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拂黄沙之封神

第911章 破阵

东征军这一通突如的其来开火,不仅让姚忠大吃一惊,对于毫无察觉的姜氏叛军更是灭顶之灾。

自卫军全军上下对于此番破阵高度重视,毕竟这是东征的第一仗。

用尚天恒的话来说,那就是杀鸡要用牛刀,不光要赢,还要赢得漂亮。

在这种思想下,训练有素的火箭部队打得十分霸气,他们分成多个拨次,盯着叛军阵地不计成本的狂泻着弹药。

在姚忠眼里,一条条火线划破漆黑的夜空。

无数火线像雨点儿一样射向叛军,继而引发爆炸和大火。

姚忠在火光映射下,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叛军官兵在大火中不断倒地和挣扎,这让他不禁背后冷汗直冒。

那些在睡梦中无法清醒过来的叛军官兵,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惊慌失措中损失惨重。

叛军那些密布林立的工事被强大的火力下摧毁得乱七八糟,一直困扰游魂关的整个防线一下子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破阵成功!

在火箭部队的极速覆盖下,叛军阵地上爆炸连绵不断,火光、浓烟和爆炸造成的不断冲击,叛军已经陷入混乱。

姚忠感到兴奋,一直死死捆住游魂关的叛军阵地就这样被突破了!

他依稀看到远处城下,和自己不同,尚天恒和他的手下们十分平静在注视着战场,显然对于眼前这一幕他们成竹在胸。

火箭部队的射击开始向纵深展开,火力覆盖向四周叛军阵地方向游走,显然目的在于迟滞对方可能的增援。

火力覆盖一直持续到东方发白,姚忠这一回可以在城墙上仔细观看,他发现在尚天恒的军阵前整齐密布着许多弩车之类的装置。

自卫军的这波破阵还震撼了参军邓忠,和姚忠一样,对东征军的攻击安排一无所知。

面对尚天恒的穿关而过的命令,他没表示丝毫异议。

在明知对方充满敌意的情况下,他可不会冒冒失失的去送人头。

自己真要是敢违抗军令,尚天恒按照军法怎么处置自己,都不会有人为自己撑腰。

从战斗打响到现在,一旁观战的邓忠目瞪口呆,整个人一直处在被震惊的状态。

他虽然是经验丰富见识不凡,但对于自卫军这些奇怪的装备所知不多。

弄不明白这支火箭部队从何而来,邓忠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不是自己招募的新兵,使用的也不是兵马司下发的制式装备。

虽说早在南疆就听说尚天恒拥有这样的武装,不过他总觉得其中有太多的夸大之词。

如今作为亲眼目睹的见证人,邓忠真切感受到这些火力的强大与恐怖。

对它的厉害和威力,他看得清清楚楚,他觉得自己应该尽快向自己的叔叔、闻太师以及玄辛帝详细报告此事。

邓忠断定这就是尚天恒的私军,是尚天恒屡次打败强敌的倚仗。

见识到了这些自卫军火箭部队的厉害,他对于这次的东征突然变得信心十足。

尚天恒见天光放亮时间不早,没有继续耽搁,直接下令全军出击。

东征军军阵里立刻号角吹动,各方阵的军官们纷纷开始行动,他们按照事先的安排,指挥自己麾下的军阵依次推进。

作为先锋,郝狮指挥的骑兵大队率先冲了出去。

郝狮的骑兵大队是十天前赶到的镇东城,经过近日的休整,整个大队已经达到最好状态。

这支骑兵大队主要由郝狮的族人组成,他们骁勇善战彪悍异常,装备上自卫军的新式武器,更是如虎添翼。

作为主动请缨的郝狮,对能争取到先锋的位置,他非常兴奋,憋足了劲准备大显身手。

接到命令为主力开路,郝狮指挥骑兵大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扑向浓烟滚滚火光闪跃的敌阵,开始攻击前进。

径旷能得到姜焕父子的信任和器重,也是非同寻常的人物。

游魂关方向突然发起进攻,他立刻调兵遣将迎战。

随着对方的极速猛射,姜氏部队受到极大压制,援军推进速度缓慢。

面对敌军分段射不停的火力,径旷发现自己向前边突击的援军伤亡惨重。

见此情景他也有些慌乱,但是他知道作为主帅,自己此时不能够有任何的动摇,否则后果不堪想象。

他一边命令其余阵地严阵以待,小心对方趁乱突袭,一面调集更多援军封堵缺口。

按照他的命令,姜氏部队开始架起盾牌,冒着密集攻击的火力继续增援。

发现东征军开始向撕开的缺口推进,径旷带着自己的卫队冲到了援军的最前方。

行进中自卫军火箭部队仍保持着一定的火力攻击,他们不断向敌人的纵深阵地开火,迟滞敌军的增援。

尚天恒安排了两个骑兵大队在火箭部队两边策应,防备叛军对火箭部队的攻击。

东征军其他部队正在全速前进,以最快速度通过敌军阵地。

在他们的身后是冷冰冰的宪兵部队,对于迟滞行动贻误战机的行为,他们有权以违反战场纪律给予严惩。

也许是训练中留下的阴影太暗黑,看到这些宪兵的身影,东征军的新兵们如同脱缰的野狗般狂奔。

他们一边加速,一边小心的保持着队形,以防止招来这些宪兵的怒火。

“那是一场屠杀,发现东征军强行突击,叛军源源不断的扑了上去,可一点办法也没有。东征军轻松破阵,而叛军在付出惨重的伤亡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东征军扬长而去。”

姚忠结束了自己的介绍,一时间,城墙上非常安静。

“从战事进展看,我觉得东征军破阵并不艰难。。。为什么不让他们配合我们游魂关?”

姚忠忍不住抛出了自己的问题,对此窦荣没有回答。

他走到一个箭垛边,眺望着远处叛军阵地上的那片破败不堪。

因为他不想看到姚忠的眼睛,他什么也不想说,默默的站在那儿等了好长时间。

此刻不可能趁机发起进攻,东征军撕开的缺口已经被叛军堵上了。

肉眼可见,叛军各个阵地上早已戒备森严,径旷真是个难缠的对手。

“姚忠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汉阳老套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