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风云诀之神琴魔剑

情剑风云诀之神琴魔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5章 ,妙手仁心大小姐(4)

江湖人称蛟龙王,在海上是威风凛凛,翻江倒海无所不能,可是一到这黄河畔,接不住老书生一招半式,只好落荒而逃。被一蒙面人搭救之后,碰到一位风度翩翩年青人。这年青就是“鬼少爷”,鬼少爷对这位叱咤风云,在海上人人畏惧的蛟龙王是连连讥诮。蛟龙王自然是非常恼火,提起双掌拍向鬼少爷。鬼少爷一看,左掌抬起,两人碰触在一起,蛟龙王怒气冲冲,却被鬼少爷内力所震,顿时消停下来。鬼少爷说道:“我说阁下到中原以后,犹如苍鹰之食,阁下还不相信,在海上你可以吞噬过往商贾,可在这里,你只有死路一条。”

蛟龙王愣住。

此时一个清脆悦耳声音传来,从树梢有一白衣女子轻轻落下。鬼少爷定睛一看,是一位绝色佳人,女子风姿绰约,水润娇嫩,脸上蒙着面,双目透出勾魂摄魄之光。女子轻轻落到鬼少爷面前,拔剑指向鬼少爷,剑穗随之晃动,说道:“阁下不是候大小姐身边贴身保镖,为何方才出手攻击大小姐身边之人?”

“哈哈!大小姐!你真以为我可以为她卖命,说实话,我让她出谷,是另有所图,可是那小妮子很聪明,完全自主。”鬼少爷说道。

“原来!你想得到情剑侠侣女儿,这样你在江湖上地位会无人可以撼动,甚至紫晶晶的净月谷实力也不敢对抗,可惜,情剑侠侣女儿不是傻子,看来阁下是枉费心机了。”

“不!现在我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顾及,不管她是不是情剑侠侣女儿,我可以据为己有,因为在她心里已经认定我是背叛者,一颗傲心在身的情剑侠侣女儿不会容忍我这样背叛者。”

“你错了!”候翊婷闪身而来,站在鬼少爷面前说道。

白衣女子一看,立即纵身离开。

鬼少爷瞅着粉衣娉婷,姽婳动人候翊婷说道:“有的时候,我不知道你到底是神还是人,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等蛟龙王。”

“因为我爹教会你武功,对你是知根知底,唐朝李药师有兵策廿十二,唯独给君集所授不全,你可知什么缘故?”候翊婷冷冷其容,低声问道。

“我不想引经据典,士别三日,以刮目相看,在下会在小姐面前证明在下能呼啸武林,无人所能及。胜过情剑侠侣。”鬼少爷说道。

“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过我告诉你阁下,若为非作歹,那我第一个站出来会杀了你。”候翊婷转身说道。

“翊婷小姐保重!”

候翊婷一望站在一旁颤颤巍巍,不敢言谈的蛟龙王说道:“阁下还不走!”

“姑娘不杀我?”蛟龙王问道。

“我为何要杀人?”候翊婷冷笑一声说道。

“这是江湖,尔虞我诈,杀人灭口,在弹指一挥间之时,就像方才那位鬼少爷说过,有人是猎物,有人是翱翔天际苍鹰,有人确实拿着弓弩的猎手,只有强弱之分而已。”

“哈哈!本姑娘不会杀你,你做何事,本姑娘无心过问,不过天理昭彰,望阁下能够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候翊婷说道。

蛟龙王一听,立即跪拜说道:“姑娘,在下半生漂泊,实在是为了糊口才不得已做了强盗,今昔姑娘一席话,惊醒梦中人,求姑娘让我跟随左右,以效犬马之劳。”

候翊婷一看,说道:“你自省自悟便好,本姑娘有家中前辈相伴保护便可。”

