安德烈刚刚才停息的怒火又开始熊熊燃烧了。

“你是我们慰问团花钱雇佣来的,你必须和我一起进山,你竟然坐下来休息?你难道不想要钱了吗?”安德烈气急败坏的把随身的背包狠狠的甩在了地上,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钱?呵呵,我唐婉用不着为了你们这点钱去卖命。”唐婉冷笑了两声,她最讨厌的是有人威胁她,还威胁的这么理直气壮,她是缺钱,但是为了这点钱可能会赔上自己的小命那就太不值得了,她要是死了她那个慈祥的奶奶该怎么办,她现在有了牵挂再也不是那个不在乎生命的孤家寡人。

“我给你加一倍的工钱怎么样?现在可以走了吗?”安德烈以为唐婉是因为觉得工钱少,故意现在撂挑子不干,他以为自己看清了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小心思了。

唐婉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

安德烈看唐婉站了起来,以为加工钱的戏码奏效了。

没想到唐婉直接掉头往回走,这一片因为荒无人烟,所以根本就没有路,只是满地的杂草,唐婉得凭着记忆才能找到回去的方向。

安德烈顿时急了,他可不想自己一个人进山,何况他还是个不会说本地话的外国人,这是他的死穴,而且他贵为植物学家,却是个正宗的路痴,不会辨别方向,没有向导和跟班就是举步维艰,所以他更不可能放唐婉走。

“三倍,三倍。”安德烈拉着唐婉的衣服死活不肯放手,满脸的祈求。

隐在暗处的某小蛇看着安德烈的手竟然抓着他的小姑娘的衣服,恨不得砍掉这讨厌的脏爪子,如果怒火能烧死人他恨不得把这该死的外国佬烧成灰。

“刚才还因为这座山阴森森的感觉阴冷呢,现在怎么像在火烤呢。”唐婉突然觉得很热,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嗯?小姑娘竟然能感受到我的怒火。”敖中天心里暗想着,他很想大声笑出声,他等了这么久真的没有白等,刚才的怒火也因为心情好顿时降温了,他可不想他的小姑娘因为自己受罪。

唐婉顿时觉得舒服多了,正奇怪为什么刚才热的难受,现在又温度正好,这座山果然有问题。

“五倍,五倍。”安德烈见唐婉还是不说话,误以为唐婉还是要扔在自己回去,已经走到这儿了,他可不想还没有进山就放弃。

“你说五倍就五倍了?你的话管用吗?”唐婉看安德烈这么急的样子,故意想耍一耍这个自以为是的外国佬。

“当然,如果慰问团不愿意承担的话,我个人承担雇佣你的费用。”安德烈见唐婉终于肯说话了,以为有了转机,顿时舒了口气。

“我们快点走吧,已经浪费了好多时间了。”安德烈很是心急,他是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跟你一起去了?”唐婉甩给安德烈一个狡诈的眼神。

气的安德烈差点吐血,指着唐婉想说什么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敖中天看着吃瘪的安德烈就知道肯定是唐婉又说什么了,他虽然听不懂外语,但是他有着读心的能力,他可以读懂他喜欢的人的内心所想,强忍着笑意看着唐婉捉弄安德烈。

“好了好了,我这个人最是善良了,我跟你进山,但是我要十倍的工钱而且你必须全程听我的。”唐婉看着被浓雾包围住的大山,虽然知道很凶险,但是好奇心也在作祟,心想只要万分小心就行了,这也是重生以来第一次关乎生死的挑战。

“十倍?”安德烈听唐婉竟然要十倍的工钱顿时气的火冒三丈,差点真的吐了血,声调高的都可以唱男高音了。

“对,十倍,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回去了。”唐婉也不等安德烈说什么,转身就要走。

“好,十倍就十倍。”安德烈当然不可能放唐婉走,忍着肉疼只能接受这个条件。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要是回去了你不认账了怎么办?又没人给我作证。”唐婉故意装作很怕受骗的样子。

安德烈快要被气死了,他一个成年人竟然说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但是现在已经浪费了好多时间了,对于时间观念很强的他来说已经快要崩溃了。

“我这次出来只是为了工作也没带什么现金,我用我的手表作为工钱怎么样?”安德烈说完就把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拿下来递给了唐婉。

唐婉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这是国外一个很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作品,价值自然要比自己那十倍的工钱多的多。

“好,我收下了,咱们下山之后你也可以赎回去。”唐婉可不想趁火打劫,虽然她刚才把安德烈气的半死的行为本质上来说跟趁火打劫也没什么区别了。

安德烈也不在乎能不能要回手表,他现在迫不及待的就是能进山忘我的工作。

敖中天看着唐婉又和安德烈开始进山了,就知道小姑娘的小阴谋又得逞了,不知道他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多鬼主意,但是这座山和自己家族地所在的山太不一样了,不知道前面有什么未知的危险,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他也没办法只能继续跟在了后面。

