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风云诀之神琴魔剑

第15章 ,剑拼灭杀(上)

何天绝猝然出现,讥诮黑衣行事龌龊。几番争执之后,黑衣人愤然而起,松开成剑斐,摆出青风宝剑,刺向俊逸潇洒何天绝。何天绝见势如疾风的青风宝剑刺来。何天绝是稳如磐石,不惊不惧,悠然自得。剑到何天绝面前,骤然停下。黑衣人问道:“阁下不怕死?”

何天绝撑开梅花扇说道:“怕!天底下没有人不怕死,可是真正面临死亡时候,谁人能够躲得过。只要我能救下成大侠,死亦何苦,生亦何欢?”

黑衣人一听撤剑说道:“公子言辞令人折服,看在公子面子上,我这就放过成大侠父子,不过赫赫有名的成剑斐大侠,自此以后便会名誉扫地。”说着,黑衣人一摆手,众人跳纵而起,跃出山谷。

成剑斐拱手行礼,对何天绝说道:“今日多谢公子相助,不知公子为何至此?”

“成大侠莫要多礼,我见此地杀机四伏,有强悍剑气隔空驰骋,未曾想到,是成大侠在此。”何天绝阴阴一笑说道。

“哼!爹爹正是此人联合候翊婷诓骗我家青风宝剑。”成化虎飞身向前,右手胳膊裹着白布,气冲冲上前。成剑斐一望成化虎,厉声说道:“你这逆子,这位公子方才救你一命,你为何胡说八道。”

何天绝说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辈江湖之人理应如此。”

“哈哈——!青年人有你这等情怀,实属不易,我看那天绝门之人不敢再乱闯氤氲峡谷,我等去静溪畔观战如何?”成剑斐说道。

何天绝拱手行礼说道:“那青风宝剑乃净月谷至宝,为何不夺回来。”

“哈哈!公子稍安勿躁,那青风宝剑乃灵性之物,能够辨识主人,他们即使拿到举世无双青风宝剑,也不过是废铜烂铁。”

“难怪净月谷不追其凶,反而如期举行剑术大会,原来有这层意思。”何天绝说道。

成剑斐前行几步,驻足思量:“此人做事谨慎,城府极深,看来并非是江湖上默默无闻之人,看来此人是故意而为之。”

在氤氲峡谷清溪畔,一场举世瞩目的剑术大会烈烈进行。成馨站于中间,说道:“歌舞休,剑术起,天下武林煊赫一时的高手,纷纷至此,何人成今昔之英雄,且看众位武功如何。”

“成大小姐!何人成擂主?我早就想挑战其人。”

成馨一看言出之剑客说道:“江湖之中,都以我娘武功为马首是瞻,今日本应我娘擂战武林群豪,可我娘最近心力交瘁,不宜一战,可净月谷有四位剑术精湛的剑客,称之当世最高剑术之人,只要有人将那四人击溃,当之为今世之豪杰,无可厚非,理应当之。”

“好!成大小姐莫要只说其人,不见其影,请那四人出来我等看看他们有何本领。”

成馨呼道:“风雨雷电四位前辈,请现身一见。”

随之成馨高声一呼,有四位高手翻跃出来。四人雄雄威风,精神抖擞,目光炯炯,剑气由然在身。成馨说道:“首届天下武林剑术大会,夺得第一之人,便可以号令武林,诛杀魔女候翊婷,建功立业,不知那位高手先上来一展身手。”

一个身穿白衣青年翻身向前,“哈哈”一笑说道:“四个清癯老人,肝敢出来丢人现眼。在下雪山刘大胆,想领教——”说着,刘大胆指着四位老翁之左侧一人说道:“就你了,还请前辈不吝赐教。”成馨一看,对左侧老翁说道:“风翁前辈,此人看起来武功平平,请前辈莫要重伤。”

风翁轻轻移动身子,抱剑站到刘大胆面前。候翊婷一看刘大胆自负盛名,洋洋得意模样自言自语说道:“恐怕连一招半式也接不住。”

蓝千浩站到候翊婷身旁,一听之后问道:“是那位老翁接不到一招,还是那位倨傲青年?”

