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穿之农女种田忙

第20章 萧老太太

“瑶儿表妹,你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就这样丢下患者就跑了!”萧梓瑶正在憧憬着西瓜的未来时,一个愤怒的声音传出来了。

经过这阵子的修养,白狐的身子好多了,但是还是要让萧梓瑶给他包扎,说是保险起见。

只是这女人就这样丢下他,就为了那所谓的西瓜,让他很生气,于是自己随便包扎了下,就追出来了。

“叫什么叫,你这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是不是该走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继续盯着瓜地。

“谁说快好了的,我还感觉疼,哎呦、好疼。”看到萧梓瑶一点不留情,白狐心想自己的钱都白给了。

“你要在这住也可以,随时说你给了钱,但我希望你能自觉帮忙,像菜地里除草呀,搭建房屋时替木材呀。”

“有你这么对客人的么,我好歹给了那么多银子。”

“不想住你走啊,反正我不强留。哼╭(╯^╰)╮”萧梓瑶是真心觉得这人太会胡说八道了,才短短几天,顾氏对他态度就跟亲儿子一样了。萧灵儿也时常白哥哥长,白哥哥短的。

“灵儿妹妹,哥哥伤口又疼了,怎么办?你姐姐还要赶我走~”对着萧梓瑶,白狐讲不过她,这是这几天血淋淋的经历,于是转阵营,换好说话的萧灵儿。

果然,萧灵儿一听她的白哥哥这样说,就走到萧梓瑶身旁,扯着她的裤脚,摇晃着两眼泪汪汪地说:“姐姐,你别赶白哥哥走,好不好,白哥哥好可怜的,都没有家住!姐姐~好不好嘛?”

通常萧灵儿一用这招,萧梓瑶就没辙,狠狠地瞪了眼白狐,蹲下身,将萧灵儿抱起,“姐姐跟他开玩笑呢,走我们去找宝贝哥哥玩去。”萧宝萧贝,萧梓瑶都是喊他们宝贝弟弟的,萧灵儿喊他们宝贝哥哥。

“真的吗,姐姐不赶白哥哥走了?”

“真的,姐姐什么时候骗过灵儿?”

“耶,姐姐最好了。”说完往萧梓瑶的脸上重重亲了下,然后向着白狐的方向眨眨眼,白狐看到,对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萧灵儿看到白狐给她的大拇指,整张脸笑嘻嘻。

“宝贝,你俩在干嘛呢?”看着卷起裤脚在溪边翻石头的两人,现在溪水很浅,大概在俩个九岁的孩子的脚踝处,没什么危险,所以村里大人们也不阻止自家孩子在小溪里玩。

“瑶姐姐,我们打算捉鱼呢?,姐姐,弟弟刚刚看到一条好大的鱼。”说话的是萧宝,他比较外向,比较爱说话。说完就弯下腰,继续抓鱼了。

萧梓瑶看着小溪,那么浅的水怎么可能有大鱼,最多就是小虾米之类的。

“嗯,那你们可小心些,石头很滑,别摔着了。”她不打算看着他们捉鱼,她还要给西瓜浇水呢,出芽了,肯定缺水的。

“嗯!”这次回答的是弟弟,弟弟一向话少,但是比哥哥聪明不少。

萧梓瑶将萧灵儿往回抱,看到白狐正傻愣愣的现在那里,于是走过去。现在你二选一,要么帮我提水浇西瓜,要么帮我照顾小灵儿。”

“选二。”白狐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

萧灵儿看到哥哥选自己。很开心,张开双臂,“白哥哥抱。”

然后不等白狐伸手抱,萧梓瑶就将萧灵儿塞到白狐怀里了。然后直接无视白狐那无奈的眼神,转身打算回去拿装水的工具。

“你是谁,怎么会抱着我家灵丫头??萧梓瑶还没到家,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萧老太太,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用猜也知道,萧老太太来是为了买地的事。

“祖母,这是白哥哥。”不懂白狐说话,萧灵儿便说到。

“你有哪门子的哥哥,我怎么没听说过?你娘呢,叫她出来,真是太不孝了,长辈都到门前了,居然也不出来问好。”看着萧老太太一脸我来了是你们的荣幸的模样,萧梓瑶就想上去干一架,不过想起顾氏对自己说过的话,萧梓瑶在心里深呼了三口气。

上前,将白狐和萧灵儿一把挡在身后,“祖母,您今儿过来是为了何事。?娘亲在后头忙着呢,她还不知道您要来。”萧梓瑶没说谎,顾氏确实在后院忙,因为搭建房子这件事,萧梓瑶是一窍不通,所以也就没参与了。都是顾氏去和工人还有林大叔他们讨论。

“没事就不能过来吗。?好歹你们还是我孙女呢。梓丫头,这位难道就是你娘娘家的人。??刚刚第一次见面,自己没往那层想去,后来才想到。

“正是,在下白狐,乃姑母娘家的表哥的儿子,如今家里听闻姑母遭此劫难,便派我来,看看姑母随便带点东西给她。”白狐在这住了这些天,也知道了一些传闻,说得也算委婉,就差没直说谁让你赶他们走的了。

“是呀,我那苦命的儿子,本以为是挣功勋为家族争光,没想竟是一去不回。白小子,多亏你们还记得大媳妇。走走,把你的行李阿什么的都带上,到家里去。”

萧老太太没听到他的言外之意,一直滔滔不绝的说着,一旁搀扶她的林氏听懂了,面露尴尬之色。在场的人都被萧老太太的言语惊呆了,见过没脸皮的,没见过那般没脸皮的。

“那个萧老太太,可能你听岔了,是给我姑母的,不是给萧家的。”别说没有东西,就是有肯定也不会给个抠门的老太婆的。

“哎呀,这难道不是一家人吗?我大媳妇她呀,对于我那大儿子去世太忧伤了,于是我就建议她来此处疗伤,这不我看她也差不多从忧伤里走出来了,今天我就是来接她回去的。”现在接回去,买地的地契就得上交,还有她娘家给的银两和物实,既然嫁了萧家那就都是萧家的,至于她们娘三,等她们娘家人走了再让她们回这个破旧的茅草房来。如此不是一举两得吗?

闻此言,白狐尴尬了,他目光看向了萧梓瑶,萧梓瑶觉得果然人至贱则无敌,为了那些银子这样自打脸面的话都做得出来。

少根线的风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