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外挂凶残

第31章 秘方出处

沈茹虽然跟他们说唐娆的身体好了许多,可无论是章越还是白明磊都在心里一带而过,从来没当做一回事。

唐娆那丫头的病情如何,这十几年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就算最近因为什么原因有所好转了又能好到哪去,总归还是那个身边离不开人照料的孩子呀。

“你先别急,既然我们知道了就肯定不会让唐娆吃亏,反倒是爸妈刚从医院回来,何必让他们动气。”

白明磊听了章越的劝阻退了一步,虽说也同意了暂且把接唐娆的事情放下,打算一会留给父亲处理,但也冷静不下来。

白明磊只手握拳,咬牙道,“娆娆被赶出去的事情没必要说出来让爸妈跟着生气,那就先瞒下吧,至于唐振国,我一定会让他受到该有的教训!”

章越心里长舒了一口气,她还真怕白明磊不管不顾的闹了过去,“你能这样想就好。”

“这事要怎么和爸说?”

章越听了白明磊的话低下头想了想,“不如…就和爸说唐娆她是自己想搬出去住的,至于接不接她回来就看爸的意思。”

白明磊沉吟片刻,脸上的火气消退了几分,但面色还是阴沉沉的。

章越见他不说话知他是默认了,便再知会了沈茹一声。

沈茹听后点了点头,把接下来的事情交给章越,就转身离开了白家。

望着沈茹远去的身影,直到她彻底消失在视线里,白明磊才沉着脸转头看向章越。

“你是不是不想我把娆娆接回来,所以才会和沈茹一起阻止我,你让我去问爸的意见,其实就是不想让她回来对不对!”

又发疯了!

章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用手虚扶着的头钝钝的疼,左右这些年也有些习惯了。

“你还是想想怎么和爸说吧,爸虽然年纪大了,可也不是会随意让人蒙蔽的。”她懒得和他计较,转过身要走。

白明磊走到章越的身后拦住了她,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你刚才说那番话,其实就是不想让我把娆娆接回来吧!”

见他阻拦,章越都被气笑了,“她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白家家大业大何愁养不起一个唐娆,你要不要这样草木皆兵,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能断定我心里有嫌隙!”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明磊在她的灼人目光中移开了视线,“娆娆她身体不好,我只是希望她能回来住。”

“那也要她愿意才行。”章越冷冷地拂开了他的手。

白明磊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心里十分不舒服。

“你在乎的,难道只有我会不会反对?”章越嘴角勾起一丝凉薄的笑意,“你想多了,我何必和她置气,我不仅不会生她的气,你的任何决定,我也不想干预。”

那丝笑意落到白明磊眼中,如同冷气一般丝丝渗入骨髓,心中涌起一股异样,却不知为何。

他深深看了章越一眼,嘴唇动了动,道,“最好是这样。”说完走出书房,向他父亲的书房走去。

章越的眼神在他的背影上分寸不离,直到看不到那道身影才转过身去。

她看着落地窗上映出的了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轻声说道,“白明磊,我就这样看着你,一点一点,成为足以支撑起白氏的男人。”

只是那时,就再也不是当初的白明磊,不是,她的白明磊…

……

早上起来被沈茹送回南郊,唐娆回到家里不过半个小时,系统的提示音骤然响起。

“叮!奖励物品【巨龙废墟】超时未取出,系统强制征收30%保管费,系统清算中…”

“叮!奖励物品【巨龙废墟】超时未取出,保管费已结清!”

“叮!奖励物品【巨龙废墟】已下发至背包,请宿主自行查看!”

唐娆被脑海中一连串的提示音震得怔了片刻,还没来得及看看好不容易拿到手里的奖励,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敲门声。

开门一看,秦绒站在门外吸着鼻子向她哭诉,“你怎么才回来,我都一天没吃饭了,你去哪了?我找了你一整天。”

唐娆连忙请她进来,“我去小姨家了,你找我做什么,饿了怎么不去吃饭?”