候翊婷转身一看,心中一愣,脸色绯红,青涩低头,变得沉默下来。周围有一人突然间转身张望,对一旁一个道士说道:“道兄,什么东西这么香?”道人一听,卷着鼻子嗅着香气。候翊婷一看,走出人群,向另外一边走去。道人一看候翊婷面容温如古玉,动人心弦。摇着一旁汉子悄声说道:“她肯定是一个绝世美人。”

候翊婷闪身离开,两人追赶而去。

三人一前一后到棚屋之中。候翊婷骤然止步,背身站在问道:“两位为何要追赶于我?”

“姑娘清雅动人,骨透清香,我们两人——”

候翊婷猛烈转身,青丝软剑持着手心厉声说道:“真是色胆包天,本姑娘岂容你想欺负于我。”

“哼!丫头,你大概不知道我等是何人是吧?”

“本姑娘不想知道!”候翊婷说道。

“看来我们只有拿下姑娘了。”

候翊婷抬起胳膊,放下乌黑柔顺秀发,目光如神,摆剑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两位就是江湖上蹂躏不少女子的恶贼。”

“原来姑娘是故意引我等至此。”道人说道。

算你聪明,因为你们是成化虎座下最卑劣两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两位若不是在成化虎面前为之以恶,他也不会坠入魔道。”

道人“哼哼”一笑说道:“姑娘,我是武当天勤道人座下大弟子,你想杀我,不怕武当上下一心找你报仇。”

候翊婷一听说道:“即使,你是武当大弟子,也不能为恶不善,人人得而诛之。”

道士拔剑飞身向前,阴阳无极,剑出如烈火雄心,剑气惊人。候翊婷脸上出现冷冰冰之意。候翊婷青丝软剑到道士面前,晃晃动动,戳到道士面前。道士大吃一惊,根本没有人看到候翊婷出剑招式,道人早就软绵绵站在候翊婷面前。壮汉翻身而起,双掌打向候翊婷。青丝软剑轻轻划过道士脖颈,转身攻击壮汉。蓝千浩赶到一看,道士躺在棚屋之前,脖子上有一道细细剑痕,脸上如寒霜冻结一般。候翊婷剑戳向壮汉,蓝千浩高声呼道:“姑娘莫要造此杀孽。”候翊婷一听,身子轻盈盈漂移,脸上透着寒气,水中剑气如腊月风吼,令人心怵。

“姑娘,江湖人士众志成城,要杀姑娘,姑娘不应该再滥杀无辜。”

候翊婷收剑,瞪着蓝千浩问道:“你也认为我是滥杀无辜的魔女。”

蓝千浩一听,说道:“江湖之中,你不杀人,人却是杀你。千浩公子应该知道这两人作恶多端,我不杀他们,紫晶晶也会杀了他们,因为她会维护成化虎。”

“你这魔女,杀人不眨眼,真是魔女,我身为天下武林之主,岂能容之。”紫晶晶摆手说道。

候翊婷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晶晶姑姑一心相杀我。”

“现在知道有些晚了,杀了你,没有人会喋喋不休追杀我家成化虎。”紫晶晶说道。

候翊婷“哈哈”一笑说道:“你这是为瞒天过海,杀了我,没有人可以争夺净月少主位置,姑姑真是想的周到。可惜你的计划蓝千浩也知晓,你想杀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蓝千浩并非魔女一路,乃名侠张玄书弟子,怎么和你这个魔女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说着,紫晶晶瞅着站在一旁蓝千浩。

候翊婷握着青丝软剑说道:“姑姑,若你有青风宝剑,我自认不是姑姑对手,可是要我现在杀你,也不是没有可能。”

“哼!你口口声声说是情剑侠侣女儿,可是你手刃生灵,完全没有善意,说你是魔女一点也不为过。”紫晶晶嘲讽其言,说道。

候翊婷飞身而起,旋转身子,跳到棚屋之中,呼道:“紫晶晶,你杀不了我。”

氤氲峡谷,清溪空旷之地,众人面面相觑,是议论纷纷。成馨一看众人呼道:“今日已经有十位高手败阵,不知那位高手还敢上台比武。”何天绝见成馨艳丽可人,飞身而起,跳到四位高手面前,拱手行礼说道:“不知在下可否请四位前辈指教。”

此时,氤氲峡谷出现一阵阵悦耳动听乐声响彻氤氲峡谷。众人回首一看,有八个壮汉,抱剑阔步向前。后面有八位惊艳女子,其中有一个女子吹着笛子。在八位女子中间,有一个娇媚之妙龄少女。何天绝一看思量道:“不好!看来那位神女又来,此女一来,必然揭开成化虎恶行,那我争雄剑术大会的计划会功亏一篑,如何能让成馨青睐。”

候翊婷飞身到中间,手持青丝一望何天绝说道:“梅花公子,我们一战如何?”

