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帝少,靠边站

第9章 打脸

不管老人说什么,黎慕然总是从最好的角度去回应老人,不为别的,只为老人开心,每当看见老人笑了,她内心欺骗老人的罪恶感也许会减轻一些。

离开疗养院的时候,夕阳西下,晚霞绚丽,这里所处的位置比较高,天边的晚霞似乎近在眼前,触手可得,伸手,还能感知到那太阳的余温,温暖中夹杂着山风的寒冷,说不出到底是冷还是暖。

黄昏了,天色越暗黎慕然的心就越慌,黑夜是她做惧怕的时刻,毕竟很多事情在黑暗中进行,就可以轻易的瞒过太多人的眼睛,她不想做黑夜的牺牲品。

“我能问爷爷口中的那个优优是谁吗?”

“演上瘾了?”

“……”怎么说话呢,她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陪老人,结果时易这人太差劲了,一句感谢没有就算了,居然还这么嘲讽她,算了,她大方,不跟他一般计较“没有,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我堂妹。”

“那她人呢?怎么没去看那个老爷爷?”她听的出来,爷爷对优优这个人有多思念。

“……”

黎慕然看见了紧握在方向盘上的那只手青筋暴起,骨节泛白。

果然是有故事。

这一路上,时易都没再讲一句话,眼神只盯着前方,心无旁骛的开车。

就像黎慕然压根不存在一样,黎慕然也懒得搭理时易,她只想早点回学校去,然后等妈妈下班了,再磨蹭回家。

时易果真按照自己说好的,将黎慕然送到了学校门口,天色已经黑了,门口的人没有多少,来来往往的就几个人。

下车之前,黎慕然出于礼貌,还是同时易开口:“谢谢,再也不见。”

说完,黎慕然就推开车门下车了,头也不回的离开。

再也不见?想的没!

时易正要开车离开,手机响了,他便接起了电话。

“喂。”

刚说出一个字,还没听清对面的声音,车门忽然被人打开,黎慕然去而复返,迅速的坐了进来,惊慌失措的关上了车门。

“等会儿打给你。”时易挂了电话,打量着身边的人:“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这么快就打脸了。

“开车。”很不友善、命令的语气。

从来都没人这么跟自己讲过话,时易自然不从。

他解了安全带,侧身往副驾的位置倾,好整以暇的打量着这个近在咫尺的人,她看起来很紧张,眼睛眨的很快,睫毛不停的颤抖着,一只手将另一只手抓的泛红。

时易很清楚,黎慕然的这紧张绝对不是因为他,怕是外面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他提醒道:“这是我的车。”

黎慕然对上时易的眼睛,语速很快:“我今天下午帮你了,你就当还我一个人情不行吗?”态度依旧的强硬。

相对于黎慕然的紧张与着急,时易倒是有耐心的很,修长的手指挑起了黎慕然鬓角的一缕碎发,一根一根的抚过去,细数着。

“人情?我从来不欠人情,如果你觉得我欠的话,那上次我送你去医院,扯平了。”

“你……”怎么会有这种不通情达理之人,黎慕然食指指着时易的脸,气的眉毛都皱到一起了。

后觉得不妥,气急败坏的将手甩到一边,态度总算软了些:“你这个人怎么油盐不进,开车行吗?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我不需要人情,一个条件,一个你无条件答应的条件。”

“你这是趁火打劫!”

“我没强迫你答应。”时易自得其乐。

“……”她还有的选吗?

黎慕然视线转向窗外,那个变态的身影越来越近,视线试探着向这边走过来,隔着看不见里面的车窗,黎慕然对上了季殊那老谋深算的眼睛,她按住狂躁的心脏,短暂的庆幸,还好刚刚逃得快。

但是现在,如果时易再不走的话,那后果……反正黎慕然不想承担。

咬咬牙,敲定了:“行……行了,别要我的命就行,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我早就说过,我对你的命不感兴趣,系好安全带。”

刚搭上安全带,跑车就飞一般冲了出去,黎慕然的心脏越飞越高,心跳越来越快,这车速,太刺激了,已经超过了她能接受的程度。

随着车子越开越远,黎慕然渐渐放松下来,如果这车速再慢一些的话,那她现在会非常平静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脑袋越来越晕,心脏狂跳的速度迟迟降不到正常的频率。

后来,一阵手机铃声拯救了黎慕然,时易降下了车速接电话。

黎慕然抚着胸口在感谢时易手机对面的人,不然她总害怕今天自己会因为血管爆裂而死。

花样年华便殒命……她不想体验。

“可以,你说吧。”

“没有,我下午回了一趟学校,我现在就过去。”

坐在旁边的黎慕然把示意的话听的很清楚,他有事吗?

黎慕然反应过来,找到了手机,开了机,立马蹦出了几个未接电话和未读消息,是程嘉言和修远的。

但是现在不是回复这些的时候,黎慕然将手机放到了外侧的耳朵上,电话拨了出去。

“妈妈,你在家吗?”

片刻,失望,绝望。

“哦,知道了。”

今天真是她的倒霉日啊,遇见了好多倒霉的事情就算了,毕竟现在已经一一化解了,可她妈妈说明天在A市有个研讨会,现在人已经在机场了。

怪不得今天季殊那个变态会在学校门口……

“你家在哪?”时易问道。

“啊?”

“我现在有事,到前面我给你打个车,你回家去。”

黎慕然手指纠结的交缠到一起,她觉得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话有些不知趣,不,是非常不知趣。

她强颜欢笑,尽可能的将时易往她想说的那句话上套。

“你是要去见朋友吗?”

“不是,公司的事情,我现在要去公司。”

“……”黎慕然欲言又止。

“有话你就直接说,我有那么可怕吗?”

不说话的时候特别可怕,当然她是不会告诉时易这一点的。

“没,没事。”

没事?就她现在的表情说没事,鬼都不信。

“之前在学校门口,你在躲什么?”

“没,没有。”她不是不说,而是不能说。

“那你告诉我你上次在那个小巷里,是谁在追你?”

“……”黎慕然彻底沉默了。

与织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