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途同贵

第55章

何宪抿了抿唇,并未反驳。

他知晓这次的事是他不对,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法子。

何夫人见他这个模样,心中更是来气,拍着他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让你教那丫头缠上,往后不准再见她明白没有?”

“母亲……”

“我说不准,明白没有?”

何宪复杂地看着她,一旁未语的何父叹了口气,“阿宪,就先听你母亲的吧!”

连父亲都发话了,何宪就是再不愿,也得暂且应下。

“儿子明白了,母亲。”

何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却是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一定要快些给自己的儿子定下婚事了。

而那个人,一定不能是李家人。

照着目前最好的人选,还得是能与长乐公主扯上关系的。

这么想着,她面儿上却未露出一丝意味,与何大人回府后,就立即命人拿了库房册子。

秋狩在历经十日后,终于结束,期间,姜姝儿与李静初皆在养伤,未曾碰面过。

反倒是长乐与荣乐,一直乐此不彼地斗着。

回到皇城后,长乐就收到了何家递来的帖子,她有些好笑地捏着手中烫金的拜帖,“你说,要是让荣乐那个老女人知道她们李家的表亲却急于巴结她的死对头,会是个什么表情?”

想着,她掩唇笑道,眸子越发晶亮,“该不会气死吧?”

正在给她捏脚的姜五爷唏嘘,“你也太小看她了,斗了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晓得,这顶多能让她少用几顿饭罢了。”

“哼,那也值了!”长乐说着,将拜帖一甩,“明儿个就让她来,我还要将消息放出去。”

姜五爷乐了,“成成成,都随你,随你。”

长乐下巴一扬,想要攀附她,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别人暂且不提,可这何家不成。

翌日,何夫人就带着厚礼上门来了,长乐在五房花厅里接见了她。

带着恭敬与谦逊地行了礼,何夫人在长乐的示意下半坐在了一旁铺着杏黄锦缎椅搭的椅子上,有些拘谨。

“冒昧前来,还请公主殿下见谅。”

“无碍,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我家九丫头有伤在身,还得去看着吃药。”

何夫人脸色一僵,讪讪道:“这九姑娘的伤我都听说了,是我家阿宪的不是,还请公主能够给我们何家一个补过的机会。”

“补过?”长乐扬眉,“怎么补过,姝儿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就要忍受那断骨之痛,你说该如何补过,折了你儿子一条胳膊让他也养上几个月可好?”

何夫人闻言一惊,手中的帕子已是被扯的满是皱折。

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为了李静初那丫头,做到了这种程度。

伤了长乐公主的闺女,这是存心要毁了他们何家啊!

“公主息怒,若是能够让公主消气,我儿牺牲一些又有何妨。”

“哦?”

这就让长乐惊讶了,她没想到这何夫人还是有魄力的。

仔细地打量着她,长乐勾唇一笑,“何夫人果然识时务,可惜,总教人所累啊!”

何夫人眸光闪了闪,自然晓得她指的什么,遂道:“公主多虑了,我们何家与李家不过是表亲罢了,还是隔了三代,平日里往来并不多,这次的事当真只是个误会。”

“误会?可我听说何宪这孩子为着李家那丫头可是能掏心掏肺呢!”

“这都是什么人传的谣言,公主您千万不能相信,实不相瞒,近日我已经在为犬子相看亲事,这看来看去,都拿不定主意……”

何夫人悄悄抬眼看了下长乐的脸色,继续道:“若是公主不嫌弃,还请您做个媒,有那好人家的闺女也给犬子留个。”

长乐闻言笑了,“让我做媒?你就不怕我从中作梗?”

对于这点,何夫人却是一点儿怀疑也没有,“您的品性及眼光我还是相信的,否则,今个也不会坐在这儿了。”

这样的恭维,让长乐还是颇为受用的。

实际上也是,她再混,也不会有意拿人家的婚事做手脚。

只能说,这何夫人的确有几分本事。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你儿子的事可不算完。”长乐意有所指道。

何夫人顿了顿,遂坚定下来,“一切但凭公主做主。”

就是为了何家,她再痛也要忍,况且这话既然能说开,也就表明不会有什么大事。

一点小牺牲罢了。

她还是承受的起的。

送走了何夫人,长乐吃完茶,侧首对红叶道:“去跟小五他们说声,何家那小子的事甭太过了。”

红叶福身,“奴婢遵命!”

毕竟都求上门开了,她既然已经发了话,自然是要做到的。

至于亲事,这可是对方上杆子求她安排的,人家诚意十足,她自然也不会薄待了去。

何夫人又如何不知晓这点,不过,她并不后悔。

再说姜清臣,得了红叶带的话,心中很是不满。

何宪那个臭小子,还真是走运,有个好娘,不然,看他姜家不废了那小子。

这边想着,他就捋了袖子去写了封书信,让人送到了营地去。

姜家人有仇必报,有恩必还。

何宪这事虽不能太过可也作稍稍教训。

一方面给其他人一个警醒,一方面给姜姝儿报仇。

在营地操练的世子姜永桢收到了姜清臣的来信,颇为不满。

这不满自然是对着何家的。

很快,寻了个日子,他与姜永桓一道儿回了城,城门口巡视的就有何宪。

他们骑着马走近,路过站得笔直的何宪,姜永桓率先就捅过一枪,枪头擦着他的脸颊过去,带落了一缕发丝。

何宪躲过后,看着两人。

“听说你曾指明我大哥来向你讨教,既然今个遇上了,不如就让我来试试你够不够格?”

姜永桓说着,坐在马上就耍了一套让人眼花缭乱的枪法,迫的何宪不得全力抵挡。

城门口的人皆在他们动手之际便四散开来,即便有想上前劝架的,也在看到姜永桢后,歇了心思。

对着纠缠不休的姜永桓,何宪有些不耐。

姜家人果然都如传言一般,蛮不讲理。

“这里是城门口,二位未免太过了吧!”

何宪一边应付着一边说道。

默溪

作家的话
出了远门累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想哭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