“不行,既然你这魔女已经到此,我等岂能容之,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成馨说道。

此时,十几位高手与风雨雷电四位高手围住候翊婷。候翊婷一观众人,青丝软剑软溜溜晃动说道:“尔等执意要对付我一人。”

“阿弥陀佛!姑娘今日故意带人进攻氤氲峡谷,杀死武当大弟子,到底为何?天下武林剑术大会正在举办之中,望姑娘莫要让天下武林之人憎恨。”

紫晶晶一听,呼道:“智仁大师,魔女暴戾,伤我儿手臂,杀天勤道人弟子,种种恶行,大家历历在目,岂能容之。”

候翊婷“哈哈”一笑说道:“看来这天下武林剑术大会是不举办了。既然这样,谁胜谁负,岂能知晓,有人处心积虑,不是想要得到天下第一剑美誉吗?”说着,候翊婷将目光转到赵蜻蜓身上。而赵蜻蜓手中拿着一把剑,一把被黑布包裹的剑。紫晶晶上前说道:“候翊婷,其实今天谁能杀了你,谁就是天下第一剑。”

“紫晶晶,你纵容其子,伤害中原武林,灭万家庄,该当何罪!”剑青侍女飞身向前,拔剑护在候翊婷面前。

“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剑青,你早就背叛净月谷,还在这里神气什么。”紫晶晶说道。

候翊婷一望众人,指着紫晶晶说道:“此人乃净月谷主人,天下武林之主,却纵子行凶,杀人如麻,今日,我特地请来人证,解开一代侠女与儿子所作所为。”

“好啊!姑娘有什么证据,尽管拿出来,浊者自浊,清者自清,我净月谷堂堂正正,有何畏惧,倒是你候翊婷杀人事实,我亲眼所见,神捕蓝千浩也亲眼目睹。”紫晶晶神气嚣张,滔滔不绝说道。

“我是杀了天勤道人徒弟,可他与恶贼成化虎一起杀了万家庄多条人命,而武当是江湖上正派,不少英雄豪杰都出自武当。我想天勤道人也不会纵容弟子行恶。”候翊婷巧辩说道。

天勤道人站出来说道:“无量天尊!姑娘口口声声说我弟子杀人,可有实据,若姑娘所言乃事实,贫道愿与姑娘不做计较。”

候翊婷微微一笑,高呼道:“天下武林各位英雄,今日不能屈服于净月谷淫威之下,说说成化虎是如何欺凌弱小,伤天害理。”

“少主是好人!是济世为民好人,大家不要听魔女一面之词。”忽然在人群中有人高呼。众人一片哗然,皆是高呼其词,言之成化虎是善良之辈。候翊婷大吃一惊,何天绝凑到候翊婷面前说道:“仙女妹妹,众怒难犯,你斗不过净月谷。”

此时,众人簇拥而来呼道:“杀魔女,为天下武林安定除害!”

八位壮汉翻身向前,将候翊婷围到中间,候翊婷嘴角出现一丝丝冷笑,望之紫晶晶说道:“原来,天下武林剑术大会只是一个幌子,你的目的只是对付我。”

“不只是你,说实话对付你有些太兴师动众,我要对付的是天绝门。”紫晶晶说道。

候翊婷“哈哈——”一笑说道:“你计划很好,可惜天绝门你对付不了,我候翊婷也是你临时起了杀意,没有持久谋划,事出突然,就算今日血流成河,你也杀不了我。现在的姑姑是六亲不认,这样的冷漠,是注定要失败,净月谷也会早早陨落。”

“你还是接受自己被杀命运吧!”紫晶晶目露凶光说道。

南北隐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