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途同贵

姝途同贵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章 家人

揉揉又红又肿的耳朵,姜清臣耸了耸肩,“昨夜姝儿不是梦魇了吗?她说梦见我落马被踩死了,所以适才我才安慰她来着,没想到刚哄住,你就过来了。”

他说的半真半假,连疑虑颇重的姜秀臣也犹豫了,她询问道:“真的只是这样?”

“我的好姐姐,我还想要耳朵呢,哪里敢骗你啊?”

姜秀臣盯着他看了会儿,可看来看去都是一个熊样儿,不禁也信了他的话。

“哼,谅你也不敢,不然我就告诉娘去,让娘来抽你一顿。”

姜清臣仿佛想起了那段被鞭子支配的恐惧,咽了咽口水,急忙摇头:“不敢,我就是骗我祖宗,也不敢骗五姐您!”

“还算上道儿!”她拍了拍姜清臣的脑袋,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不过还是选择忽略了。

“成了,姝儿这两日精神不好,你就甭去打搅她了,更不许带着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本子给她,这是娘的命令!”

“是,以后都不带了。”姜清臣撇嘴,只怕以后姝儿也不需要那些了吧!

“还有,南大街那间烧鸡铺子,去买只烧鸡回来,晚上给姝儿解解馋。”

“我看是你馋了吧?”

“少废话,去是不去?”

“去去去……”

姜清臣捂住耳朵,双眼无奈地应道。

直到姜秀臣离去,那双眼才褪去显见的无奈,变得幽深。

“刘家……”他嘴里呢喃了句,转身朝着府门外走去。

初冬的天黑的早,约摸申时中他便回来了,手里带着姜秀臣要的烧鸡。

晚上用饭时,一家人都在花厅,姜姝儿也穿戴整齐地出来了。

她正贪婪地看着眼前的家人,比起之前京都人人头疼的小霸王,现在的她可谓是安静的出奇。

喜得姜云亭连连夸赞他的闺女长大了。

长乐公主就在一旁泼着冷水,“但愿是真的长大了,别过个几日又原形毕露。”

“怎么会,”姜云亭不满,“我们姝儿才不是那样的,对吧?”

他揉了揉乖乖坐在身边的姜姝儿脑袋。

“她上回可是把皇后嫂嫂派来的教养嬷嬷给抽回去了。”

啧,那一手鞭子还耍得有模有样的。

姜云亭被噎了下,还是辩解道:“那是那个嬷嬷不好,我们姝儿金贵着,她怎么能让她跪她?要是我,非得砍了她。”

长乐张了张嘴,想起了那个嬷嬷的确存着小心思,回去后就被皇后下令杖毙了。

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她只得道:“你就惯着吧,在家里有你惯着,出了门儿又有皇上跟皇后惯着,迟早给惯出事来!”

“可也没见皇上皇后把你惯出事儿啊……”姜云亭摸着鼻子道。

长乐公主眼睛微睨,“你说什么?我方才似乎没听清楚?”

“咳咳,我说你今儿个的妆容真好看,是新盛的桃花妆?”

“哼,算你识相。”长乐公主抬手扶了扶发髻上的金钗,眉梢带喜,“真那么好看吗?”

“那是,在我眼里,你敢认第一,就无人敢认第二了。”

桌前的几人默契地撇过脸去,不忍直视自家父亲的这幅狗腿模样。

只有姜姝儿一直在看着他们,她知道,自己的父母感情甚笃,平日里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

就连后来……也愿意一起赴死。

想到这里,姜姝儿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低头戳着碗里的鸡腿。

忽然,头顶又是一热,她抬头便瞧见自家父亲夹了块鱼腹肉给她,“快吃,这可是你母亲最喜欢吃的。”

她看向长乐公主,只见她目不斜视地吃着饭,并没有看她。

可尽管如此,她也知道这对父母有多疼爱她。

大口地吃下鱼肉,她咽下口中的食物,“我最喜欢母亲和父亲了。”

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幽怨的眼神,长乐公主手中的筷箸一顿,脸上奇异地红了,她轻咳了声,“快些吃饭,小丫头就是话多。”

长乐公主不怎么自然道。

姜清臣见此,笑嘻嘻地道:“姝儿好偏心啊,哥哥我可是专门去跑了趟买你和五姐喜欢吃的烧鸡,你却说最喜欢父亲和母亲,那我呢?”

“七弟,你说你专门去买了烧鸡?”姜文臣幽幽地道。

姜清臣点头,不明所以,“啊,怎么了?”

“那为什么没有去隔壁那间铺子买果子?”

“什、什么……”

糟糕了,姜清臣忘记了自家这位哥哥偏爱甜食,尤其是烧鸡铺子旁边那间果子店的东西。

可他一下午光想着打探刘三的事情,完全给忘了。

所以……

“呵呵,”面对想要解释的姜清臣,他毫不犹豫地道:“你欠了我三个月的月钱,赶紧还上吧!”

“什么?”

说话的是长乐公主,她看向姜清臣,“你拿了你哥的月钱?”

“我、我只是……给……给……”他转了转眼珠子看到正拼命朝他使眼色的姜云亭,回眸,毫不拖泥带水道:“给父亲买鸟儿了。”

完了……

这是姜云亭此时的心声。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完了,不过那是晚上,现在在孩子们面前,长乐还是会给他几分颜面的。

嗯,端看他明日下不下的来床吧!

一顿饭就在这样的热闹中度过,吃过茶,本来众人是要各自回房的。

可长乐担心姜姝儿晚上再梦魇了,便让姜秀臣跟着一块儿睡,届时有个照应。

看着自家母亲那不容置疑的安排,姜姝儿本想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

临走时,她看了眼笑眯眯的姜清臣,对方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让她松了口气。

也好,许多年不曾与自己的姐姐同床,她也甚是怀念呢!

一夜平静。

翌日,姜清臣与姜文臣一块儿来到姝儿的房里,等着两姐妹起床梳洗,然后一块儿去花厅用饭。

路上,姜清臣有意落后了几步,跟在姝儿身边,闲扯了几句后道:“你说的可是怀远侯刘家?若是的话,那位刘三公子还算是一表人才,就是不知道可有被母亲列入待选名册了。”

“是他,那个人鼻头有颗痣,不大,看着极为谦和有礼。”

听她这么说,姜清臣目光沉了下来。

【新书期间,请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哟O(∩_∩)O】

默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