“那好!在下先告辞!往后有用的上在下地方,到东海畔渔村找在下,在下一定会鼎力相助。”蛟龙王说道。

蛟龙王解开马缰绳,翻身而上,快马奔驰,扬起尘土,远远而去。

候翊婷微微一笑说道:“我知道你还没有走,躲躲藏藏有什么意思。”

说话间,一道剑光随之而来,刺眼难忍。候一转眼,用衣袖挡在面前。脖子上忽然觉得有一丝冰凉,一把剑架在候翊婷脖颈上。一个白衣女子端庄站在面前。候翊婷打量白衣女子说道:“许久不见,你倒是学了一身好本领,在短短时间内学到这么精妙剑法,一定是遇到高人。”

“哈哈——,江湖传闻,情剑侠侣女儿非常聪颖,这点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得到夏云茜与汪开真传,不过在武林大小姐面前就有些班门弄斧了。”白衣女子说道。

“你虽然不算高手,可悟性不错,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参悟了情剑诀要领,这修炼情剑诀之人,只要心中有情,功力会随着剑招而不断增强,世上会情剑诀只有我爹娘与汪开,以及离开人世的汪思莫非我哥哥真的带你找到夏云茜。”

白衣女子说道:“世上知道夏云茜隐身之地的人只有候子扬,这还是你爹举荐,说起来,小姐还是我的恩人,方才实在对不住!”

白衣女子赔礼道歉。

候翊婷嫣然一笑说道:“你不仅有仇,更是有情,所以修炼情剑诀突飞猛进,然而你却不知道情剑因情而生,也因情而灭,功夫可以在参悟中得到升华,也有可能在心凉中散发,别的且不说,你刚才那一剑,世间能够躲得过之人寥寥无几。”

“可是,我那一剑,你躲都不躲,看起来你早就有破解方法!”白衣女子说道。

“不是!是来的很猛烈,我没有办法及时做出反应。”候翊婷说道。

“好!就算是!”白衣女子转身。再转身欲要辞别,只见眼前之人已经不见踪影。候翊昆翻身出来,站在地上对白衣女子说道:“方才之人,根本不是我妹妹,而是我娘!”

“什么?她就是紫莹莹,怎么和候翊婷长的一模一样?”白衣女子说道。

“万明珠,你跟着汪开大侠学艺,为何偷走夏云茜的噬心大法,与《玄共真气》秘籍?”候翊昆剑指万明珠质问道。

“哼!为了报仇,杀了成化虎那恶贼,我可以不择手段,我不是情剑侠侣儿女,没有你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情结,我只有杀了成化虎才能解气。”万明珠说道。

“我劝你将夏云茜东西还回祥慕阳山庄去,不然我不会让你报仇,更不会让你在江湖上行走。”

“哼!就是不还,夏云茜是我师父!我这不是偷,再说他们两人在慕阳山庄里也是一个在北,一个在南,没有子嗣,她绝世武功不交给我,给谁?”

候翊昆摇摇头伸手说道:“拿来!我不会听你巧言令色,胡说辩解,当初是我将你送到慕阳山庄,这一点我要向夏云茜有一个交代。”

“哼!汪开大侠为了向师父赌气,已经将内力给了我,就算你有绝世武功,是情剑侠侣之子,未必在武功上赢过我。”万明珠说道。

候翊昆一听,“哎”一声说道:“汪大侠,这是为何?”

“哈哈——!候翊昆!你不会不知道师父与你爹之间陈年旧事,她虽然与汪大侠一起归隐,可是见到你难免会忆起当年,旧情复燃……”

候翊昆厉声呼道:“莫要说了!”

万明珠望着候翊昆突然止住话语思量道:“方才是紫莹莹来试探我的,看来我真的动情,而动情的人就是候翊昆,我不能将汪大侠将师父的事情说出去,就怪我一时嘴快,这样候翊昆会不会讨厌我?”

