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拂黄沙之封神

轻拂黄沙之封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64章 密探

“就你?镇西伯侯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吗?”

武吉面色不屑的看着癸殳南,这个人一脸的落魄潦倒,胯下那匹马也丑的厉害!

武吉最近心情不好,原本他是西凤城的一名资深斥候,就因为第一个报告了帝国大军西猎,被季鲜认定是一个不吉利的人,丢掉了十分有前途的职务,被发配到这里做了各哨兵。

他非常不甘心,一直希望有机会东山再起。

武吉觉得自己是有眼力的,他从不以貌取人。

这个时代,有钱有势的人可以随意穿着打扮,武吉不敢随意笑话人,可是胯下的马却很能说明真相。

钱有势的人会穿着随意,却不会随意找一匹马,特别是这么丑的马,简直四不像。

癸殳南嘴角微微一咧,手里掏出一块玉牌递了过去。

“拿去给你的上司看看,我要见鎮西伯侯!”

西凤城。

镇西伯侯府。

偏殿。

癸殳南已经被带进来了。

他面容有些憔悴,但精神抖擞,眼神敏锐;连日的奔波并没有改变他太多,灰色的布袍简洁干净,站在那里不卑不亢,打量着季昌。

癸殳南眼里的季昌精神矍铄,他灰白色头发下红光满面,织锦的白色长袍上镶嵌着银丝暗花,目光睿智深邃,两人对视良久,季昌淡淡一笑,“来人啊,赐坐。”

癸殳南微微躬身致谢,随即坐下。

季昌把手里的玉牌递回癸殳南,癸殳南接过,没有做声。

“得罪先生的那个哨兵,我们已经让他回家了,希望这个处理能让先生满意。”

“哦。”

癸殳南愣了一下,明白过来,季昌说的是那个哨兵,他们都不知道武吉的名字,也没有必要知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对此的态度。

季昌代表西凤城表达了欢迎的态度,癸殳南自然也给予了积极回应,武吉这件小事就这样不经意的揭过了。

“其实已经有人送信说了先生要来,消息比先生快一步!”

癸殳南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一定是自己那位表亲的手笔。

“一起传来的还有个坏消息,你在太阳城东郊的家被抄了,全家上下无一幸免。”

季昌的语气非常沉痛,癸殳南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依旧没有说话。

季昌目光向左右瞟了一眼,想到癸殳南的家人刚刚发生的悲惨遭遇,季昌很惊讶他的表现还能很平静。

“先生前来,有何教我?”

面对问话,癸殳南打量了一眼季昌左右站立的侍从,面无表情的对季昌说道,”伯侯可否屏退左右?”

季旦开口想呵斥两句,被季昌伸手拦下,季昌示意周围的侍从都退了下去,只留下季旦在一旁作陪,癸殳南等到周围的人都退出了殿外,才低声开口轻声说道:“伯侯见谅。”

癸殳南对季昌一脸正色的说道,“请原谅我如此这般,实在是事关机密,不得不小心从事,在西凤城,在您的伯侯府里有尚天恒的密探,他们曾多次给尚天恒送去关于西凤城的重要消息。”

季昌和季旦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登时一紧,西凤城城内有各方的密探,这点是明摆着的,就像西凤城向沫邑城和各地派出大批的坐探一样,可是伯侯府有暗藏的坐探,如果消息属实,这件事就非常严重了。

季旦尽量保持平静,可是还是忍不住面带愠色地问,“伯侯府有尚天恒的坐探?是谁?什么身份?送过去了什么消息?”

季旦作为景门的主事人,打探敌方的消息只是自己责任的一部分,防止敌人的渗入是他职责的另一重要部分,如今有人潜入了己方的核心,但是自己却不知情,这可是非常严重的失职。

“旦公子,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我知道这个人能够接触到伯侯府的重要消息,这一点上,尚天恒非常小心,除了他自己和当事人,谁也不知道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季旦点点头,如果对方不是足够小心谨慎,恐怕早就被自己给识破了。

季昌对癸殳南的话不动声色,他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季昌觉得自己不能因为癸殳南一句话就对伯侯府的人采取行动。

“我知道这人大概每隔一个月左右就送出一份消息,是由专门的人送出去的。上次送出来的消息说伯侯秘密前往荆山和鬻罴会谈,目前鬻罴亲自带了一批荆方的人在西凤城军营协助西凤城练兵。”

癸殳南这番话让季昌和季旦如同被雷击中一般呆在当场,这件事情是西凤城极其绝密的事情,当时季昌假借生病的名义离开西凤城,除了季考、季发、季旦知道此事以外,极少有人知道实情。

季旦觉得癸殳南的这番话证实了伯侯府确实有奸细,并且奸细能够获取较重要的消息,事情十分危急,季旦开始考虑如何把这个人找出来,消除隐患。

“这人还送出过什么?”季昌看到季旦有些惊慌失措,心中却依然有所怀疑,也许这则消息是从南方泄露出去的,自己不能乱了阵脚。

“这件事是我当值的时候听到的,并不是每次消息都在我当值的时候送来,也不可能每个消息都让我听到。不过有一次有消息送来的时候,尚天恒不在府中,我当时代收了这份密函,尚天恒回来时我转交的,他看了密函问我密须在哪里?好像是说你们把密须的一个人关押在府中。”

季昌和季旦的脸上露出愕然的神情,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可以肯定没有外人知道此事。

到这个时候,季昌已经确定癸殳南的话是真实的,伯侯府有一个可以接触到最机密信息的敌方坐探,想到自己所有的举动都被尚天恒窥测着,季昌不寒而栗。

“癸先生,还有什么线索吗?”季昌和颜悦色的看着癸殳南。

“父亲,这件事是您和我谋划的,兄弟们都不知道,其他知情人就是伯侯府的几名书办和侍卫,我看这个坐探的消息应该就是从这里来的。”

“伯侯是说贵府坐探的这件事吗?那就没有了。”癸殳南说完这话,发现季昌略带几分玩味的表情看着自己。

汉阳老套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