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安好

第69章 人天自两空,何笑何惊人(六)

朴安好日记 2007年6月20日 心事

总觉得端午节返校以后,朱槿就变得好奇怪。

以前只是早自习爱睡觉,今天好几节课都是趴在桌子上睡着。就连她最喜欢的数学课上也睡觉了。

好在老师也没有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和她说话也是。似乎有很重的心事。可是每次我要问她,她就会说我没事啊。睡眠不足,在家玩的太high了。休息休息就好。

偏偏我这人就是不擅长这点,于是每次都没有问出些什么。

希望朱槿能早点恢复过来。

朴安好日记 2007年6月21日 还是老样子

朱槿她早自习直接缺席了,她说,你记得就帮我请假,说一下就可以。不记得,不请也没事。

我怎么会不记得。但是问题不在这里呀,问题是她怎么用这样生疏的语气和我说话。朱槿她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我从早上就想着要问的。结果直到现在她睡着了,那句,你怎么了,我还是没有问出口。

早上和老师说朱槿请假的事情。我话还没有说完,老师就说知道了。原来请假是这么容易的么。一直以为会像我在莲花中学一样,非刨根问到底,觉得没有任何疑点才会在请假条上签字,同意,情况属实。可是在紫麟,只要说说就被批准了。大学校果然人性化管理吗?

上课的时候偷偷观察她,总算没有像昨天一样睡大觉。但是依然精神恍惚。怎么着都觉得朱槿有些憔悴这两天。

这两日的晚自习我们没有写纸条。朱槿一直埋头写着什么。表情凝重。

大概是抄写笔记吧,毕竟下学期高三了。要抓紧学习了。忽然觉得自己太浪费大好光阴。现在也是,不睡觉在这里胡写。

朴安好日记2007年6月22日 还好你没事

今天朱槿好像又回到之前的样子。

早自习睡觉。白天还和端午节之前一样。唯一变化的是,我们不再写纸条。她一直埋头写笔记。

晚自习下课后去操场散步,我总算问了她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朱槿说,就是爸爸妈妈吵架了,弄得她心里特别不舒服。现在正在调整状态中。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还好你没事。我抱抱她。

晚上可以安心睡觉啦,话说昨天晚上我做噩梦了!

朴安好日记 2007年6月22日 夏至

今日夏至。《恪遵宪度抄本》中说,日北至,日长之至,日影短至,故曰夏至。至者,极也。

地理书上也说,夏至这天,太阳直射地面的位置到达一年的最北端,几乎直射北回归线(北纬23°26'),北半球的白昼达到最长,且越往北昼越长。老师说夏至日这天,黑龙江漠河白昼长达17小时以上。那些不喜欢黑夜的人这天真是有福了。我也好想体验一下极昼极夜的感觉啊。

日长长到夏至,日短短到冬至。这是妈妈每年夏至日都会念叨的话。妈妈,今天你也一定这样念叨了吧。

无论如何,我很喜欢夏天。

洛小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