候翊昆望着万明珠说道:“我算是白白帮你找夏云茜前辈,今日你可以走,下次见面,希望你能主动将武功秘籍交出来,尤其是噬心大法与玄共真气,还有你虽然没有血魔神功秘籍,却已经练了血魔神功,这三种邪功混合在一起,会与情剑诀相冲突,万一走火入魔,神仙也救不了你的命。”

“这个不用你管!死活是要看天,往后要靠自己,公子还是自求多福吧!”说罢!万明珠纵身上树梢,飞身离开。

与此同时,蓝千浩跟着“医死人”行至一处荒地,地面很泥泞,周围满是高高茂盛蒿草。医死人走了走,转身一望。蓝千浩与何天俪两人立即低头藏于蒿草之中。当蓝千浩抬头一看,前面行走的医死人不见人影。蓝千浩立即飞身到“医死人”消失之地,见前面湿漉漉地面没有任何脚印,转身对何天俪说道:“很奇怪!人到此地为何会凭空消失。”

何天俪斟酌片刻说道:“有一个轻功很好的人带走了医死人。看来此人轻功在你我之上。”

蓝千浩注视周围说道:“想不到,这么快便将人跟丢了。”

“不!我们没有跟丢,他们除了有如火纯青的轻功以外,还有不少高手埋伏在这里!”

“哈哈哈——姑娘好眼力!”鬼少爷跳出来,对何天俪说道:“姑娘好锐利目光,跟这位神捕相比,他有些没有一点能力,不知情剑侠侣女儿为何对这样一个人动情,实在奇怪!”

蓝千浩拔剑说道:“原来,这位假神医老板就是阁下,怪不得仙子对阁下敬而远之,阁下所作所为,连我替你惭怍。”

“你不是候翊婷,不知道名人女儿心思,她看不上我,也依旧看不上一事无成的阁下。可惜!你知道我是老板,两位今天很难活着离开。”鬼少爷说道。

蓝千浩拔剑说道:“我现在才发现,我们在华山已经照过面,阁下武功不错,不过,我们还没有正式比武,今日我倒要看看阁下武功到底怎么样?”

“哈哈——就凭你!”

何天俪拉住蓝千浩衣袖说道:“你不是要救拿一百多女子吗?那就诈败,我们才有办法深入虎穴。”

鬼少爷一望蓝千浩冷笑一下说道:“阁下真的以为我会和你交手,你倒是看看两人脚下,你们还有什么能力再与动武。”

何天俪一看,地上淤泥之中,冒着五彩烟雾。直冲而上,何天俪立即捂住口鼻,衣袖伸到前面,挡到蓝千浩面前。两人昏厥,倒在泥潭蒿草缝隙之中。鬼少爷叫几个人抬着两人转身向南而去。候翊婷飘身前来,站在蒿草上,望着离去之人思量道:“蓝千浩这一回算是聪明不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老书生翻身到候翊婷面前说道:“小姐!王老镖头约定我们到前面客栈碰面,这跟踪人事情我很在行,小姐请速速到客栈休息。”

候翊婷望之老书生说道:“你退下,回去告诉王老镖头,我会在枫林古道等尔等。我有急事先行一步。”

说完,候翊婷轻轻飘离。

老书生转身,“啊”一声,立即惊住,两个光影人出现。老书生立即行礼说道:“属下见过尊主!”

银光人说道:“淮河畔有人染上瘟疫,病情流窜,圣灵几岌岌可危。你马上赶上翊婷,叫她速速赶往。百位女子根本不在鬼少爷手中,此刻他们已经归了家园。至于蓝千浩,你不用告知翊婷事情,让蓝千浩再历练一下。”

“是!尊主!”

银光人“哈哈”一笑说道:“叔叔资深望重,莫要对我毕恭毕敬,对翊婷莫要俯首帖耳,免得溺爱于她,使其心生骄纵之意,常常以言辞训斥,这翊婷不比翊昆,少一些稳重,若尔等一心顺从,难免会骄纵起来。”

“是尊主!”