唐婉折了根粗树枝在前面开路,安德烈跟在后面,山上比山脚下还要暗,什么稀奇古怪形状的树木都有,唐婉也叫不出来树名。

唐婉边走一边做着记号一边不停的提醒身边的大胡子一定要听自己的话,不能随便乱跑,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跟自己说,安德烈爽快的答应了。

唐婉正在树上做着记号,记号还没有写完就发现自己听不到安德烈的脚步声了,她猛地回头看到安德烈正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而且一动不动的。

从唐婉的这个方向看,树干上有好多黑影,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祟唐婉的眼里那些黑影好像在蠕动,因为山上怪树太多了,阳光很少,更是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唐婉顿时脸色发白,但是她不能扔在安德烈不管,又不敢大声的叫安德烈的名字,以免惊扰到树上的不明物体,她后悔没有带自己削的竹签子了,什么防身的武器也没有就敢贸然上这座山自己这不是作死呢吗,好奇害死猫,越想越懊悔。

暗处的敖中天身为蛇族唯一的王子,自然眼力必须要好了,所以他看的很清楚,没有危险,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唐婉的内心告诉他自己很怕,他不知道的是唐婉的眼力看到的是会动的东西。

可以想象,一棵大树的树干上都是黑色的不停的蠕动的黑影会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如果是个普通人肯定会大喊大叫起来,唐婉尽量压制着不让自己叫出来,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唐婉慢慢地一步一步的靠近安德烈,两眼时不时的去瞄树上的黑影,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走进了才发现这棵树很粗,不知道有多少岁了,树干上的黑影是一些树枝扎的木板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钉在了树上,经过了岁月的洗礼表面已经破破烂烂,但是还是没有掉下来。

唐婉好不容易挪到安德烈的身边时才发现这货是看着一株翠绿翠绿的草在发呆,唐婉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狠狠地打在了安德烈的后脑上,后者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暗处的敖中天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听着安德烈的惨叫就知道肯定很痛。

“你干什么?”安德烈揉着自己头,龇牙咧嘴的冲唐婉嚷嚷。

“我干什么?我不是告诉你如果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吗?你竟然一声不吭的就擅自行动,如果遇到危险怎么办?”唐婉气的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蠢货揍一顿撒气。

“我,我就是看到了一株只是在一百多年前的档案里看见过的植物,所以才兴奋的忘了告诉你。”安德烈也知道自己理亏,是自己不对,他们是两个人的团队,自己这样擅自行动是很危险的,所以低下头也不忘替自己辩解。

唐婉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心想自己这是不是吃饱了撑得,这种未知的环境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也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回去。

“记住了,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不想死就听我的。”唐婉扶额,现在她只能祈祷安德烈不要再弄出来什么事,他们能安全的离开就可以了。

安德烈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唐婉是为了自己好,自己太任性了,上山了才发现这座山确实和别的山不一样,他身为植物学家自然去过很多地方,但是没有一个地方会给他冰冷的感觉,即使遇见棕熊也没有现在这么让他觉得窒息。

“你不是看到了新鲜东西了吗?要怎么办动作快点。”唐婉没好气的看了安德烈一眼就去观察这棵树了。

“谢谢你。”安德烈兴奋的赶紧拿起相机给他发现的植物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拿出笔记本认真的记录着。

唐婉绕着树干认真的观察着,这棵树被订了那么多树枝做的木板竟然还活着,唐婉注意到木板是用树皮固定到树干上的,木板下面貌似有什么东西,唐婉也不敢用手直接去触碰木板,正想找根树枝的时候一声噼里啪啦的声音传了过来。

原来是树干的另一侧上面的木板突然从树干上掉了下来,掉了一地的木板的零碎树枝,唐婉这才发现树枝中竟然夹杂着婴儿的骸骨,而且还带着一丝丝血肉,看着就好像刚刚被剃光了血肉似的,空洞洞的眼窝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唐婉皱着眉头,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虽然她做特工的时候见到鲜血和尸体是家常便饭,但是从没有见到过还带着丝丝血肉的婴儿的骸骨,这样的触目惊心,让唐婉觉得全身发麻,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敖中天知道木板里面是尸骨,但是他没想到会是这么小孩子的尸骨,不想让他的小姑娘看到这么骇人的东西,但是他又怕自己突然现身小姑娘会误会了。

“哇。”安德烈听到声音还以为是唐婉遇到什么危险了,赶忙跑过来一看顿时吐了一地,直到胃里没什么可吐的了才停下来,掉头就冲到了身后,不敢看一眼。

一个三十几岁的成年人竟然会躲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身后,这画面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唐婉奇怪的是这婴儿尸骨看着好像很新鲜,但是包着他的木板却很旧,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w青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