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归零

第5章 偷袭

在船舱的某个房间内,伊芙有些迷茫的在房内四处走动着,把衣服挂在衣架上后却茫然的没有发现衣服掉到了地上。

好一会才抓着头发抓狂道“不过是kiss而已,不管了!!”

如此想后,伊芙坐在了梳妆台前开始打理自己的头发,不过即便如此伊芙的精神明显不对头,以至于不小心把桌上的东西打翻在地。

伊芙一下清醒过来,俯下身去,将其捡起来后坐直,却发现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吓得伊芙转过身来看着黑衣人,嘴里将要尖叫,但是黑衣人却是机敏的掐住了她的喉咙制住了她的尖叫,同时将其压在衣橱,另一只手拿着相当具有特色的小刀抵在她腮边问道。

“地图在哪里”

“在。。。在。。。那里”伊芙露出惨兮兮的表情,用下巴点了点桌子的方向,黑衣人也跟着看向桌子,确认了地图后又问道。

“钥匙呢?钥匙!钥匙在哪里?”

完全不知道那盒子的用处的伊芙自然是一脸茫然。

然后,男主角欧康纳就登场了,踢开门后双手持枪,就是可以指错了方向,这让黑衣人有时间得以躲在伊芙身后,以作人质。

欧康纳也极快的把方向转到正确的地方来,但也束手无策。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房间的窗户打开,一名黑衣喽啰出现在那里,但是还不待他开枪,枪技高超的欧康纳先一步开枪,手中的双枪在其控制下连开数枪,轻而易举的将一名黑衣人解决了。

虽然打破了油灯,导致房间起火了。。

伊芙趁势机智的拿了烛台狠狠往身后一戳,正中黑衣人的眼睛,因此得以逃脱。

欧康纳护住伊芙,面对窗外又一个黑衣人也是连开数枪,将其干掉后掩护着伊芙逃离了此地。

黑衣人捂着眼睛痛苦的呻吟,他尝试着离开火海,但是却不小心撞倒了桌子,桌上的包包掉在地上滚出了那珍贵的钥匙,走到门边的黑衣人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下,顿时惊喜的连痛苦都忘却,顿时兴奋的弯下腰去捡钥匙。

这时候就轮到林赁登场了,至于原本该出现在这里的强纳森早就被林赁骗走了。

面对弯腰甚至可以说是跪在地上的黑衣人,林赁取出了沙漠之鹰,用魔力灌注于手臂加强臂力后,林赁放空脑袋,不去想象开枪的后果。

“啪啪啪啪啪啪”

放空脑袋,以至于杀人显得格外的轻松,也导致自己的手指无法控制,明明黑衣人早就死透了,林赁却依旧铁青着脸开枪。

怕是打了十几枪后,林赁才回过神来,清醒过来。

然后,目睹被自己虐尸到惨不忍睹的黑衣人的尸体。

“呕。。。”

毫不意外的吐了,将晚上把胃袋填的满满的晚饭痛快的吐了出来。

“失策。。。”将晚饭吐了个干净后,林赁抹了抹嘴角,随意的擦拭着,然后反复的反省“失策啊。。。早知道会这样,,,,,我就闭上眼睛了!”

至于不吃晚饭?那个还是算了吧。

越过自己的呕吐物,林赁不忍直视的来到黑衣人旁边,然后微微眯眼,咬紧牙关把黑衣人攥在手里的钥匙夺了过来,将其收入到系统空间中。

然后逃离此地,幸运的跟在欧康纳后面,跳下海,然后上岸。

“嘿,欧康纳,看来所有的马匹都在我们这里!”远处,卑鄙小人向欧康纳喊道。

林赁看着嘚瑟的班尼,也不禁感叹,这逼虽然求生欲极强,以至于卑鄙无耻,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逼的确具有强运,不断在各种危机下存活,甚至到了最后,要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怕是活的比在场的谁都要滋润。

“喂,班尼,看来你上错岸了”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欧康纳也不恼,反而有些得意的喊道。

“干”

班尼确认了方位,简单的说出了他的心声。

♂♂♂♂♂♂♂♂♂♂♂♂♂♂♂♂♂♂

买了骆驼,重振旗鼓的欧康纳林赁一行重新上路了。

将钥匙放到了异空间永绝后患后,林赁的精神自然变得轻松起来。

以至于在刚才补给处又购买了大量的食物和水,然后边走边吃起来。

对此欧康纳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制止,毕竟林赁夸张的带了差不多三人份。

另外,和林赁一样边走边吃的,还有那个当初受贿然后放了欧康纳的胖子监狱长。

。。。就这样比谁都轻松的度过了这趟路程。

几人默不作声艰辛地走了一天一夜后,凌晨,他们,在欧康纳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沙地。

然后对面,三名美国佬外加后面一堆人在班尼的带领下来到了欧康纳的不远处。

欧康纳看了对方的阵容,有些不屑的笑笑。

“我们在这边干嘛?”一名美国佬问道。

班尼向其解释道“耐心点,我的盆友”

“嘿,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吗?谁先到哈姆纳塔谁就得到500美元”

依旧是那名发出赌约的美国佬,向欧康纳如是说道。

欧康纳既无奈又不屑的摇了摇头。

“你帮我们赢了就给你一百块。”

那名美国佬又这样对着班尼说道。

“乐意效劳”

对此欧康纳更加不屑的笑笑加摇头了。

很快,日出了,死者之都在这特殊的时候出现了,

被雇佣的班尼和欧康纳同时冲刺,去争夺第一了。

这场小小的代表了过去的恩怨和荣誉的比赛,即便林赁给几块金砖也不能阻止。

于是他就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而跑在最前面的两人,班尼没有一点比赛道德的,不停拿手中的赶骆驼的鞭子攻击欧康纳,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攻击的欧康纳,也只能被动挨打。

在挨了三下鞭击后,怒气爆发,一下抓着了鞭子,再拉住对方的衣服,将其拉下骆驼。

两人驱使的骆驼跑的很快,因此班尼摔在地上也摔得挺疼。

伊芙一下赶超了林赁,然后在经过还在地上滚的班尼,嘲笑道“你活该!”

然后笑着去到欧康纳旁边,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了哈姆纳塔内。

霖沐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