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拂黄沙之封神

第739章 陆英

从最后追加的命令看,尚天恒显然对于帝国使者的瞒天过海非常不爽。

他让春风严查其中存在的问题,既是消除可能的后患,也是想排除一些隐患。

至于给根牟昊去函提醒,显得十分自然。

如今自治区以外的全部占领区,都统一由根牟昊管辖,他领导的落叶兵团四个纵队三万官兵遍布从落叶谷、赤石要塞到黑松峪要塞整个自治区外的运输线。

尚天恒去函的意思十分明确,要求他近期针对南线周围的暗藏实力进行一次扫荡。

在尚天恒心中,根牟昊接到信函后,自己应该可以在赤石要塞看到他。

尚天恒的命令一下,自卫军立刻不加掩饰的行动起来。

这种大张旗鼓的举动,自然瞒不过其他人的眼睛,很快还在参加宴会闭幕式的部落贵族们纷纷得到了消息。

尚天恒也没打算瞒什么,也不介意,他就是有意要让一些人知道。

薄菇檀立刻要求一天之内,五个大队五千人要完成抽调集结,先头部队派出一个中队直扑安北关地界。

各种战车、远程装备打包装车云集于安顺府城外,不断有骑兵斥候沿运输南线南下,薄菇檀摆出了一个大军开拔的架势。

尚天恒的南下指挥部迅速组建,他本人也搬到了安顺府的自卫军总部营寨里。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至于帝国那位使者会怎么想了,尚天恒根本不在乎。

漠北草原这几百年曾被草原五大部族、特悍部和赤发犬戎先后占据,如今被自卫军控制,帝国从未真正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

在自治区军政府成立后,随着剿匪行动和牧场股份制改造的推进,自卫军对于漠北草原的掌控达到了空前未有的程度。

整个漠北草原,特别是各卫戌区的首府、要塞治安大大改善,这种治理水平让尚天恒十分满意。

谁知道这个时候,突然步云逢急匆匆过来汇报,光天化日之下,几名负责后勤的先遣队官兵在安顺府的南门被人打伤。

错过宴会闭幕式的尚天恒为了犒劳自己,决心准备好好享受一顿美食的时候,步云逢的话彻底破坏了他的兴致。

“帝国使者的队伍到了南门,为了抢道和咱们先遣队的弟兄发生冲突,几个弟兄吃了亏!”

尚天恒刚要说话,整个营寨里忽然传来低沉而又急促的号角声。

尚天恒丢下手里的筷子,在秋涛和步云逢的簇拥下,走出了营帐。

抬头看见营寨正中心的高台上,五名号手正命瞪着眼鼓着腮帮子,拼命吹着手中的牛角长号:呜。。。呜。。。呜。。。

牛角号不间断的长鸣,意味着有敌来犯!

战斗即将开始!

尚天恒心里清楚,一定是帝国使者按耐不住,南门的冲突升级了。

这位帝国的使者终于来了!

他朝身后的夏林看了一眼,如今的夏林暂时担任了他的卫队长,负责他的安全保卫。

“马上备马,咱们去南门!”

看着眼前的乱象,陆英情绪激动之下身子有些微微发抖。

身为帝国使者,虽然年轻的他是第一次出差办事,却丝毫没有羞涩和怯场。

身负帝命的中官身份,更是沿途帝国官员和诸侯巴结的对象,对帝国武力的信奉更是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底气。

今天自己手下近百名随从竟给不到二十人的粮草押运队打得四散溃败,要不是一旁的叔父出手护卫,恐怕连自己也要被打倒在地。

一向以帝君代表自居的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

安顺府南门外。

征北将军尚天恒和帝国使者陆英见面了,第一次见面的气氛并不友好。

赶来的卫戌区警备中队占据了周围有利地形,完全控制住了局面,將陆英的手下包围在中间。

尚天恒瞟了一眼,倒在地上鬼哭狼嚎的使者随从人数不少,大略估算有四五十人。

他转向看了看一旁,有些鼻青脸肿的二十多个先遣队官兵满脸通红,似乎有些不服气,大家都没有作声。

两人短暂的寒暄见礼,尚天恒和陆英都觉得有些尴尬。

原本两人对于这次见面,内心都安安揣测多次,却都没有想到会是如今这个场景。

“尚将军,这是你的地盘,出手打伤帝君使团的又是你的部下,你倒说说看,该怎么处理?”

陆英只好点名,双方其他人一直喊打喊杀,不过是发泄一下情绪。

真的要做主,还得找当家的。

在陆英看来,给自己一个面子,就着台阶下台,这是帝国官员谁都会作的事。

真正在意的事,那是宣布帝君诏令,让尚天恒马上南下。

將漠北草原有实际影响力的尚天恒调离,这才是具有决定性的正经事。

当然尚天恒的态度也很重要,自己回去还要面君复命,这可是临行前玄辛帝特意交代的任务。

被点名了,尚天恒只好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中官,我刚才正在琢磨这事,冲撞重要公务,该当何罪?”

“怎么?尚将军,帝国大典你也不记得了么?”

陆英见尚天恒有些阴阳怪气的说话,顿时心中怒火中烧,原本对尚天恒就毫无好感,此刻心一狠咬牙切齿的大声说道:“按帝国大典,冲撞重要公务的,一律处斩!”

陆英丝毫不理会身边叔父的眼色,只顾恶狠狠的看着尚天恒,打算好好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尚天恒正眼都不看他一下,慢条斯理的掰着手指头盘算道:“我记得帝国大典说冲撞重要公务的,一律处斩,不过要先交给有司部门核实,既然陆中官发话,那就这么办吧!”

“来人啊!还愣着干什么?帝国大典岂容轻慢,把他们给我就地处斩!”

尚天恒手指一转,指向倒在地上的使团随从,嘴角闪过一丝冰冷的笑意。

这一下大出陆英和使团众人意料,一旁自卫军警备队打官兵直接出手,干净利落的把地上的使团随从全部死死按住。

按在地上的使团随从有人甚至来不及反抗或开口求饶,就直接被砍掉了脑袋。

汉阳老套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