“好了!我们会在江南与汝见面,一路上事情就交给你了。翊婷年少无知,请叔叔多加照料。”金光人说道。

“属下恭迎两位尊主!”老书生行礼说道。

傍晚时分,荒郊外,“来源客栈”之中,有几个奇奇怪怪之人进入,首先进入一人,手持短刀,头戴斗笠,身穿黑衣,进客栈之后,对贴上来小二置之不理,沉默无语,坐到靠窗户一旁桌前。第二位进入客栈之人,是一个乞丐,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进入。走进客栈之后,又退了回去,口中念念有词说道:“唉!我老叫花子身上脏兮兮的,免得弄脏了人家宝地。”说着,打量着坐在柜台上掌柜。随后是四个人,前面走着两个粉黛满面姑娘,其中有一人看起来,有些奇怪,脖子下喉结显而易见。而其中一位背着药箱子,好像走方郎中,而另外一人身材魁梧,面目狰狞,是一个壮汉。前面两人呆呆滞滞上前,店小二上前喜迎,壮汉拿出一锭金子,发出粗鲁声音说道:“休要烦我,赶紧准备两间客房。”

壮汉出手阔绰,让店小二乐不合嘴。

“我说店小二,你别只认金子,不认人!”一个温尔儒雅,风光旖旎年青公子走进客栈,一进客栈,便飘着幽幽暗香。店小二一打量年青公子,心中一愣说道:“就你这身板,是个女人,定然是柳腰娉婷,美丽怡人,可偏偏是男子,这里的人都是等长安王老镖头那趟好货,公子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还是请赶紧离开此地,免得惹祸上身。”

“这么说来!尔等是想发横财!连这客栈也不想开了。”

“这你就有所不知,情剑侠侣有多少家底,江湖上人人尽知,他们是唯一知道金矿所在的人。哦!不对是神仙,而他们所遗留的千年寒玉已经被候翊婷取回,正要运往江南铸剑庄融化,这样的话,就能够知道里面藏的盖世武功。”店小二喋喋不休说道。

年青公子微微一笑说道:“万一不是千年寒玉或者什么藏宝图。”

“不会,客官你先请进,听我慢慢道来。”说着笑脸相迎年轻公子。

后来,有一对年迈伉俪,相互扶持进入客栈,众人一看,那两人皆是白发苍苍。店小二招呼完毕年轻公子,立即走到门口说道:“怎么连快要入土的人也凑这热闹,看来,情剑侠侣的东西真是价值不菲,我若能得到冰山一角,也不枉此生。”

店小二一一招呼之后,听到有人唤,转身一看,是那位年青公子。便走到年轻公子面前问道:“客官有何吩咐?”

年轻公子掏出一锭大金子,轻轻放在桌上说道:“请你再给我讲讲那情剑侠侣的宝贝!”

“哎!有钱能使鬼推磨,公子要知道情剑侠侣东西,为何不问我江湖上称之‘万事通’”

年轻公子一瞅,一个驼背老人笑呵呵站在面前,便说道:“既然阁下知道,那就请说!不过,要你将话说完之后,便可以拿走这金子。”

年轻公子从袖子之中取出一把扇子,一伸扇子,将金锭挑在扇面上说道。

“那好!其实那就是情剑侠侣之物,众所周知,情剑侠侣当年将青丝软剑与青钢软剑交给张玄书,后来这两人便千年还剑,没有找到情剑侠侣,便将剑埋在秦岭深处,而情剑侠侣神通广大,知晓还剑事情,便取走宝剑。木匣子之中定是还没有出现江湖的青钢软剑。”

年轻公子一听,冷冷一笑说道:“看来阁下是拿不走这金子了,青丝软剑在候翊婷身上,如此厉害神兵利器,一定会在候翊昆身上,可见你还是胡说八道。”

驼背老人急切说道:“公子且慢!我将实情告知也无妨。”

“哦!既然阁下知道,那就请讲!这金子还是你的,我还另外有加赏。”

南北隐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