秦绒捂着肚子哀哀的蹭进门,委屈道,“还不是怕你一个人有危险啊,我一直在等你,刚饿的受不了想泡个桶面,你就回来了。”

唐娆听了以后也有些愧疚,看了她这可怜巴巴的样子,只能先做点吃的弥补一下。

她把秦绒安顿好,用手拿起了挂在厨房的围裙,开口说道,“我厨房里新鲜的食材不多了,你看看想吃什么吧。”

青菜只剩保鲜里的一点点,冷藏里倒是还有点存货,勉强能对付着让秦绒饱餐一顿了。

听到吃秦绒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挑嘴了,就着仅剩的这些补给现想了几道菜。

食客买账,唐娆也乐于随自己的心意发挥。

饭菜做好后,已经饿的眼冒金星的秦绒风卷残云的扫荡,一副好养活不挑食的乖巧样子。

酒足饭饱,秦绒懒洋洋的倚靠在沙发上说起正事。

“唐唐,齐宴已经把秘方给那些老师傅们研究了,不过配置出来的成品还是和原本的味道有些差别,还需要你指点一下。”

“没问题呀,”唐娆干脆应道,“那你安排一下,我随时都能过去。”

秦绒听后很高兴,立马打了个电话和那边约好时间,现在这件事就是鸿钧食府的重中之重,所有人都很关注。

时间就定在下午,能够早一天推出秘方,齐家就能早一天放松那根绷紧的神经,那些老师傅们都确认过了,这秘方的作用足够大,运用的好,那挽救齐家世代相传的祖业不在话下。

秦绒可算是帮齐宴和齐家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这也连带着加深了她对唐娆的好感。

虽然唐娆自己对鸿钧食府的危机并不知情,不过能度过这个关卡,唐娆功不可没,这些秦绒都记在心里了。

“唐唐,你真好!我能遇到你真的是太幸运了!”她双手捧着下巴,目露崇拜。

唐娆不明就里,被秦绒眼里的小星星晃花了眼。

秦绒认真的和她解释,“齐家祖上是御厨,兴盛完全是靠传承皇家的御用秘方厨学起家,他们虽然经商但最注重的还是老祖宗的厨艺传承。”

说到这里秦绒垂下了眼眸,“只是到了现在,秘方经过代代传承变了味道,眼看着就要没落了,是你的配方让鸿钧食府看到希望。”

鸿钧食府表面风光,其实早就失了本源,现在不过是强弩之末,唐娆误打误撞拿出的配方恰好解了燃眉之急。

现在她的形象,在鸿钧食府的老人眼中无比高大,再加上齐宴并未对他们透露出唐娆的身份只说是位女士。

他们一个个都以为唐娆是个年迈的老妇,还是家学渊博颇有底蕴,背后有一个体系庞大的厨学世家的那种。

“娆娆,”秦绒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可能有些冒犯,你不想说的话也可以不回答。”

秦绒觉得难以启齿,毕竟问出这个问题相当于窥人隐私,没有几个人会高兴被别人这样盘问的。

但唐娆没有她那么多顾忌,随意的答应了下来,“好呀。”

“这些配方是你的研制的吗?如果不是,那你是在哪里学到的?”

秦绒面露尴尬,她甚至已经预料到唐娆会避而不谈了。

然而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唐娆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就回答道,“是我一位长辈的收藏中夹带的,你知道,配方对于不懂厨艺的人来说毫无用处,但我对厨艺感兴趣研究了几年,只是没想到它会这么特别。”

白家二老喜好收藏且藏品无数,其中夹带了几张配方也不为过,唐娆一说,秦绒就觉得这配方定是从白家二老手下流出的。

白家这些年太低调了,明明曾经与四大世家并肩,现在却甘愿淡出了众人的视线,把名利抛下了大半,实在让人唏嘘。

秦绒想白家一定是知道配方的价值才会把配方夹带在藏品中,只是不想掺合进来才当做玩具一样给了病弱的外孙女,结合这些年白家的做派,这点还是说得通的。

秦绒完全没有想过唐娆会说假话,作为白家大女儿的养女,唐娆的过往在有心人的眼中早就被调查的一片透明,所以遇到这个还算合理的解释,秦绒也就相信了。

这次不仅是唐娆,连带白家也被她一同记在了心里,因为想要光复齐家祖业的心情,秦绒可能比齐家本家的一些人都要热切,毕竟这是齐宴想要的。

青鸢一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